推薦

〈模范生落漆1〉才女學歷陷風波 范瑋琪洋墨水沒白喝【壹特報】

【有影片】歌手范瑋琪近日突然在微博上澄清,自己當年就讀的不是大家認知的「那間哈佛」,而是「哈佛延伸教育學院」,因而又引來一番撻伐。

遙想19年前,當時華語歌壇正值百花齊放,前有阿妹穩坐天后地位,後繼如蔡依林、蕭亞軒、孫燕姿等新生代各具特色。

范瑋琪就在那風起雲湧時出道,唱片公司就以「哈佛才女」為她鍍上(在歌壇中)與眾不同的光環。

其實台灣每年都有大把留學生肩負各種夢想與期待遠走他鄉,范瑋琪就曾是那「簡單平凡」的其中一人。

因為命運、因為唱片公司的包裝,於是跨越一線之隔,成了「清新脫俗」,成了那時的未來之星。當然,要在演藝圈熬過19個年頭,她不可能總靠學歷光環「吃老本」。

說起來,名校標籤在她早年成長過程中,的確只占一小部分。以下,是范范初出道時第一次接受本刊專訪的自述...

范瑋琪出道時主打清新脫俗路線,當時以高學歷「才女」「玉女」形象讓許多人眼睛為之一亮。(攝影:邱之嶔)
范瑋琪出道時主打清新脫俗路線,當時以高學歷「才女」「玉女」形象讓許多人眼睛為之一亮。(攝影:邱之嶔)

父母婚變好深刻

我父母的分居,往好的那一面看就是,我很快就學會獨立。我從小就是鑰匙兒童,每天放學回家就是拿了桌上的錢帶弟弟去吃飯。

我父母分開時我還很小,我不知道痛是什麼,我看到我媽媽哭,我跟著她一起哭,但我不知道痛在哪裡,我只知道媽媽好可憐。

當時我才七、八歲,我一直都不理解,只知道爸爸愛上別人了,會離開好一段時間。我整個國小,在十二歲以前,對我爸爸的記憶幾乎是零。

我很少看到他,我只記得每年聖誕節早上起床,會看到聖誕樹下有禮物,我就知道爸爸回來過了!

我知道那不是聖誕老公公,我知道那是我爸爸。他會放紅包在樹上,在十二歲以前,那就是我對我爸爸最深的記憶。

我六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我爸爸突然回來了,因為我弟弟在學校被同學推倒,結果牙齒摔斷了。

我好久沒有看到我爸爸,我真的不太記得他對我們是怎麼樣,但是他回來,就抱著我跟我弟弟一直哭一直哭。

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我的爸爸非常非常愛我,而他想要補償我們,挽回過去這麼多年,他沒有在我跟我弟弟的身邊。

小S(左)、范瑋琪(中)與大S(右)是圈內有名的閨密。不同S姐妹的古靈精怪,范瑋琪走的是玉女路線。(攝影:許凱迪)
小S(左)、范瑋琪(中)與大S(右)是圈內有名的閨密。不同S姐妹的古靈精怪,范瑋琪走的是玉女路線。(攝影:許凱迪)

愛上別人不是錯

所以我爸爸開始每天都回家,他沒有住在家裡,但是會帶我們去吃東西,教我們功課,我才忽然享受到滿溢的父愛。

好像是時間壓縮了,我以前都沒有的愛,結果卻一下子滿出來,那感覺真的很好。

只是,我知道自己心裡有一個角落是無法忘記的,就是這件事情對我的家庭造成了某種程度的傷害,但是我從來沒有恨過我爸爸,因為我覺得愛上別人,並不是他的錯。


范瑋琪(左)帶雙胞胎飛飛、翔翔與父親(右)同框合照,都是她最愛的男人。(圖片來源:范瑋琪微博)
范瑋琪(左)帶雙胞胎飛飛、翔翔與父親(右)同框合照,都是她最愛的男人。(圖片來源:范瑋琪微博)

遠距初戀好酸澀

19歲的時候 ,大概大一大、二才開始談戀愛的,就開始改變了這一切。第一個戀愛,也是最後一個戀愛,因為談了很久一段時間。

我們一直都是朋友,只是他不知道我從高中的時候就喜歡了他兩年,後來上了大學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因為他知道我要去西岸念書了,他必須留在東岸念書,他就約我出去,問我要不要跟他在一起,我很快就答應他了!

遠距離讓我學會看待感情很理智很冷靜,不會很輕易愛上別人相信別人,可是這對我來說其實是比較不好的,因為我是很衝動的,而且我希望我的對象是非常愛我,對我非常好的。

可是因為喜歡了他兩年,所以他跟我在一起即使不是那麼熱情,我也都能接受,就好像你想要一樣東西想了很久,忽然間得到了,你會不想放掉,我就這樣默默地跟他在一起了6年。

可是問題是我們一直都是遠距戀愛,他在水牛城時,我在洛杉磯,後來我去波士頓,他又畢業了回到台灣,我回台灣後他又去了上海,一直都是分開的,真正花時間在一起大概不超過一兩年。

2011年,范瑋琪(左)與陳建州(右)在台北市內湖湖光教會舉行婚禮,兩人甜蜜熱吻。(攝影:蔡宜謀)
2011年,范瑋琪(左)與陳建州(右)在台北市內湖湖光教會舉行婚禮,兩人甜蜜熱吻。(攝影:蔡宜謀)

有錢人的女朋友

後來我回到台灣,我才漸漸發現,我一直都是在做他的影子,別人看我都是「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不是范范,而是別人的女朋友范范。

我忽然覺得我應該做我自己,慢慢地我就告訴他,這可能不會有結果,我必須要丟掉一切包袱向前走。

當然這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傷害,對我來說也是前進了非常大的一步,因為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可以離開他。

我在美國所有認識的東方人都是他的朋友,他認識很多留學生家庭,都是開很好的車,穿名牌去上學。而我的成長環境是跟一般美國人一樣,會穿Gap衣服,戴個棒球帽去上學的那一種。

他所有的女生朋友都是打扮得很得體的,男生朋友都是你家是幹麼我家是幹麼的。後來我回到台灣,交了自己的朋友,我才發現不是每個台灣人都很有錢,不是每個人都念好學校,都會嫁入豪門。

我回到台灣之後,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我有一陣子早上六點去 Starbucks 開店,做到下午四點,然後五點半去英文班教英文教到九點半,日復一日,然後還要寫歌,幫自己也幫公司的新人寫歌,把自己填得很滿很滿。

我在 Starbucks 認識了很多不同階級的人,完全沒有英文背景的人,那種衝擊讓我變得更獨立。

我回頭看我的感情,發現我根本不需要有這樣的關係,我是個獨立的個體。(撰文:名人時尚組 剪輯:劉俋希)

范瑋琪2006年主持的《模范棒棒堂》,捧紅許多小鮮肉,像是王子、阿本、敖犬,是7、8年級的共同回憶。(攝影:蔡宜謀)
范瑋琪2006年主持的《模范棒棒堂》,捧紅許多小鮮肉,像是王子、阿本、敖犬,是7、8年級的共同回憶。(攝影:蔡宜謀)

范瑋琪(左)、張韶涵(右)親密拍攝〈如果的事〉MV。此情此景今生今世不可能再見到。(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范瑋琪(左)、張韶涵(右)親密拍攝〈如果的事〉MV。此情此景今生今世不可能再見到。(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更多壹週刊報導

●〈模范生落漆2〉玉女版面輸姐妹 黑范戀狗仔都懶得拍

●〈模范生落漆3〉宅女曬娃慘被黑 憤青范范差點收不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