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民進黨悲劇1〉初選耍賴到底 蔡英文賴清德肝膽俱裂【壹點就報】

民進黨初選至今,蔡英文陣營為牽制民調領先的賴清德,自己耍賴,也使盡各種招數耍弄賴神,招數不斷。激烈對峙下,外界所不知的是,蔡英文曾一度揚言不登記初選,賴清德也考慮過關閉協商大門,雙方肝膽俱裂。今(22)日下午上場的民進黨中執會,蔡英文靠著席次優勢,加上對賴「突襲」的孰可忍、孰不可忍,勢必不會手軟,但賴也對誠信問題,直訴有人說謊。民進黨不只一人感嘆,蔡、賴反目成仇,真是民進黨的悲劇。

綠營總統黨內初選歹戲拖棚,蔡賴對決民調一延再延,上週至今雙方陣營歷經3次協調,依舊破局,蔡英文總統與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都不願退讓妥協,燙手山芋丟給今日下午的民進黨中執會。

但中執會「喬」得下蔡英文和賴清德嗎?《壹週刊》調查,蔡英文對賴清德「突襲」式參選,至今氣在心裡,一段外界未曾曝光的秘辛是,蔡當時聽到賴要參選,氣到揚言不去登記初選,要讓黨中央自己去處理這重大危機,加上賴對外宣稱蔡並未就要不要參選詢問過他,蔡也深不以為然,因為就蔡英文認知,她探詢賴要不要選,賴傳達的都是「支持蔡總統」的回應。只是,對於「誠信」問題,賴清德昨天接受專訪時堅持,蔡英文絕對沒有問過他要不要選總統,並指控「到底是總統說謊,還是幕僚說謊,這我不知道,但就是有人說謊。」

蔡英文感覺受騙、被羞辱,為了扳回對她不利的初選局勢,在遊戲規則上招數盡出;賴營一方自覺孤臣孽子,為顧全大局一再退讓,卻節節敗退,一度考慮關閉協商大門。

民進黨的「悲劇」有否可能因為中執會上場「喬」而見天明?答案恐怕不樂觀,連黨秘書長羅文嘉都說,兩人未來恐怕只能「夢中見」。因為除了心結難解,選舉現實上,蔡英文是連萬分之一都輸不起,賴清德則認為己方已經被殺到退一步即無死所,退無可退。

蔡英文陣營為牽制民調領先的賴清德一方,使盡各種招數。(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蔡英文陣營為牽制民調領先的賴清德一方,使盡各種招數。(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圍城必闕,怕的就是狗急跳牆,如今兩方都無退路,也不給對方留後路,表面上裝君子之爭,實則刀刀見骨。

蔡英文陣營為拖住賴清德,首先使出以拖待變招數。她們想盡辦法延後初選民調期程,砸下大量執政資源衝民調,為的就是拉抬原本不高的聲望。若前方談判幕僚拖延戰術成功,她可選在民調超前時才做民調,倘若拖不下去,沒在可贏時做民調,她只要把與賴清德的民調差距拉在3~5%內,蔡陣營便有理由主張因差距太小,不宜放棄現任總統,造成執政困難,順勢以「霸王條款」,讓蔡英文以「現任優先」的理由,幹掉賴清德出線。

為了取得民調遊戲規則上的優勢,蔡陣營也祭出對比式、納入手機、和柯P對比等。

依照黨的初選辦法,若兩方陣營沒有共識,則必須採互比式民調,和賴清德單挑對蔡英文極其不利,因此蔡陣營從一開始就丟出要拉入反對黨陣營對手的對比式民調。在這一點上,賴神只要堅持自己依照的黨原來的規定,是有反悔空間的,但賴的不利在於,此規則只要中執會通過就可改,而他在中執會只有小貓兩三隻的席次。

蔡營攻勢連綿,接著提出手機民調。外界都以為是因為手機民調可囊括對蔡有利的年輕選票,所以蔡營才極力主張。事實上,是因為採手機民調對組織動員較強的一方有利,蔡營因此做此主張。

賴清德陣營一再退讓,一度考慮關閉協商大門。(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賴清德陣營一再退讓,一度考慮關閉協商大門。(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以立委選舉為例,假如一立委選區有10萬票,電話民調時接到電話會不耐煩掛電話的群眾扣掉5萬票,再扣掉藍軍選民,一綠營立委約可實質拿到2萬票,這時有實力的綠營立委,約可動員5000名群眾在家裡死守接民調電話。5000名民眾影響的是5%的民調支持度。

一旦蔡英文想辦法與賴的差距拉到近到5%以內,最後她再用執政資源,動員不敢反她的立委,衝刺5趴民調,則不是沒有機會反敗為勝。

手機民調可助蔡增加年輕與組織動員票,百利無一害,所以蔡陣營堅持手機民調,並爭取愈高的占比,一開始就喊出手機要100%,因賴神反對才又下修到80%、50%;同理推之,賴清德組織很弱,所以他能不做手機就不做手機民調,即便要做,也僅希望比例只佔20%。

更有意思的是,原本蔡、賴雙方已有共識採取對比式民調,以國民黨主要對手韓國瑜為假想敵。不料,在本週一的協調中,蔡陣營代表又再進一步拋出將台北市長柯文哲也納入對比式民調、變成「三腳督」,這卻引發賴陣營不滿,認為柯未宣佈參選,沒有道理納入選項,於是此協商也破局。

蔡營熊熊拉出柯文哲是在幹什麼?賴神方面又何以反對?蔡英文陣營的算盤是,蔡與賴在綠營選票中,蔡目前居劣勢,一旦拉入有吸收綠營選票實力的柯,三人分票下,可以降低蔡與賴的差距。倘若最後蔡還是沒有贏,但差距很小,則可重打「現任優先」這張牌。

賴清德請辭閣揆時,和蔡英文總統相擁道別,不料現在兩人為了初選針鋒相對。(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賴清德請辭閣揆時,和蔡英文總統相擁道別,不料現在兩人為了初選針鋒相對。(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除了拉長初選時程,採對比式、手機、納入柯文哲做民調等,將遊戲規則改成對己方有利,蔡英文陣營狙擊賴清德最強大的武器,其實是掌握中執會與全代會優勢席次,而且中執會、全代會可以聲稱自己是民主機制,賴神被凌遲還不能哀哀叫。

目前為止,黨內派系英系、海派為蔡英文的堅定支持者;正國會之前雖有精神領袖游錫堃較支持賴清德,可少主林佳龍卻在蔡的內閣團隊中擔任交通部長,經統一戰線後,如今也傾向支持蔡英文;新系內部雖有分裂,但肯公開為了賴神與蔡英文決裂的相當少數。一旦進入表決,賴清德幾乎不可能在中執會取得優勢。

中執會可以幹嘛?例如今日,他們可以否決賴營支持的黨中央於5月底完成初選的版本,也可另外提出對蔡有利的6月底時程,甚至能把初選直接延到等國民黨決定人選後再議,或將初選丟到全代會決定。總之,賴神討不到便宜。

倘若案子進入全代會,全代會結構與中執會一樣,都是蔡英文人馬,而全代會又是民進黨法定的最高民意機構,一旦全代會表決同意,就算賴神真的在初選中出線,也可以用「現任優先」的「霸王條款」,換掉賴清德,改蔡英文為總統候選人。

對賴最不利的是,全代會還其實只需要5個地方黨部的主委提出要求就可召開,賴所擔心的初選被沒收,只要有人不顧社會觀感,是有可能發生的。

蔡、賴陣營歷經3次協商破局,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中)、蔡營代表林錫耀(左)和賴營代表林俊憲(右)在協商後合影。(攝影:鄭宏斌)
蔡、賴陣營歷經3次協商破局,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中)、蔡營代表林錫耀(左)和賴營代表林俊憲(右)在協商後合影。(攝影:鄭宏斌)

更改有利的遊戲規則,人海戰術表決取代賴神之外,蔡英文還有一大絕招,就是不脫黨地脫黨參選。意即就算賴神真的在初選中勝出,蔡英文還是現任總統,在一般而言約於11月才上場的中選會正式登記前,她都還有營造聲勢的空間,假如屆時蔡的民調超乎預期,一切考量勝選的民進黨,「換賴」不是不可能的選項。

拖延初選,以時間換取空間;不和賴神單挑把民調互比改為對比;爭取可增加對其有利的年輕與組織動員票的手機民調;納入柯文哲做民調,降低蔡、賴民調差距;中執會表決有利條件;全代會有「霸王條款」備著;被逼急了可以不脫黨地脫黨,以總統身份打延長賽。民進黨初選,一剛開始是賴清德「突襲」蔡英文,現在卻是蔡英文耍弄賴清德,而且環環相扣,備案很多,賴清德只能一路挨打,氣勢一而衰、再而竭。

蔡、賴對決廝殺,成為民進黨悲劇,最後是否有盡釋前嫌、破涕為笑的可能,朝「蔡賴配」推動?賴營評估可能性不大,一是賴神不見得被瞧得起,且蔡營內也有人對擔任副手虎視眈眈,不見得樂見蔡賴配。雙方互信極度脆弱下,民進黨的惡夢,還歹戲拖棚。(撰文:楊舒媚、鄭宏斌)

更多壹週刊報導

●〈民進黨悲劇2〉民調硬納柯文哲 蔡英文只為幹掉賴清德

●〈民進黨悲劇3〉蔡英文把戲多 賴清德最怕比賽被沒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