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用「結婚登記」躲「同性婚姻」 躲不了政治代價【沈政男專欄】

支持婚姻平權的民眾,在立法院外舉著「表決不能輸」標語牌。 楊弘熙攝
支持婚姻平權的民眾,在立法院外舉著「表決不能輸」標語牌。 楊弘熙攝

◎沈政男

台灣的同性婚姻法律《釋字748施行法》在立法院通過後,媒體都說是「亞洲第一」,其實用「釋字748施行法」這樣躲躲藏藏的法律名稱來完成同婚立法,更是世界第一。

為什麼要躲躲藏藏?因為釋憲與公投對撞,夾在中間的蔡政府急中生智,把球丟回給大法官,直接套用「釋字748」這樣的名稱。「釋字748」重點為何?很簡單,同性戀者也可享有婚姻自由;不簡單的是,後來「民法婚姻限定一男一女結合」這樣的公投案以七成同意率通過了,等於直接挑戰「釋字748」,於是為了符合公投意旨,蔡政府最後也把草案裡的「婚姻」字眼拿掉,改以「結婚登記」取代。

「釋字748」與「結婚登記」等於是蔡政府的兩記躲避球,用來取得折衷方案,也就是既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也不變更民法的婚姻定義,只是,這樣看似兩面光的手法,真能讓多數台灣人民滿意嗎?

首先是同志族群已經出現了「不立748施行法,直接辦結婚登記更好」的聲音,因為「釋字748」給的立法期限屆滿那天,等於宣告同性婚姻也符合民法,根本不需要另立專法。其次,用障眼法來包裝,讓《釋字748施行法》看起來不違背反同婚公投案,未必能說服當初投同意票的七百多萬人。

雖然蔡政府試圖使用文字幻術,但《釋字748施行法》結結實實就是一部變更民法婚姻定義的法律。就跟其他已經施行同性婚姻法律的其他二十幾個國家一樣,在台灣,在《釋字748施行法》施行以後,婚姻可以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也可以不是。

蔡英文政府已為同婚立法付出一次政治代價,2020恐將付出第二次。
蔡英文政府已為同婚立法付出一次政治代價,2020恐將付出第二次。

蔡政府有人說,「為同婚立法付出政治代價,去年底市長敗選我甘願!」問題是如果2020總統大選,還得付出額外的政治代價呢?

同性婚姻合法化當然是進步思潮與高貴價值,但改革不可能憑空掉下來,半年前那些在同婚團體眼中如此落伍的反同婚群眾,有可能全部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嗎?蔡政府應該不會那麼天真吧!

其實蔡政府要通過《釋字748施行法》乃因騎虎難下,如果一切可以重來,如果蔡英文總統當初料得到同婚釋憲會招致這麼大的反彈,她未必會提名這麼多贊成同婚合法化的大法官。

證據:廢死也是進步思潮與高貴價值,蔡英文也贊成,但她在總統任內敢講一句話嗎?不敢,因為她知道反彈力道不是她所能承受。由此可以推斷,蔡英文當初要推動同婚合法化時,顯然沒想到政治代價會這麼大。

台灣同婚合法化的本質是這樣,雖然台灣社會比多數國家更加包容同志,但一下子要改變民法的婚姻定義,大多數人未必能夠接受,因此社會還需要更多對話,然而就在此時,「釋字748」突然通過了,等於是一個大鍋蓋從天而降,瞬間把所有反對意見封住了,於是形成了一個壓力鍋,只能找其他出口宣洩。去年底的反同婚公投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如今《釋字748施行法》通過了,實質上改變了民法的婚姻定義,當然反同婚立法,也就是公投複決《釋字748施行法》的聲音就會再起。

反同婚或許真的是落伍思維,反同婚群眾或許也是冥頑不靈,但那些無法接受民法婚姻定義被實質更改的人,恐怕還是有能力讓蔡政府繼續付出政治代價。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1968年生,台中市人,台大醫學系畢業,精神科醫師,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現任《良醫健康網》、《國語日報》與《女人變有錢》專欄作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