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同婚決戰─他們的故事〉有些事中年才懂 她和媽媽都是女同志

真實社會裡,一群人莫名被綑綁,有的人放棄掙脫、有的人正面迎戰,在同婚專法決戰的今天,《壹週刊》精選過往訪問的同志人物,一起看他們的生命故事。

同志諮詢熱線義工同哥(左)與母親(右)受訪。蔣煥民攝
同志諮詢熱線義工同哥(左)與母親(右)受訪。蔣煥民攝

同哥 55 台北市 同志諮詢熱線義工

我四十四歲某天,我媽向我坦白她也是T。她看我交女朋友勞心勞力,就說:「以前我交女朋友都沒花到錢咧,使個眼色,人家就送上門愛得要死。」聽起來好炫耀,我卻不訝異。從小就覺得她跟別人家媽媽不太一樣,她外表帥,不愛穿套裝長裙、會抽菸、打麻將、不太煮飯。我爸疼她,頂多知道她婚前有很多「姊妹淘」,倒不知她是女同。

兩人都是T,但我跟我媽始終不交心。十歲我第一次對女生心動,可是很怕讓人知道,卅二歲才交第一個女朋友。小時候,我媽帶我去一些阿姨家,隱約知情,但不敢當面質問她。成長過程中,我們不曾談論同性戀話題。我個性倔強,凡事不喜歡依賴別人。

高中階段我半工半讀,我媽長住南部賣水果,畢業那年,我爸車禍過世,我一個人在醫院面對,她好晚才到。後來她去日本當酒保,一去七、八年,家計全靠我和二弟張羅,錢不夠要拉下臉找人借,這些壓力原該由我媽承擔才對,陰影卻埋在我心裡。

同哥說自己年輕時代也曾留過長髮,只是後來實在太懶得整理,乾脆剪短。 照片提供:同哥
同哥說自己年輕時代也曾留過長髮,只是後來實在太懶得整理,乾脆剪短。 照片提供:同哥

弟弟相繼結婚後,剩我跟她住。帶初戀女友回家住,我媽看在眼裡也不多嘴,晚餐默默多煮幾道菜,失戀了也不問東問西。四十六歲時,我跌傷了腿,沒法走路、彎腰。我媽帶我拿藥,扶我上廁所,還想幫忙洗澡,被我拒絕。

進熱線當接線義工後,我致力老同社群,開始將心比心理解我媽。我心想,她年紀大需要陪伴,總不可能留個仇人在身邊吧。她那輩的人,為結婚而結婚,沒思考愛不愛。她勸所有女朋友去結婚,說養兒防老才有保障。有回她安排我相親,我氣到翻臉。其實她是怕我老來無伴吧?現在想起來,她跟我坦白是T的那一天,剛聽以為是炫耀,其實是心疼吧!(人物組╱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