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同婚決戰─他們的故事〉他和他 在美國生了一個他

真實社會裡,一群人莫名被綑綁,有的人放棄掙脫、有的人正面迎戰,在同婚專法決戰的今天,《壹週刊》精選過往訪問的同志人物,一起看他們的生命故事。

來自台灣的男同志陳子良(右)和美國籍配偶思鐸帶著兒子陳愷樂接受專訪。
來自台灣的男同志陳子良(右)和美國籍配偶思鐸帶著兒子陳愷樂接受專訪。

一個相愛相知20年的配偶、一個乖巧優秀的兒子、一間明亮整潔超過百坪的2層獨戶住宅、一份報酬優渥的工作及白領階級生活。成為台灣媒體披露首例男同志家庭,陳子良和思鐸婚姻幸福讓人艷羨。然而即使在美國,同性戀者成家育兒之路仍十分艱辛,他們必須擁有比異性戀更多的資源,拿出比異性戀更優秀的表現,以抵抗質疑和歧視。

誰有資格結婚,誰有資格生養兒女,婚姻平權修法在台灣引發正反兩方激辯。陳子良和思鐸用他們的家庭生活證明,育兒跟愛有關,跟性別無關。家長願意付出關愛、用心教導及不斷反省,子女就能健康快樂地成長。

1963年出生、家住台中的陳子良,大學畢業後赴美讀書、認識大他1歲的思鐸(Stuart Chen-hayes)。1997年美國尚無一州承認同性婚,2人在芝加哥舉行象徵性婚禮。

2003年,陳子良提供精子,商請思鐸的妹妹艾莉森(Alison Hayes)提供卵子並代孕,生下台美混血的陳愷樂(Kalani Chen-hayes),Kalani乃夏威夷語的「從天堂來」之意。2011年2人在紐約正式登記結婚,再次舉行婚禮,陳愷樂擔任2個爸爸的花童。

陳子良經常帶著兒子陳愷樂一起到書店看書。
陳子良經常帶著兒子陳愷樂一起到書店看書。

陳愷樂從小被教導:「家庭有很多種,有單親家庭、祖父母家庭,也有領養家庭,都應該受到尊重。」在爸爸們的悉心保護下,陳愷樂從褓母、家庭醫師、托兒所、小學,都經謹慎選擇,避免直接面對他人粗暴的對待。但還是遇過同學笑他是芭蕾舞班上唯一的男生。

陳愷樂自幼便意識到制度對他生存帶來的強烈威脅。因為醫院出生證明上面一定先列生母,生母的丈夫則被視為孩子的當然生父,所以愷樂的合法雙親要改成兩個爸爸,當年共花了十個月才跑完所有法律流程。陳子良說:「如果中間我發生什麼事情,愷樂就變成孤兒了。」

陳子良出生於台中,上有二姊六兄,他是媽媽最疼愛的老么,爸爸是警察。小五發現自己喜歡男生,恐慌之餘努力壓抑,大學時甚至加入教會並與同系女生交往。當兵快退伍時,他偶然與一個司令兵發生一夜情,在這之前,他從未有過性經驗。

一九八七年退伍後,他打電話給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祁家威,祁帶他到新公園,他決定誠實面對自己的性傾向,寫信向論及婚嫁的女友出櫃,兩人分手。一九九○年,陳子良赴美讀碩士,在這裡發現原來同志也可以活得理直氣壯,決心留下。

兒子陳愷樂出生不久,陳子良(左)和美國籍配偶思鐸與父親、母親合照。陳子良提供
兒子陳愷樂出生不久,陳子良(左)和美國籍配偶思鐸與父親、母親合照。陳子良提供

計畫和思鐸結婚前,為得到家人祝福,陳子良寫了萬言出櫃信寄給哥哥姊姊,隔年帶著思鐸回台見家人,因為兄姊反對他向父母出櫃,他於是介紹「這是我室友」。媽媽幫他們安排一間臥房,「媽媽在我回美國前一晚,來房間找我,想問什麼又說不出來,只好抱著我哭。」

隔天陳媽媽問二姊,確認了么兒是同性戀。陳爸爸問太太:「思鐸是不是同性戀啊?」陳媽媽答:「他們倆是怪人,都不想結婚,只想一輩子照顧對方。」

一九九七年,美國還沒有任何一州承認同志婚姻,陳子良和思鐸在芝加哥舉辦婚禮。婚後,他們開始尋找代理孕母。比思鐸小三歲的妹妹艾莉森得知後,主動提議幫忙,陳子良搭機到她住的北卡羅萊納州,手工製造精液,讓艾莉森用注射器打入陰道,如是共進行三個月,成功受孕。她回憶:「哥哥和子良見到嬰兒的時候非常幸福,我為他們感到高興,也鬆了一口氣,可以睡個好覺。」

主流社會的歧視和汙名,讓同志期許自己做更好的家長,以證明自己確實夠格生養孩子。陳子良否認有壓力:「壓力會帶來怨恨,那不是我們的動力。我們就是想成為很好的家長,不是為了證明比別人好才努力經營家庭。面對歧視,我們會加強建立孩子的知識和能力來抵禦。」

陳子良和思鐸曾穿上婚紗,扮成新娘出席美國的同志遊行活動。 陳子良提供
陳子良和思鐸曾穿上婚紗,扮成新娘出席美國的同志遊行活動。 陳子良提供

暑假早上,愷樂不必趕著上學,起床後就去找爸爸,給他們一個擁抱;走在外面也常跟爸爸們牽手、撒嬌,十分親暱。愷樂的鋼琴老師劉芳婷說:「這個階段的青少年常會表現出對異性的排斥,愷樂從沒這種態度,他什麼顏色的衣服都穿,不會區分什麼事是女生或男生才能做。」

陳子良和思鐸最近盤算賣屋,換買小一點的房子,多存點退休金,搬到同志較多的社區,重新建立社交圈,迎接空巢期。仲介建議把門外的大彩虹旗收起來,免得影響買氣。他們也就務實地照辦。「還是有人因為宗教理念或刻板印象而排斥。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偏見或偏好,重點是了解自己的偏見,慢慢改變。」他們從地下室搬出彩虹旗掛上讓我們拍照,拍照後他們索性不收旗了,先帶我們去看未來想落腳的社區,彩虹旗在初秋陽光下迎風飄動,鮮艷而招搖。(人物組∕整理)

陳子良和思鐸位於紐澤西州平原市的獨棟二層舊家,門外高掛著大彩虹旗。
陳子良和思鐸位於紐澤西州平原市的獨棟二層舊家,門外高掛著大彩虹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