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同婚決戰─他們的故事〉台灣首位出櫃男同志 祁家威終於等到彩虹

1986年祁家威成為台灣首位出櫃的男同志,30餘年都在為婚姻平權奮鬥。 攝影:洪玲玲
1986年祁家威成為台灣首位出櫃的男同志,30餘年都在為婚姻平權奮鬥。 攝影:洪玲玲

真實社會裡,一群人莫名被綑綁,有的人放棄掙脫、有的人正面迎戰,在同婚專法決戰的今天,《壹週刊》精選過往訪問的同志人物,一起看他們的生命故事。

立法院內,正如火如荼進行同婚法案表決,而院外早早的聚集同婚支持者,高喊「我要結婚、我要結婚!」大雨下不停,人群卻越集越多,眾人都在等待,「通過了!」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同婚合法,場外等待的焦急心切,頓時化成狂喜與淚水。

祁家威原本說不上台,卻也忍不住內心激動,登高用力揮舞彩虹大旗,這一刻,他已經等了30多年。

1958年出生的祁家威,是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祁家威的父親是來自北京的高級外省人,在台北市當高級公務員,母親雖沒上班,但也出身上海大戶人家。他是長子,國中時成績優異、備受疼愛。

雖說父母觀念保守、重視文憑,但小五到高一那幾年,祁家過中秋節包粽子,端午節偏偏吃月餅,他一度感到莫名其妙:「父母用意是教小孩打破框框、不必人云亦云。可能想拿我做實驗,看看這樣教小孩會不會更有成就。」未料影響如此深遠,長大後他果然勇於衝撞體制、顛覆正軌。

他退伍後去逛新公園,母親某日聽他講電話語氣親暱,問是女友嗎?「我說我女友是男的。媽媽說喔。」隔天,父親騎著腳踏車到他租處,給他兩張音樂會門票要他帶朋友去聽:「要當個有氣質的gay。」他認為是父親表示支持,但仍再三叮嚀不要寫出父親過去任職之單位,免得單位遭人訕笑。

祁家威2年前現身支持同志大遊行。 攝影:許添瑞
祁家威2年前現身支持同志大遊行。 攝影:許添瑞

他相信自己帶著使命降生,常以「天意」解釋他的人生際遇。小學、國中暗戀的3個女生都轉學或移民,是老天有意切斷他的異性戀之路;同性戀從精神病列表中刪除那年,他正好上英文課學到homosexual一詞,老師教導態度正面,這是天意;他讀建中,同學都是教養良好之菁英,對同性戀並不歧視霸凌反而接納愛護,也是老天安排;高中留級2次遭退學,他去高四班補習考大學仍落榜,是老天要他當同性戀和愛滋病友的代言人,不讓他走向世俗成功之人生。

1986年台灣出現第一個本土愛滋患者,28歲的祁家威,就舉行國際記者會現身說法,公開自己同性戀的身分,呼籲大眾勿歧視同志,也提醒同志使用保險套、定期驗血:「國外同志運動早就開始,台灣同志不該再像陰溝裡的老鼠,只想躲在陰暗的角落。」他提高了音量:「我是革命家,進新公園就是為了傳播同志人權觀念。」

祁家威自己也吃了不少苦頭。現身不到半年,他便被指為強盜集團同夥,押了五個月,最後判刑一年半,緩刑三年。資深媒體人董智森當時因跑衛生署與祁家威熟識:「那時還沒解嚴,警總認為同性戀都不是好東西,剛好他跟集團首腦是當兵同梯,就栽贓整他。」祁家威遭「政治迫害」後,更燃起對抗國家機器的意志。

為了成就心目中的革命大業,他從不讓人窺見自己的內在。愛滋病友過世,他不掉淚:「生前我盡心盡力,死了我三鞠躬。各人造業各人擔。為無法挽回的事情傷心難過會耗損我的能量,讓我沒法繼續為同志做事。」

2001年他為爭取同志婚姻權,攜伴至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被拒,此後也不斷進行各種社會運動,爭取同志婚姻平權合法化。

他的同志朋友L分析:「他是獅子座,很自戀、愛當神,過去他必須神化自己,才能面對各種質疑,現在他過近乎自虐的生活,享受犧牲奉獻、捨我其誰的快樂。」

今年對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可說是意義重大的里程碑,在5月17日國際不再恐同日,立院三讀通過同性伴侶可登記結婚,對祁家威來說,30多年的奮鬥之路就像是一場大雨,只要不輕言放棄,總會等到美麗彩虹。(撰文╱人物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