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嫩妹接S自白 身體嗨良心不安│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現在酒店經紀人都走型男帥哥路線,除了吸引學生妹加入旗下,也聽聞有用交往手段,讓「女友們」甘願下海陪喝賣笑。20 歲的白嫩美眉小咪(化名),乖巧的外表下,卻有難以想像的超成人經歷。她高中就被帥氣的男友洗進酒店,最高紀錄一星期接5、6次S。

小咪(化名)自己都說,進酒店初接S時,感覺好像人格分裂,覺得那個正在跟客人激烈運動的不是自己,但又好像是自己。

男友洗腦 變態客綑綁

她高三與隔壁學校的男同學交往,男同學當時已是酒店經紀人,並用「這行不偷不搶,且妳家不是也滿需要錢。」的話數,把小咪洗腦洗進酒店。沒多久就開始接S,「我覺得很奇怪,問男友說,你不是應該要保護我才對嗎?他跟我說,那是傳統觀念,人應該要向前看,我們可以一起打拼賺錢。」

小咪的第一次S,直接在酒店包廂內廁所發生。「那客人叫我陪他去廁所,我說我不想上廁所,他說他喝多了想吐,要我扶他去。進去後,他就開始脫褲子…。因為我怕惹麻煩,就配合了。事後,他給了我兩千元。」

有了第一次,接下來就愈來愈容易。「大部分都是很正常的交易,有的熟客甚至不要我幹嘛,只覺得我可愛、單純,想帶我出去玩。」

「我比較討厭會逼我口交的。還有一次遇到一個客人,他直接拿出那種很粗的麻繩綑綁我,綑得很緊,綑得我全身很痛,而且很害怕。綑綁完,他又拿出另一條繩子我往身上抽打,我真的一陣陣尖叫。」

小咪性需求大,性愛也是她的解壓方法。
小咪性需求大,性愛也是她的解壓方法。

因為家庭因素,小咪一直很獨立。
因為家庭因素,小咪一直很獨立。

搖桌輕鬆 同居少性愛

白嫩的身體上帶著勒痕跟鞭痕,小咪沒有哭,直接回報公司。「我不是那種很脆弱的人,反倒想要討回公道。

公司找人去打那個變態客人,還多要了一萬元性虐待的費用給我。」小咪說,公司挺小姐是應該的,不然誰要幫公司賺錢。至於接S的皮肉錢,她的酒店經紀人男友看情形,有時不抽她佣金。

小咪最高紀錄一星期被框出場五、六次。
小咪最高紀錄一星期被框出場五、六次。

「最好做的是搖桌。客人不喝酒、也不太抱摸,他們就一直搖直到整個NO掉。」她坦承做酒店的那一年,她有跟著拉K,「但是我沒癮,不會像其他小姐拉到整個人攤死在那。我會有意識,所以客人喜歡我陪拉、陪搖,因為我還可以照顧他們。」

小咪跟男友交往近一年,她就做了近一年時間。跟男友性愛的次數少,跟客人性交的次數多。「我們有同居半年,後來是我主動要搬出去。因為太痛苦了,看著他每天跟其他小姐傳訊息、親密互動、喝得爛醉,我快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男友,或者,我只是跟他關係更好一點的小姐。」

看起來單純的小咪,內心藏著許多秘密。
看起來單純的小咪,內心藏著許多秘密。

性交解壓 精障媽沉重

更令她難以啟齒的是,她發現,從性交易裡,她居然可以獲得身體滿足。「我很需要性,可以性愛分開。過程裡,我喜歡抱的感覺,也喜歡兩人最底、最直接的撞擊,那當下,我可以忘記所有。」

她害羞透露,自己喜歡對方站著、抱起她做。還說,因為她身體反應很激烈,連跟隨便的客人都能達到高潮,讓客人不分老少都很有成就感。所以她雖然不很漂亮,卻很受歡迎。她說,性對她來說,真的可以解壓,讓心情好。

 

小咪性需求大,性愛也是她的解壓方法。
小咪性需求大,性愛也是她的解壓方法。

她來自一個簡單卻沉重的家庭。「我媽媽是精障者,有領手冊的那種。她本來就是想很多的人吧。我國中一年級時,她懷疑我爸外遇,開始發病。從此她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她無法照顧我和妹妹,所有事都是我自己來。」小咪說,她中學時很氣媽媽,覺得她為何無法有個正常的家庭生活,還曾帶妹妹離家。但慢慢,她也得學著接受。

她寧願一人承擔精神疾病媽媽給的沉重負擔。
她寧願一人承擔精神疾病媽媽給的沉重負擔。

放棄愛情 繼續兩面人

她曾經帶酒店經紀人男友回家,並在交往初,就告知家裡情況。「但是他去了我家後,被我媽的眼神,被我媽突然的暴躁嚇到。後來,他就說他無法接受,還是分開好了。」

小咪已經決定不結婚。現在,她偶爾接case幫人化妝,偶爾私接熟客作S。「已經不做酒店了,畢竟還是個很複雜的環境。」當然還是有很多葛格想保護她。「因為我的樣子可以騙人。哈哈。」才二十歲的她,繼續一面清純,一面解放。

壹週刊B686 
■撰文:楊筠 ■攝影:何宗昇 


20歲的小咪有超齡的男女經驗。
20歲的小咪有超齡的男女經驗。

對身體、對生活,小咪都有兩種態度。
對身體、對生活,小咪都有兩種態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