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自經區:韓國可以 韓國瑜不行【沈政男專欄】

綠營批韓國瑜的自經區議題,只是替中國貨洗產地。 圖源:蘋果日報
綠營批韓國瑜的自經區議題,只是替中國貨洗產地。 圖源:蘋果日報

◎沈政男

自經區議題自從高雄市長韓國瑜在議會跳針答詢以後,最近成為熱門話題,而美國總統川普決定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到25%,也讓綠營「中美貿易大戰,自經區將替中國貨洗產地」之說,講得更加振振有詞。

「洗產地」有兩個貶低意涵,一是指中國貨只要來自經區包裝成台灣貨,就可避開25%關稅,意味中美貿易大戰讓中國貨活不下去,必須向台灣求救;二則是指掛著「MIC」的劣質中國貨,只要來自經區改掛「MIT」,人家就不會檢查是否塑化劑與重金屬超標,而一旦被查獲,MIT就跟著MIC完蛋。

事實上這兩種關於「洗產地」的疑慮,都是一廂情願了,須知中國對美出口額度是對台灣的十倍,而自經區占台灣總進口量頂多只有三十分之一(韓國數字),中國貨要怎麼靠自經區「洗產地」?況且,要「洗產地」必須在自經區增加附加價值超過35%才能掛MIT,而既然已經超過35%,實質上就等於MIT,這時台灣當然要負責把關。台灣因為自由貿易協定(FTA)涵蓋率只有個位數比例,才對「洗產地」大驚小怪,事實上「洗產地」已是自由貿易的常態,也已被嚴格規範。

綠營認為川普正在揮刀砍向中國貨,台灣最好避開,不要弄自經區,這是不是意味,如果中美貿易戰結束,或者川普下台了,綠營就會同意自經區?當然不是,而是因為自經區自從2014年服貿協議爭議引爆318學運之後,已經沾染上了親中的汙名,他們說什麼也不可能同意了。

證據:2013年,時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與高雄市長的陳菊都想要爭取自經區。這是目前媒體都知道的歷史,但底下這則,就沒人提起了:2014年2月,當時正競選台中市長的林佳龍,曾組團到韓國考察仁川自經區,而且是當成典範一樣去取經。

仁川自經區從2003年成立以來,已經吸引了一百多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FDI),這個額度是台灣整體FDI的八分之一,而它就只是一個人口只有十幾萬的自經區。

鳥瞰高雄市鼓山區臨海新路一帶,可見後方高雄港貨輪進出。 圖源:蘋果日報
鳥瞰高雄市鼓山區臨海新路一帶,可見後方高雄港貨輪進出。 圖源:蘋果日報

仁川自經區取法中國與新加坡,但也加入了韓國本身的考慮,比如十幾年下來發現,原本打算鬆綁的法令與流程並未那麼流線化,因而打算吸引的外國廠商比例也未達預期,但整體而言,仍是一個成功的經濟發展模式,也因此韓國陸續又開設了好幾個自經區。

有綠營立委說,「韓國經濟贏台灣贏在產業轉型,而非貿易自由度」,但從人家積極發展自經區來看,恐怕台灣兩者皆輸。台灣經濟當然需要產業升級、改變體質,但台灣的貿易依存度那麼高,貿易自由度當然也必須持續追求。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自經島」構想,而蔡英文總統在2014年也提過「自由島」,這些都證明了他們也知道貿易自由度對台灣的重要。

什麼叫自經區?對台灣來說,就是「自經島」與「自由島」的小型實驗。自經區其實是特別經濟區的一種,而台灣從幾十年前的加工出口區、後來的科學園區,一直到這幾年的自由貿易港,老早就在做特別經濟區,為什麼一遇到自經區就開始皺眉了?

因為政治,因為選舉到了。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最近一直說自經區會拖垮台灣農業,事實上他在幾年前就這麼說了,而現在國民黨提出的自經區版本早已把農產品改為許可制,跟幾年前已經不同。其實農產品加工也不是自經區的主力,如果不妥,大可先排除在外。

自經區的主力是什麼?生技、科技、金融、旅遊、醫療,甚至教育。民進黨說,「自經區會引進低價外勞」,但明明人家講的是引進白領外勞。至於國際醫療,講了好幾年,醫界也有人同意,但也因為議題敏感,不了了之。

簡言之,自經區是台灣要走出目前經濟格局的一個嘗試,就只是一個試驗方案,怎麼連討論都還沒,就大筆一揮把它刪掉了?難道綠營認為現在台灣經濟夠好嗎?

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涵蓋率達80%都在拼自經區了,台灣豈能想都不想就否決?

就因為韓國可以,但韓國瑜不行。

韓國瑜在去年可以講出「貨出去、人進來」,但遇到自經區就跳針,顯然他對這個議題不熟。如果他參選總統以後依然想要主打經濟牌,就必須趕緊消化相關資料,再用自己的話講出來。2020不是2014,綠營若想要靠著反中氛圍來繼續擋下自經區,恐怕必須評估多數選民是否依然買單。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1968年生,台中市人,台大醫學系畢業,精神科醫師,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現任《良醫健康網》、《國語日報》與《女人變有錢》專欄作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