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獨家直擊2〉活在垃圾堆 她在澎湖用海洋廢棄物辦桌【壹點就報】

2016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揭示驚人的數據:2050年海裡海洋垃圾的總重量會超過魚類的總重量。這份報告讓人意識到海洋垃圾的嚴重,但尚無法想像跟自己的直接關係。然而,站在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所展出的裝置藝術「海廢餐桌」前,讓人不寒而慄,塑膠湯匙、寶特瓶蓋、塑膠袋都將成為我們未來餐桌上的食物。

以海洋垃圾入菜超驚悚

藝術工作者唐采伶和夥伴們以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打造澎湃的「海廢餐桌」,澎湖名菜金瓜米粉是以漁網抽絲當作米粉,米粉上的蔥段則是塑膠碎片;至於澎湖鮮美的小管,則是用大陸漂過來的浮球製作;海鮮大餐必備的龍蝦是以塑膠袋還有塑膠碎片瓶蓋組合而成;辦桌明星菜色清蒸魚是用破碎的鐵鋁罐製作身體,魚的肚子裡就像現撈的魚一樣會藏有打火機和很多吸管。唐采伶冷靜地說:「今天我們丟的,明天我們吃的。」

以海洋垃圾創作的「海廢餐桌」展現海洋垃圾問題的嚴重。
以海洋垃圾創作的「海廢餐桌」展現海洋垃圾問題的嚴重。

從台灣移居到澎湖的唐采伶四年前成立「海漂實驗室」,致力於淨灘以及海廢的改造與創作,她總能以超寫實的作品戳中觀賞者的敏感神經,唐采伶指出,很多台灣人以為海洋垃圾跟自己無關,但我們只有一個海洋,現在已經證明魚類會吞食塑膠微粒,當我們吃海鮮時,我們所製造出的塑膠垃圾也會一起吞下肚。

住在海廢屋說著垃圾話

唐采伶常常說自己住在海廢屋、成天說著垃圾話、終日與垃圾為伍。這話聽起來很搞笑,但卻是事實。走進位在龍門的「海漂實驗室」,眼前所見的瓶瓶罐罐、門牌、浮球、娃娃、玩具都是從海邊撿來的「垃圾」,她與藝工隊經過清理或改造後,重新展示,讓垃圾有新的生命,期待有緣人將他們買回家。

唐采伶的生活空間佈滿海洋廢棄物改造的物品。
唐采伶的生活空間佈滿海洋廢棄物改造的物品。

其中有幾顆麻將格外引人注目,唐采伶說:「這幾顆被海水打磨的又滑又亮,摸起來好舒服。我們發下宏願,希望能蒐集一副海漂麻將,淨灘的朋友只要撿到麻將都會送給我,最遠的還有從香港寄來的海漂麻將。」她的生活、她的語言都跟海洋垃圾有關,日子就在撿垃圾、賣垃圾、教人認識垃圾、到各機關團體演講和垃圾有關的議題間度過。雖然收入不穩定,但心裡卻覺得踏實。

唐采伶希望可以蒐集一整副海漂麻將。
唐采伶希望可以蒐集一整副海漂麻將。

大海療癒困頓時光

唐采伶想起十九年前大專畢業旅行時,初訪澎湖時的感動,她說:「澎湖的海怎麼可以那麼藍、那麼美,讓我有回家的感覺。」那份悸動安慰著她來來去去的職場人生,她當過3C賣場售貨員、做過指紋機、經營旅遊網站、也當過採訪編輯,熱愛寫作和攝影的她,只要有休假就會來澎湖,直到後來她成為職業攝影師,更是把澎湖當作自己人文紀錄的據點。

澎湖的海讓她可以忘記生活的不順心,以及沉重的家庭壓力,唐采伶說:「大專畢業後,我家沒有收入來源,家計的重擔落在身上。我媽要我拿錢回家,我很早就習慣一天一百元過三餐的生活。」

談到母親,她內心一揪,她指出,母親就像眷村裡的大姊大,好客也愛請客,但因為嗜酒而情緒不穩,喝醉了就會砸自己的店,她是那種一不順她的意,東西就丟過來的人。唐采伶和小她九歲的弟弟,從小被打到大......。關於這些往事,她釋懷的說:「後來我媽中風,脾氣好很多,她覺得我講這些都是在亂講。」

面對大海,家裡的風風雨雨暫時得到平息,大海讀懂她的心。四年前,澎管處釋出一個遊客中心的空間,唐采伶以藝術家的身分進駐,在海邊賣起自己所拍攝、製作的明信片,一圓在澎湖落腳的夢想。

唐采伶最初是因為販售自己製作的明信片而在澎湖長住。
唐采伶最初是因為販售自己製作的明信片而在澎湖長住。

無法坐視寶特瓶一直增生

她本以為人生就要在碧海藍天中愜意度日,關於家庭生計的重擔、母親的情緒勒索都可以因為有大海的庇護而取得緩衝。但天天望著大海,突然發現在沙灘上有好多寶特瓶和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趁著開店的空檔,唐采伶撿拾沙灘上的寶特瓶,每天規定自己要撿三百個,原本以為這樣撿一周下來,沙灘上少了兩千多個寶特瓶應該會有很大的改變,結果她發現沙灘並沒有改變,而且還看到寶特瓶增加。她驚恐的說:「寶特瓶怎麼可能一直來一直來,我們的環境究竟發生什麼問題?」

不斷增生的海洋垃圾讓唐采伶無法坐視不管,她說:「大海對我們那麼好,為什麼我們可以只為了滿足自己的方便,將塑膠製品用一次就丟,讓大海受傷。」從那一刻起,她決定積極、有效的淨灘。

唐采伶號召同好組成「海漂藝工隊」,將撿來的寶特瓶、瓶蓋、浮球,依著顏色分類,然後針對不同材質的特性進行創作。她表示,淨灘本身是很乏味的工作,但透過改造,可以讓淨灘增加許多趣味,也可以號召更多人加入這個行動。

不斷增生的寶特瓶讓唐采伶決定更積極、有效的淨灘。
不斷增生的寶特瓶讓唐采伶決定更積極、有效的淨灘。

改造垃圾喚醒減塑意識

唐采伶自謙自己沒有什麼藝術天分,但是因為改造海洋垃圾的行動,吸引許多有天分有想法的藝術家聚集,海廢議題透過大家通力合作、打造一個個的作品,讓更多人知道澎湖的危機。

最近他們用大量的藍色塑膠碎片、藍色的梳子、藍色的破碎電風扇扇葉拚出一個世界地圖,作品名稱為「當我們的海洋被垃圾填滿」。塑膠碎片從北極拼貼到南極、從非洲拼貼到亞洲,不放過任何角落。一片一片黏貼、擴散、包圍五大洲,猶如警示預言。

打電話給唐采伶的時候,總是會聽到咻咻的風聲交雜海浪聲,以及腳踩寶特瓶的擠壓聲響,她不是去淨灘,就是在淨灘的路上。她總是穿著牛仔褲、踩著登山鞋、手戴工作手套、臉上掛著口罩,在餿味與臭氣交雜的沙灘上,一直撿、一直撿。這些垃圾事是她此刻生命的全部。弟弟對於已經四十歲的她成天騎著機車,頂著烈日狂風在垃圾堆中工作,感到心疼。

唐采伶不是在淨灘,就是在前往淨灘的路上。
唐采伶不是在淨灘,就是在前往淨灘的路上。

近四年的撿拾人生,唐采伶認為自己沒辦法改變海洋垃圾的現況,她說:「我希望可以改變的是人心,希望大家在淨灘中,思考在我們製造了多少垃圾進入海洋。如果源頭不減少,我們只能不停的在做撿拾。撿不是唯一,減少的減才是唯一。」

(撰文:黃麗如 攝影:黃威勝、賴興俊 美術設計:裴惠娟、許哲源)

更多壹週刊新聞

●〈獨家直擊1〉中國哇哈哈澎湖苦哈哈 海洋垃圾吞噬外婆澎湖灣

●〈獨家直擊3〉38名師生保護澎湖300公里海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