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熱血義拍2〉大山大海當背景 小學畢業照完勝婚紗照【壹特報】

拍完畢業照,學生們就要離開學校,迎向下一個人生階段。
拍完畢業照,學生們就要離開學校,迎向下一個人生階段。

>>訂閱會員強力募集!點我加入《壹訂友》限時免費一定有!

楊文逸上山下海,為偏鄉學童拍攝畢業照,他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攝影的呢?

時光倒流,回到攝影設備尚未數位化的年代,楊文逸高中剛畢業,和多數落榜生一樣,一邊工作一邊準備大學重考。與攝影初相遇,是在跳蚤市場購得一部底片單眼相機,「我從那時候開始拍,上大學讀設計也繼續玩。」

快門按了會上癮,他有足夠耐心,等待稍縱即逝的景致,「我在澎湖服替代役,下班就是自己的時間,摩托車騎了就去拍夕陽。」他踏遍菊島之西,捕捉灑落海面的點點金光,「拍到後來,文化局覺得夠了,退伍時就辦了一個攝影展。」

外拍工作結束,緊接著是沒日沒夜的畢冊後製趕工。
外拍工作結束,緊接著是沒日沒夜的畢冊後製趕工。

「我是坐不住辦公室的人,所以很早就決定要靠攝影吃飯,可以常常跑外面。」他從婚紗攝影助理做起,鋪裙襬、逗新人笑、注意閃光亮的霎那,客人是否閉了眼,終於徒弟熬成師傅,他卻沒有出師後的快活。

一切都不對,「我對自己很嚴格,希望至少有一張照片,是由我控制的角度、光線,應該這個樣子啊!」他腦子裡有許多想法,要把光線、拍攝角度都抓在手上,按出一幀他滿意的相片,但婚紗攝影太制式,這個控制狂快抓狂了,「該擺什麼姿勢、在什麼場景都有SOP,總之就是很制式啦!」

「我不想一直這樣,就自己創業。」他開了攝影工作室,自己當老闆,但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店面、人事什麼一大堆,啊!還有貸款,比以前壓力更大。」他愛攝影,也一直在攝影中找自己,「我覺得啦!人生要有一個舞台,除了展現自己,也可以帶給別人一些什麼,我覺得我可以帶給別人歡樂。」

修圖工作不輕鬆,但回想拍攝時與孩子打鬧嘻笑,楊文逸忍不住邊修圖邊笑。 楊文逸/提供
修圖工作不輕鬆,但回想拍攝時與孩子打鬧嘻笑,楊文逸忍不住邊修圖邊笑。 楊文逸/提供

起初他不太確定該怎麼做,只透過臉書貼文傳達願意免費義拍的訊息,北原山貓主唱吳廷宏看到轉貼文章,建議他到苗栗泰興國小。2015年開始,他投入偏鄉學校畢業照義拍,從拍攝、後製排版、募款一條龍包辦,不足的印刷費用,從自己口袋掏,有些學校得開車跋涉上百公里,幾次他因工作太累,開車開到睡著,「就把工作室收掉,只能選一個嘛,我選義拍。」

好不容易創的業,不可惜嗎?楊文逸想了一下:「你會很想要一個攝影棚,拍自己想拍的東西,可是守著原本的那個,就沒辦法看到其他。」

真正留下他的,是孩子的眼神。「他們會期待啊!很多哥哥姐姐畢業是我拍的,就會說明年他也要拍。很多國小畢業被我一路拍到國中畢業,陪著孩子成長,那種感覺我不會形容欸!很奇妙。

部落的自然景色,就是最佳拍攝景點。 楊文逸/提供
部落的自然景色,就是最佳拍攝景點。 楊文逸/提供

我們到訪的崙山國小,今年5個畢業生有布農族、阿美族、賽德克族,學生們換上族服,一件比一件鮮亮,「你看原住民孩子的眼睛,哇!穿上族服氣場整個不一樣,我們漢人穿就沒什麼感覺。」楊文逸披著賽德克族白底紅條紋的長上衣,他每去一個部落,就蒐集服飾,「校長、家長也會送啦!」

上午拍完團體照,楊文逸和孩子討論下午外拍行程,「我都會去他們部落周圍拍攝,原住民小孩的畢業紀念冊,不能侷限在學校哇!部落是他們生活玩樂的地方,玩樂的地方是回憶所在,我們就拍下回憶。」

「千萬不要相信小孩子說,走路5分鐘,哇!他們的5分鐘常常是好幾公里遠!」在嘉義縣茶山國小,孩子們指向遠處涼亭︰「我們可以去那裡拍嗎?」現在想起,楊文逸還是哭笑不得,「好,我們就去涼亭!我就想說看得到嘛,能有多遠?誰知道全、部、都、是、樓、梯!一格一格我走了半個多小時,還背器材喔!」他撇撇嘴:「所以,不能相信小孩。」

嘴巴這麼說,有些路程明明可以開車代步,楊文逸依然跟著孩子走,「你,不要把葉子插在頭上!」在學校後山森林拍攝時,楊文逸哇哇叫,一夥人笑鬧著。

楊文逸跟著當地學生,走遍部落美麗秘境。
楊文逸跟著當地學生,走遍部落美麗秘境。

在他們童稚外表下,那股屬於原鄉的強韌生命力,楊文逸捕捉到了。「不需要刻意擺什麼動作,你會感受到原住民小孩有一個野性,我會拍幾張比較酷的,展現原住民的驕傲。」孩子一身紅、藍、黃條紋族服,站在樹蕨叢中,拿著一片蕨葉半遮面,「對自己的文化,他們也會有使命感啦!」

「像我們去發祥,老師帶我們去分散石,傳說泰雅族人在那邊分散開來,老師用族語跟祖靈講話、灑酒、插香菸,對孩子們講分散石的故事,那時候大頭目站在石頭上面,說我們從此要從這裡分散開來,你們就往太陽的方向、河流的方向走,出去之後,不要忘了自己是誰,不要忘了這裡。」

轉述這段故事時,楊文逸收起嬉皮笑臉,正襟危坐起來,「第一次聽的時候,我全身起雞皮疙瘩。」許多地方、許多人與事,如果不是因為做義拍,不太可能去看、去感受,「都是百萬山景、百萬海景,婚紗未必找得到這麼好的景。」

穿上族服的孩子,散發屬於原鄉的強大氣場。 楊文逸/提供
穿上族服的孩子,散發屬於原鄉的強大氣場。 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 36歲

學歷:亞洲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

經歷:澎湖替代役期間舉辦「海潮餘暉攝影展」、婚紗攝影師

現職:中華民國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發起人、義拍攝影師

更多壹週刊新聞

●〈熱血義拍1〉一句「我們有畢冊嗎」 攝影師被黏住腳

●〈熱血義拍3〉出錢出力還被嗆 神明要他「做國家的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