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熱血義拍1〉一句「我們有畢冊嗎」 攝影師被黏住腳【壹特報】

鏡頭裡、鏡頭外,學生們都笑得純真燦爛。
鏡頭裡、鏡頭外,學生們都笑得純真燦爛。

>>訂閱會員強力募集!點我加入《壹訂友》限時免費一定有!

清晨天色灰濛濛,像睏倦睜不開的睡眼,我們搭著首班列車台北往花蓮,沿途窗景從水泥大樓變成油光光的綠秧,人已在花蓮的楊文逸捎來電話:「嘿,我要先去吃碗玉里麵,直接學校見喔!」他像熱力源源不絕的小太陽,不忘推薦在地美食:「我跟你說,那間臭豆腐太好吃了,一定要去!」

我們在花蓮玉里站租車,沿著台九線一路往北,再轉一小段上坡路,約半個小時抵達崙山國小,楊文逸問我們怎麼過來的,接著激動的說:「我是都市小孩啦!我以前不相信,產業道路裡會有學校,怎麼可能!」他瞪大眼,假裝面前有一套車內導航,使勁猛戳,「我還以為導航導錯了,這麼小的路怎麼會有學校?」

楊文逸從事偏鄉畢業照義拍,已有5年時間。
楊文逸從事偏鄉畢業照義拍,已有5年時間。

五年前楊文逸就是這樣,一個人開著車、後車廂載滿攝影器材,到偏鄉學校義拍畢業照。「一開始來我也不知道,啊!還要做畢業紀念冊喔?」許多偏鄉小校的畢業照,不過是老師拿著傻瓜相機或手機按下快門鍵,有單張團體照就很好了,遑論集成冊子。

拿一本畢業紀念冊,對缺少資源的小校來說,更顯珍貴。楊文逸霸氣說著:「有需要,我們就去嘛!」就這一句話,他一連拍過5個畢業季,陸續號召50多位攝影夥伴加入,截至今年拍攝超過千名畢業生。「為什麼累的要死,每年還是繼續拍?妳跟我走一趟就知道啦!」

學校裡,楊文逸和夥伴早早忙碌起來,他一手拿相機、一手拿鏡頭、肩上扛著腳架;一旁學生像小螞蟻搬糖,一個接一個把階梯站台、鐵製折疊椅從倉庫搬到司令台前。

孩子的溫暖笑容,把楊文逸深深迷住了。 楊文逸/提供
孩子的溫暖笑容,把楊文逸深深迷住了。 楊文逸/提供

崙山國小今年有5位畢業生,校長、老師、畢業生、學生家長,通通站上階梯,一起拍攝畢業團體照。「來,準備好囉」、「好,我們再一張喔」。後排家長搞笑縮小腹:「這樣可以做明星了嗎?」楊文逸吐槽:「差一點、差一點!」

晨間還有微雨,但開拍時就放晴了,畢業生著族服,在操場上跑跳嘻鬧。楊文逸高喊:「還要去哪裡拍?」「屋頂!」學生跑的一個比一個快,攀著鐵梯上屋頂,他們站的高高的、彎著燦爛笑容望向遠方,彷彿在說,對畢業後的未來他們勇敢無懼。

3、2、1,喀嚓。畢業照是一個故事的終點,也是另一個故事的起點。對楊文逸來說,就是這抹無雜質的笑靨,讓他一年一年宛如候鳥,定期歸來為小校孩子拍下青春寫真。(撰文:郭逸君 攝影:林玉偉)

楊文逸 36歲

學歷:亞洲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

經歷:澎湖替代役期間舉辦「海潮餘暉攝影展」、婚紗攝影師

現職:中華民國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發起人、義拍攝影師

更多壹週刊新聞

●〈熱血義拍2〉大山大海當背景 小學畢業照完勝婚紗照

●〈熱血義拍3〉出錢出力還被嗆 神明要他「做國家的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