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小熊回家〉斷掌斷趾悲歌 黃美秀:別愛上人類啊

黃美秀研究台灣黑熊近20年。
黃美秀研究台灣黑熊近20年。

黃美秀追熊追了20年,她是第一個深入野外捕捉黑熊、為熊掛上無線電追蹤頸圈的學者,毫無疑問她愛熊,但在日前南安小熊妹仔野放前,黃美秀為小熊進行趨避訓練,對小熊噴胡椒,讓小熊學會看到人就站在高高的樹上,「最重要的是,讓牠不要愛上人類,因為野外沒有永遠的天堂。」

黃美秀有著俐落短髮、黝黑皮膚、精瘦身材,一旦笑開了,無止盡的「哈哈哈…」,如同山谷裡迴盪的回音。她出生嘉義水上,自幼家境清寒,黃美秀的童年幾乎都在田裡撒野,放學後灌蟋蟀、抓泥鰍,最愛撿非洲大蝸牛,因為可以賣錢,「我小時候好像就有打獵、搜集的慾望,其實是因為貧窮。」

窮人家的孩子第一志願常是「師」字輩學校,「我是我們家的敗類,沒考上師專,是我家唯一抬不起頭的」,她笑著說,但從小喜歡畫畫的她沒能考上師專美術科系,才會進入師大念生物。

黃美秀研究台灣黑熊20年,不是從小愛熊,最初只是博士班指導教授一句:「台灣黑熊瀕臨絕種,妳不回國誰回國?」讓她踏入台灣黑熊的世界。

黃美秀說:「我們應該感恩,台灣還有這麼美而可愛的生物。」 黃美秀提供
黃美秀說:「我們應該感恩,台灣還有這麼美而可愛的生物。」 黃美秀提供

1997年黃美秀回台找尋野外探勘地點,原住民獵人告訴她,「抓熊要到大分」,她一個人走到腳程要四天、連獵人都不要去的地方,2年半的時間,設陷阱捕捉繫放了15隻台灣黑熊,令她震驚的是其中竟有8隻斷掌、斷趾。

她略帶哽咽地說,「你們都沒看到斷手斷腳,只有我看到啊!牠就擺在我面前,我一隻一隻摸,當然會有感覺。」

台灣黑熊目前僅剩200至700隻,黃美秀指出,瀕危原因主要是因非法買賣,商業使用與非法狩獵。獵人設陷阱獵山豬、山羌,有時熊踏到捕獸夾或套索就可能變殘缺,嚴重則引起敗血症,感染死亡。揭開這悲慘的黑盒子,她無法視而不見,結束博士學業後,決心回台為黑熊發聲。

拿山刀、穿登山鞋就往山裡跑,職業加上高學歷,黃美秀對婚姻已經看開,「這不是去菜市場下個訂單就有了,也要有緣分」,現在的她很滿意自己的生活,這些年她到處演講,冀望喚醒民眾保育觀念。「我不喜歡人家叫我熊媽媽,好像熊就是我的,熊其實是台灣的,而我是台灣人,無法眼睜睜看著熊滅亡。」(撰文:人物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