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我是你媽6〉替獨居老人清屎尿被嘲諷 她忍辱只為賺錢

>>訂閱會員強力募集!點我加入《壹訂友》限時免費一定有!

根據內政部統計,國內兒少收出養媒合人數,去年首度超越國外。比血緣還深的愛,是人世間最美禮物,但受傳統文化影響,許多養父母忌諱讓孩子知道:「你不是我親生的」。時值母親節前夕,壹週刊訪問因收養孩子、生命得以圓滿的名嘴黃光芹;陪女兒尋根的萬媽媽;家境清苦仍堅持養大姪子的姑姑,分兩日刊出。期待她們的故事,能幫助更多人間天使跨越障礙,大聲說出「是的,我是他媽!」

55歲的葉雅慈因丈夫罹癌,無法工作,她1人獨撐家計養大女兒和姪子。攝影:陳思明
55歲的葉雅慈因丈夫罹癌,無法工作,她1人獨撐家計養大女兒和姪子。攝影:陳思明

天光未亮,葉雅慈便急忙載著安全帽,趕著騎車出門,發動機車前,她再次查看手提袋裡的黑色護腰墊:「吼!我要抱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抱上抱下,不綁這個,長期下來腰會受不了。」葉雅慈的閩南語帶著南投味的濃烈腔調。

從事居家照護員已經10多年的葉雅慈,每天的工作從早上6點20分開始,下班時間則是晚上9點,「我騎到個案家,開始餵老人吃飯,拖地、掃地,清理房間、換床單、刷廁所跟馬桶,洗衣服晒衣服,然後大便、小便都要清。有些獨居老人行動不便、小兒麻痺的,我要幫他們洗澡。很辛苦啊,之前有個失智老人把屎塗在牆上,還指使我要刷乾淨哩。一個老人平均要1、2個鐘頭,我最晚的個案要做到晚上9點。」聊到賺錢,葉雅慈呵呵大笑,她的笑聲響徹雲霄。

10年前,葉雅慈下定決心撫養遭到家暴的姪子宗翰,有自己的女兒要照顧,先生又罹患口腔癌,經濟重擔全落在她身上,「我那時候沒想那麼多耶,總是先把丈夫的命救起來比較要緊。有很多人幫我,我也申請一些補助,女兒去年大學畢業,有幫忙賺錢了。現在剩下姪子還在讀書,會啦!我會栽培他到讀大學,哈哈。」葉雅慈每說完一段話,便以爽朗笑聲作結尾,像在掩蓋她多苦多難的家庭與人生。

每逢假日葉雅慈就會載宗翰去公園籃球場打球,姑姪倆就像姊弟般無所不談。攝影:陳思明
每逢假日葉雅慈就會載宗翰去公園籃球場打球,姑姪倆就像姊弟般無所不談。攝影:陳思明

老家在南投埔里的葉雅慈,父親在她7歲時離世,母親又改嫁,「我那個家庭總是吵吵鬧鬧,我們兄弟姊妹是同母異父,感情不太和睦。我年輕時,就希望結婚後,家庭和諧和樂。一個家如果安安靜靜,真的很好。」為了守護自己的期盼,葉雅慈練就了忍讓與包容。

協助輔導的家扶社工許佳漪就說:「很多在原生家庭受到暴力虐待的孩子,他們的心理狀態是很脆弱的。而內在的脆弱所呈現出來的,反而是一個比較氣燄高張、不服從管教的情緒。通常我們會以心理諮商協助,但在宗翰這一家,並沒有用到這樣的服務,主要是因為葉雅慈的家庭功能性非常強。葉雅慈對於青少年的叛逆期,她展現的是全然的接納和包容,這也讓他們姑姪倆的關係更為親密。」

宗翰5歲遭家暴,被姑姑葉雅慈從南投帶上來桃園同住,兩人關係親如母子。攝影:陳思明
宗翰5歲遭家暴,被姑姑葉雅慈從南投帶上來桃園同住,兩人關係親如母子。攝影:陳思明

這天,我們到葉雅慈家拍攝,葉雅慈特地煮了一壺南投紅茶請我們喝,坐在客廳聊天時,我指著桌角那張被透明墊壓著的1百塊紙鈔問,葉雅慈笑著說:「那是宗翰的預備零用錢啦!他每天零用錢2百塊,我怕他不夠,有時候他放學回來,想買東西又沒錢就可以拿。」那你自己零用錢多少?「我自己每天花不到10塊錢。」

聊到生活瑣事,葉雅慈顯得特別愉快,此時我不經意的問:「宗翰跟他的爸媽還有聯絡嗎?」葉雅慈突然把頭壓低,搓揉著拇指與食指,自言自語般:「畢竟弟弟是自己的,我們都有聯絡,差不多2、3年前吧!他就跟宗翰比較有互動,也是會來我這看囡仔啦。」關於宗翰的父親,葉雅慈希望我不要敘述過多,只表明他和宗翰的母親離婚後,目前有份穩定的工作。採訪結束,葉雅慈告訴我:「我不是小鳥依人的那一型。我真的被環境磨練的不得不堅強。人生就是面對跟接受,沒有更好的方法了。」(撰文:許家峻)

適逢母親節,葉雅慈的女兒(左)與姪子宗翰(右)特地準備蛋糕提前歡慶佳節。攝影:陳思明
適逢母親節,葉雅慈的女兒(左)與姪子宗翰(右)特地準備蛋糕提前歡慶佳節。攝影:陳思明

【看更多壹週刊】
●〈我是你媽5〉養姪子顧癌夫 她每天工作12小時撐家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