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我是你媽4〉她的母親節很特別 養母生母一起慶祝【壹點就報】

>>訂閱會員強力募集!點我加入《壹訂友》限時免費一定有!

根據內政部統計,國內兒少收出養媒合人數,去年首度超越國外。比血緣還深的愛,是人世間最美禮物,但受傳統文化影響,許多養父母忌諱讓孩子知道:「你不是我親生的」。

時值母親節前夕,壹週刊訪問因收養孩子、生命得以圓滿的名嘴黃光芹;陪女兒尋根的萬媽媽;家境清苦仍堅持養大姪子的姑姑,分兩日刊出。期待她們的故事,能幫助更多人間天使跨越障礙,大聲說出「是的,我是你媽!」

萬小珍希望小晴明白自己不是被拋棄的孩子,而是擁有兩個媽媽的愛。
萬小珍希望小晴明白自己不是被拋棄的孩子,而是擁有兩個媽媽的愛。

小晴在一歲八個月時,透過法定收養程序,成為萬家的新成員。她曾認為生母不愛她、拋棄她,也曾對養母鬧彆扭喊著「不要妳了」,直到一通邀約見面的電話讓她消弭成見,在母親節前夕,她為生母與養母各畫一張卡片,充滿自信地向我介紹:「我有兩個媽媽!」

小晴的生母經濟狀況不佳、育有多名孩子,發現懷孕時也已與生父分開,為了給小晴比較穩定的成長環境,輾轉難眠地思考好幾晚,最後含淚聯絡社工安排出養,讓小晴有機會到更好的家。

法定收養的程序繁雜,經過年餘等待,小晴終於在法律上成為萬小珍的女兒,不同於許多收養家庭把孩子的身世當成祕密,萬小珍在小晴讀幼兒園期間,就嘗試讓年幼的她理解自己有兩個媽媽。

小晴從三、四歲就知道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孩子,身世之謎在她身上從來不是秘密。
小晴從三、四歲就知道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孩子,身世之謎在她身上從來不是秘密。

「小珍嗎?生母想見她……」一家三口平靜的日子,因為社工的一通電話起變化,當晚召開家庭會議,討論要不要讓小晴與生母碰面,一旁的小晴似懂非懂地說「好」,丈夫則情緒複雜,覺得沒有必要相見。

萬小珍沉默半晌,語氣溫和且堅定地對丈夫說:「沒有她的出讓,怎麼會有我的獲得?」她認為,如果媽媽還是愛著這個孩子,見面對小晴來說反而是好事,於是小晴與生母就像牛郎織女一樣,每年總在母親節前後相會。

萬小珍回憶,當年小晴與生母見面時,對於生母的擁抱與接觸都有些抗拒,但多年沒見到孩子,生母哽咽地說:「每次想起小晴,常常責怪自己的無能為力,夜裡總會偷偷地哭,但想到還能夠和孩子見面,就覺得這樣就很幸福了。」

萬小珍認為,如果生母還愛著小晴,見面反而是好事。
萬小珍認為,如果生母還愛著小晴,見面反而是好事。

那天下午,生母又哭又笑地幫小晴拍了好多照片,在深深地擁抱中結束初次互動,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萬小珍明白,放棄的背後是不得已的苦衷。返家後,小晴問她:「小玲媽咪愛我嗎?為什麼她愛我還要把我送給妳?」

「因為媽媽肚子不能生小baby,然後媽媽那時候看到妳就愛上妳了,小玲媽咪覺得我們一定會好好愛妳,才願意把妳讓給我們。」萬小珍很努力解答小晴的疑惑,說著說著,更拉著小晴一起準備相片與母親節禮物,打算下次見面時,讓小晴親自拿給生母。

這些年來,小晴的畫作或成長記錄,萬小珍幾乎都是拍照後收妥送給生母,小晴也曾微微抗議:「那是照著媽媽畫的,為什麼要送給小玲媽咪?」萬小珍總說:「媽媽每天都看得到妳 我覺得送給她讓她以後想妳可以看一下。」

萬小珍帶領小晴做母親節禮物,等見面時交給生母。 萬小珍提供
萬小珍帶領小晴做母親節禮物,等見面時交給生母。 萬小珍提供

「我希望小晴對生母不要懷著恨,不要覺得自己被拋棄,因為人生不像我們想像,如果許可的話,誰要放棄自己的孩子?」萬小珍一面說著,一面默默準備畫紙與畫筆,催促小晴畫一張給生母的卡片。

我隨口問小晴:「妳今年會期待跟小玲媽咪見面嗎?」她用力點了點頭:「因為很想見她」,說這些話的同時,小晴目光專注在畫筆上,她寫下:「媽媽,雖然我們沒有住在一起,但是我還是會想妳……」稚嫩的字跡旁是生母的畫像,小晴筆下的小玲媽咪沒有淚水,看起來笑靨如花。(撰文:邱璟綾 攝影:林玉偉)

更多壹週刊報導

●〈我是你媽1〉嘆搞政治沒好報 黃光芹求子像死了好幾次

●〈我是你媽2〉兒子嗆只是養母 她承諾一生守候

●〈我是你媽3〉跨族群的收養 身世在她家不是禁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