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空現金、獨董都是自己人 會計師:蘋果西打公司下市機率高

生產蘋果西打的大飲(1213)爆出掏空疑雲,由於與國信、旭順兩公司交易不動產的細節說不清,會計師只能在去年財報上給出「無法表示意見」,證交所更要求今日起暫停交易。
 
追查發現,國信是大飲的監察人、旭順是大飲的第2大股東,說不清的交易全是自家人在玩,連應該要地位超然的獨立董事都在關係人企業任職。有會計師就表示,大飲的公司治理出了很大問題。
 
大飲與國信交易新店的不動產,今年3月公告取消,但預付的1.55億元款項,卻不用國信歸還,而是直接轉成了分32年攤還的貸款。在媒體追問下,大飲才鬆口表示,國信是大飲的監察人。
 
會計師就表示,國信作為大飲的監察人,理應是扮演監督的角色,而大飲的發言人楊克鳳卻曾擔任過國信的負責人,這中間的角色顯然相當混淆。
 
更誇張的是,大飲的兩位獨立董事,林偉強、蘇芸樂,職位分別為國信食品代協理、國信食品課長,但根據金管會「獨立董事之資格條件說明」載明,公開發行公司之獨立董事應於選任前2年及任職期間不能擔任「公司或其關係企業之受僱人」,更何況國信與大飲有大規模的資金往來,除了公司明顯違規以外,證交所竟也放任這種事情發生。
 
而大飲與國信、旭順的資金往來,在2017年下半年起變得相當頻繁,2018年起一直到3月,每個月到了月底,大飲就會公告旭順的「逾期未收之款項」轉為「貸與」,少則2600萬元,多則9000萬元。
 
至於國信,則是用「營業週轉」、「逾期未收之款項」的方式,以「高雄廠土地廠房」作為擔保,從大飲借了近5000萬元。根據公告,旭順資本額2.9億元,至今年3月累計虧損3.64億元,國信資本額2億元,累計虧損12.3億元,反映出這兩家公司的經營上大有問題。
 
有趣的是,大飲的會計師不願為財報背書的原因之一,就是大飲與國信交易高雄不動產,而「高雄湖內不動產的交易價格未考量該項不動產已有他項權利設定」。而這他項權利設定應就是高雄廠早就作為大飲貸款給國信的擔保。
 
再對照大飲對國信的資金貸與以及國信的營運狀況,顯示國信,有不明原因需要大量資金,才會做出連會計師都不願背書的舉動。
 
會計師就說,這些資金流動雖有公告,但卻是「合法但不合理」,等於是用大飲的現金,去幫旭順、國信兩家公司換取現金,完全不合乎經營邏輯,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會這樣做,的確是有掏空的可能性。
 
加上大飲前10大股東中,除了擔任總經理的孫幼英、大股東洪閔華兩人是自然人身分以外,其餘8家法人,有6家在去年下半年停業,未停業的旭順、國信也是長期虧損。
 
而根據大飲的財報,帳上現金由2017年第2季的2.99億元一路減少,到去年底更只剩下約3800萬元,與大飲日前重訊上強調的「現金流量充足」說法,顯然並不符合。
 
有業內人士就表示,大飲的營運只靠蘋果西打一款產品支撐,獲利穩定但營運面說不上健康,有可能是看到公司帳上還有現金,因此的想辦法搬運到其他關係人公司維持經營,直到會計師不背書財報後問題才浮上檯面。
 
會計師也說,大飲已經被證交所停止交易,並要求出具財報,而大飲兩次重訊也不斷強調會再找會計師「溝通」,「大飲只是要找到會計師背書,但現在這種情況,有人敢簽嗎?下市的機率相當高。」(林海/台北報導)(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生產蘋果西打的大飲爆掏空疑雲,現金全流到關係人企業。資料照片
生產蘋果西打的大飲爆掏空疑雲,現金全流到關係人企業。資料照片

大飲的兩位獨立董事都在監察人、也是此次不動產交易對象的國信食品任職。截自大飲年報。
大飲的兩位獨立董事都在監察人、也是此次不動產交易對象的國信食品任職。截自大飲年報。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