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伊朗水壩看什麼?舒希達水利系統滋養波斯大地【旅行幹什麼】

人工開鑿的嘎嘎運河(Gargar)與水磨坊,小型人工瀑布與古老的磨坊建築,交織成秀麗古雅的特殊地景。
人工開鑿的嘎嘎運河(Gargar)與水磨坊,小型人工瀑布與古老的磨坊建築,交織成秀麗古雅的特殊地景。

相較於伊朗境內大多數地區的乾旱荒蕪,西南部的胡齊斯坦省(Khuzestan Province)在卡倫河(Kârun)的灌溉下顯得生機盎然,這個地區也因為水源充沛、地勢平坦,自古就是理想的人類聚居地。

卡倫河是伊朗境內的第一大河,也是鄰近古文明的生命之河。早在西元前十三世紀,埃蘭文明(Elam,波斯地區最古老的文明)便在卡倫河流域開發運河、滋養大地。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舒希達古代水利系統(Shushtar Historical Hydraulic System)沿著卡倫河建設、發展,構成一個規模宏大、範圍極廣的生命網絡。這個生命網絡奠基於西元前五世紀大流士大帝(Darius the Great)的修繕,開拓達利恩(Dâriun)運河系統,目前這個運河系統位於整個水利系統的西區,已成殘跡。

舒希達水利系統涵蓋的範圍相當廣大,包括廣闊的總體流程控制結構、橋壩、運河,其中的一部分為徒手鑽鑿岩石而成的渠道。水利系統沿著山麓,灌溉著廣闊的半沙漠平原直至南部地區,成為農業的發展命脈。由嘎嘎運河(Gargar)滋養的果園和肥沃農田約40,000公頃,被稱為「Mianâb」,也就是「天堂」的意思。

西元三世紀由羅馬戰俘建造的卡西爾攔河堰,橫跨卡倫河,曾是兩岸的交通要道。
西元三世紀由羅馬戰俘建造的卡西爾攔河堰,橫跨卡倫河,曾是兩岸的交通要道。

沿著卡倫河前行,前往舒希達鎮的路上,羅馬風格的殘橋斷斷續續,遍布卡倫河流經的廣衾大地。西元三世紀中葉,薩珊王朝第二任皇帝沙普爾一世(Shapur I)擊敗羅馬後,俘虜了大批羅馬戰俘,驅使他們建造卡西爾攔河堰(Emadeddin Khazraee)。攔河堰橫跨寬闊洶湧的卡倫河,曾是河兩岸的交通要道。由於波斯的水壩建設主要依賴羅馬戰俘,也由此引進了羅馬的建築技術與風格。

卡西爾攔河堰的功能類似中國都江堰的「分水魚嘴」,將河水分為兩股,西邊的河水沿著原來的河道向西南流,而東邊的河水則導入嘎嘎運河,作為古城區重要的水源。地下儲水庫的設計,可將洪水期時的河水蓄於城市下方,作為旱季的補充水源。除了農業灌溉、養魚、城市的民生用水,水力也供應磨坊動力,以及作為城鎮的防禦和交通系統。

舒希達古城區的居民沿著家門外的小徑進入運河區垂釣,人工鑿就的瀑布轟轟作響。
舒希達古城區的居民沿著家門外的小徑進入運河區垂釣,人工鑿就的瀑布轟轟作響。

位於舒希達鎮的瀑布群與水磨坊區(waterfalls and watermills area),小型人工瀑布與古老的水力磨坊遍布其中,在以荒漠為主的大地上,這裡顯得生機盎然。站在堤壩上遠眺,家家戶戶都種植著艷紅嫩綠的盆栽,人們可從自家門前的小徑沿著險峻窄仄的階梯到運河旁取水、釣魚。

沿著運河發展的水力磨坊原本有十幾間,而今只剩一間還在使用這個古老的動力來源。伊朗的主食是饢,即是用麵粉做成的大餅,而磨坊就是製作這些麵粉的地方。也就是說,在現代電網還沒普及前,舒希達水力系統就是這個區域的「衣食父母」。漫步其間,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數千年來人們如何將有限的天然資源透過自己的雙手,將效益發揮到極致。

目前僅存的水力磨坊,繼續以低廉的價格為居民供應麵粉。
目前僅存的水力磨坊,繼續以低廉的價格為居民供應麵粉。

作者簡介:

張蘊之

信風書院主持人/資深旅行作者/資深編輯/資深文化藝術講師/資深孤狼/資深斜槓。近年來背包有點背不動,考慮買個行李箱。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