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街頭小太陽1〉被嗆遲早餓死 他靠賣笑驕傲養全家【壹特報】

「嘿,這是我新做的表演服!」剛見面,周子益就興奮的面對我轉一圈,他有張娃娃臉,短袖白襯衫外罩西裝背心,領口繫個小紅領結,十足俏皮可愛。

「仔細看喔」,他拿著外套遮住胸口一晃,咦,背心花色竟然從原本的藍色緞面,變成深藍格紋!我隨口問,那頂招牌紅絨布圓禮帽呢?他從道具袋撈出,轉手變出一支棒棒糖遞給我,周子益身上,無時無刻都有些小驚喜。

高中時父親罹患鼻咽癌,周子益靠著街頭表演撐起一個家。 攝影:楊弘熙
高中時父親罹患鼻咽癌,周子益靠著街頭表演撐起一個家。 攝影:楊弘熙

表演撐家計

他從14歲就開始玩魔術,光是一招硬幣消失,就對著鏡子練習千百遍,練到眼神、手法都抓不出破綻了,下課十分鐘秀給同學看。「哇!」、「怎麼辦到的!」同學們紛紛驚呼、倒抽一口氣,那是他覺得最有成就的時刻。

魔術迷人在於,連周子益自己也相信,那枚硬幣真的消失,「我相信,觀眾才會相信啊,我們一起享受這種不可思議。」上高中家逢變故,「媽媽身體本來就不好,爸爸又鼻咽癌,家裡唯一的支柱就這樣倒了,爸媽怎麼辦?我怎麼辦?」

他想分擔家計,「我最會的只有魔術,高三的時候,接了第一次商業演出。」

他為這場處女秀做足準備,沒想到卻敗在道具彈性疲乏,原本該甩出長棍,卻成了軟趴趴的管子,「我事後根本不敢看表演錄影啊,那是我人生最大的汙點。」

他的完美主義像一種潔癖,除了不容許表演失誤,也展現在他的生活細節,「像走斑馬線,我都要踏在每一條白線上,鞋櫃裡鞋子排列要深色到淺色,中間不能亂插,不然漸層不好看,我知道這是強迫症啦。」

周子益講求完美主義,不容許表演有一絲失誤。 攝影:楊弘熙
周子益講求完美主義,不容許表演有一絲失誤。 攝影:楊弘熙

被街頭踐踏

他想賺錢顧家,也不想放棄表演夢想,「街頭藝人或許是一個方式,所以一開始我從站雕像開始」,他畫了小丑臉譜,不管豔陽天或寒流夜,他就站著,眼睛可以一個小時都不眨一下,像隻被遺棄在街頭的大娃娃,熱鬧時一天能有幾千元,冷清時站一天還買不到一客麥當勞套餐,「矮唷,還好有甜心卡,很划算!」

追夢的路再苦,他還能找些俏皮話輕鬆帶過,但街頭的冷言冷語,深深打擊他的自尊心:「有人酸我:『矮唷,他就只是站著不動在討錢嘛。』」他很不平:「這是我小小自豪的東西,是藝術,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踐踏?」

在街頭,他學到的第一課是現實。觀眾是為了表演才停下腳步,事實上,他會的也太少了,於是接觸了默劇、丑劇、雜耍,玩呼拉圈、雪茄盒、惡魔棍,「呼拉圈一開始是不被看好的表演,被笑:『沒有男生在玩呼拉圈啦』、『這玩不出什麼名堂』,但這後來變成我表演的壓軸。」

大二正式拿到街頭藝人執照,平常日進修表演課,假日南征北討演出,過年連假更不能放過,從除夕到開工日工作滿檔,他這麼拚命,是為了能穩定拿生活費回家,「有時候那筆錢拿出去,接下來的日子會很拮据,我還是會跟爸媽說:『矮唷,我還很多,花不完啦。』不想讓他們擔心。」

他在街頭表演,還是會有人跟他說:「做這個遲早餓死,早點換個正當工作吧!」周子益覺得,能餵得飽自己、能撐得起家裡,「這就是一份工作,哪裡不正當?」

「別人看我,或許覺得我現在有很多觀眾啊、哇我好成功,但我對成功的定義是──太好了!每個月都可以拿錢回家,照顧爸媽。」

(撰文:郭逸君)

更多壹週刊新聞

●〈街頭小太陽2〉被劈腿卻狂笑 唯一觀眾決定不死了【壹特報】

為了撐起家計,周子益的工作行程幾乎排滿滿。 攝影:楊弘熙
為了撐起家計,周子益的工作行程幾乎排滿滿。 攝影:楊弘熙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