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香港散步逛什麼?九龍清真寺沉澱心靈【旅行幹什麼】

在尖沙咀人山人海的名店街旁,九龍清真寺的靜謐聖潔可洗滌靈魂的疲憊。
在尖沙咀人山人海的名店街旁,九龍清真寺的靜謐聖潔可洗滌靈魂的疲憊。

生活在尖沙咀一帶,最難受的體驗莫過於行經廣東道。搶購精品名牌的觀光客將這一帶擠成沙丁魚罐頭,平日已很擁擠,每到週末更是寸步難行,再好的修養在磨肩接踵的人龍中都會被消磨殆盡。

如此擁擠嘈雜、物欲橫流的區域,卻矗立著一座美麗典雅的白色建築--九龍清真寺。彷若苦海中一盞明燈,護佑徬徨焦躁的人們,在此覓得一個清淨的角落。

在九龍清真寺周邊,聚集了許多外來族裔。這一帶在英國殖民時期原是英軍的軍營,殖民政府自南亞徵集軍警,移至香港擔任護衛與監督的工作。這些南亞裔人士中有許多穆斯林,便於軍營旁設立九龍清真寺。而今軍營改為九龍公園,九龍清真寺也成為香港規模最大的伊斯蘭信仰中心。每到假日,九龍公園與清真寺周邊都會聚集許多穆斯林團體,在此聚會、讀經、交誼。

在九龍公園內讀經的穆斯林婦女。
在九龍公園內讀經的穆斯林婦女。

除了英國殖民時期移入的南亞裔人士,來自中亞、中國、阿拉伯世界、東南亞等地區的穆斯林,在歷史的浪潮中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移居香港,而今在香港的穆斯林人數已有30萬人,其中以印尼佔比最高,有15萬人;華裔則有5萬人左右,比南亞裔的3萬人還多。在九龍清真寺的伊斯蘭日這天,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教派的穆斯林在此聚會,他們穿著各自的傳統禮拜服裝,彷彿一場全球伊斯蘭世界的博覽會。

訪問香港伊斯蘭聯會時,楊興本教長表示:「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各教派的穆斯林爭端不斷。但香港是很特別的,這裡的穆斯林無論是哪個教派,在這裡都是兄弟姐妹,和睦相處。」

這一點與香港特殊的歷史成因密切相關。每個外來移民來到這個東方明珠,要生存下來都不容易。在異鄉生存,必須依賴強大的人情網絡,互相扶持。在這個「同患難」的前提下,信仰的依歸、相近的文化認同與互助,就顯得極為重要。以清真寺為中心,開展的不只是宗教,更是一處心靈的淨土。

九龍清真寺內保存的建造落成碑,敘明1896年始建、1902年重建的過往。
九龍清真寺內保存的建造落成碑,敘明1896年始建、1902年重建的過往。

九龍清真寺幾經改建,在1970年代末因為興建地下鐵,遷至現址重建。現在的清真寺在印度裔建築師林嘉廉(I.A. Curreem)的主持下,以白色大理石打造出這座精緻神聖的殿堂。

進入清真寺需脫鞋,將自身潔淨後才能走進聖殿。細膩的白色雕花窗將陽光篩得溫煦柔和,柔軟厚實的地毯釋放雙足在工作日累積的壓力。這裡不許高聲說話,每個人都必須安靜下來,面對自我,景仰真主。

我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對萬物眾神都是敬而崇之。旅行時卻獨鍾寺廟,對我而言,寺廟中存在著絕對的、精神性的美,行走其間,就像是在與整個宇宙對話。在九龍清真寺,我最喜歡待在雕花窗前,伊斯蘭世界特有的花草紋飾,將原本沉重的石材、鑄鐵,轉化成輕盈剔透的絕美造景。行走其間的每一步,都是靈魂的洗禮。

九龍清真寺的樓梯設計,利用雕鏤的白色大理石與鑄鐵花欄杆,打造出移步易景的神聖空間。
九龍清真寺的樓梯設計,利用雕鏤的白色大理石與鑄鐵花欄杆,打造出移步易景的神聖空間。

作者簡介:
張蘊之
信風書院主持人/資深旅行作者/資深編輯/資深文化藝術講師/資深孤狼/資深斜槓。近年來背包有點背不動,考慮買個行李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