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企鵝家族3〉照顧病妻31年被控家暴 他求睡警局一晚【壹點就報】

林秀成的妻子病逝已8、9年,但他說起照顧太太的31年過往,仍像昨天才發生的事。

「我太太不能接受自己罹患小腦萎縮症,初期都告訴別人自己只是膝蓋不好,但人家介紹靈丹妙藥,她就買,甚至曾偷藏好幾布袋的藥草、中西藥在床底下。」他一直被蒙在鼓裡,直到有年孩子過年幫忙打掃,才知太太花幾百萬元買了各式各樣的藥。他問太太,「花這麼多錢,你真的敢吃嗎?」太太很生氣,「她說,難道她不能買個希望嗎?」

有段時間,聽說有位中醫師很神,他每星期帶太太去看診,「每星期光是藥費就要6千多元,我只能拚命工作賺錢。」他開了間洗衣店,僱員工洗燙,再去承攬修公用電話的工程。「我白天開車四處去修電話,晚上再挨家挨戶去收衣服,回到家不能睡覺,還要燙摺衣服。」

然而最難挨的,是妻子心病反覆發作。「我為了賺醫藥費和生計,必須做二份工作,但她總是疑神疑鬼,認為我有外遇。」一度,太太病情嚴重到必須住進精神科病房,「醫生告訴我,她是因沒安全感才生病,你得陪她一起住院,就這樣,我一個大男人跟著住進女子精神病房33天。」

林秀成照顧妻子長達31年,二個孩子也罹患同樣疾病,所以他每次拜拜都是在祈求能夠趕快有新藥可以治療小腦萎縮症。
林秀成照顧妻子長達31年,二個孩子也罹患同樣疾病,所以他每次拜拜都是在祈求能夠趕快有新藥可以治療小腦萎縮症。

但妻子心病越來越嚴重。有天晚上,妻子咬定他和外傭有染,用盡全力抓他、撕破他身上的衣服,他情急失控打了她二巴掌,不料妻子哭著打電話報警,「警察來了,問我有沒有打她,我說有,但也拿出她的精神科就診證明。」

警察對他說:「老兄你可以不要打她嗎?」他一時情緒上來:「我現在只想睡一覺,你們就直接把我抓回派出所吧!」警察聽出他的心酸,反而安慰他,「老兄,你以後若真心情不好,就走路到派出所來,我們那兒要酒有酒,要茶有茶。」

儘管如此,太太生前,林秀成總是隨時把她帶在身旁。「遇到這種病,大約有3成病友的另一半跑掉或要求離婚,但我只要想到太太為了我生了二個聰明的兒子,就覺得怎麼可以離開她;後來二個兒子婚後也發病,我更慶幸自己照顧妻子到最後,否則媳婦也吵著離婚怎麼辦?」

後來妻子走了,他又擔心起兒子。「兒子高中、大學時,我就帶他們去檢驗,結果他們都被遺傳了。」5、6年前,擔任律師的大兒子和在上市公司大陸廠擔任廠長的小兒子陸續發病,儘管辛辛苦苦賺的二棟房子都花在太太的疾病上,但一聽說紅外線照射機可以延緩病情,他還是省吃儉用,省下老人年金買了二台各4萬多元的照射機,寄去給二個兒子。

沒辦法,他老了,無法像過去照顧妻子那般照顧兒子,只能寄望媳婦幫忙照顧。但他很難不記掛,除了幫忙買復健機器,還總帶著自己菜園裡生產的青菜去探望兒孫。

半生都在照顧妻子,現在林秀成又成了獨居老者。「我睡覺都不鎖門的,因為我會怕,有次我一個人在家,突然胃出血,還好來得及叫救護車才暈過去。」後來鄰居只要幾天沒見到他,就會打電話給他的兒子,問問他們「怎麼都沒看到你爸」。(撰文:謝祝芬 攝影:許鴻財、吳致碩、蔣煥民)

閱讀完整【我的家人是搖擺企鵝】專題

更多壹週刊新聞

●〈企鵝家族1〉與罕病奮戰 不敢傳宗接代的一群人

●〈企鵝家族2〉明知丈夫罹病仍婚 公公要她再去嫁

●〈企鵝家族4〉兄弟都罹病 扛家計的她也想披婚紗

●〈企鵝家族5〉他不怕忌諱 大雨中為妻主持告別式

 

林秀成的妻子離開後,他全心投入擔任病友志工,經常協助接送病友前往復健或看診。
林秀成的妻子離開後,他全心投入擔任病友志工,經常協助接送病友前往復健或看診。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