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企鵝家族2〉明知丈夫罹病仍婚 公公要她再去嫁【壹點就報】

陪阿娟和名岳這對小夫妻搭火車,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們的甜蜜閃到眼睛。

雖然阿娟年過30歲,但俐落短髮讓她看起來仍像個大學生。她「爆料」丈夫名岳才是「愛水貓」,「他為了今天要來彰化看診,昨天還特地去西抖(台語,整理頭髮)。」她翻翻白眼,一臉受不了,卻轉身用手搓玩起名岳頭髮兩鬢的閃電圖案。站在笑鬧的二人身旁,可以感受到:若不是因為疾病,二人絕對是一對活潑熱情的年輕夫妻。

阿娟陪同名岳前往看診,連醫生都讚她是「難得一見的好牽手」。
阿娟陪同名岳前往看診,連醫生都讚她是「難得一見的好牽手」。

到彰化看完診、領完藥,阿娟開始靠導航找旅館。「名岳的體力越來越不好,以前還可當天往返高雄,現在一定要就近找飯店讓他休息一晚,隔天再回去。」找路過程,她不自覺喃喃自語,「怎麼辦,我是路痴」;名岳則數度靠牆或扶固定物休息,等待阿娟找到方向,再回頭來攙扶他前進。

她有心理準備,之後名岳將無法搭乘大眾運輸,得由她開車從高雄載來看診。

阿娟有嚴重的開車恐懼症,但為了預備那天的到來,只能硬著頭皮學會開車,她加強語氣說道:「我曾誓死這輩子只讓人載,因為我真的真的真的…超怕車子的壓迫感,剛開始上路手一直冒汗,但沒辦法,先生需要我載,我一定得開。」

夫妻倆在高雄的家裡,除了名岳的藥,還放了不少跌打損傷膏藥。因為長期攙扶,支撐名岳身體的重量,7年級的阿娟已有嚴重的肩頸疼痛,又因名岳的吞嚥能力逐漸退化,半夜經常嗆到,她晚上總要起身好幾次幫他拍痰,很難一覺睡到天亮。

不累嗎?她承認,說不辛苦是騙人的,「但我既然已選擇,就不會後悔。」

阿娟婚前就知丈夫被遺傳小腦萎縮症,但為了愛仍嫁並決定陪他走完人生路。
阿娟婚前就知丈夫被遺傳小腦萎縮症,但為了愛仍嫁並決定陪他走完人生路。

阿娟與名岳是在工作場合認識,「他沒有騙我,一交往,他就告訴我他有小腦萎縮症,他說如果我不知道那是甚麼病,可以去看日劇《一公升的眼淚》。」一看,她嚇到了,也哭慘了,「有段時間我很害怕自己沒有能力去照顧另一個人,我媽媽也擔心我負擔不了而反對。」因心中有掙扎,所以二人在交往6年後才結婚,最後也獲得娘家媽媽的祝福。

她的決定讓名岳家人感動不已,名岳的父親高博湧連在兒子面前都不諱言:「我很早就告訴阿娟,若我的兒子不在了,我希望她再去找一個愛她的人,因為她已經愛過名岳了,希望她能找一個愛她的人,那個人就是我的女婿。」

阿娟也知名岳的病況不可逆,但她不願外人只看到她的辛苦,而忽略另一半才是受病痛折磨的那個。她說:「我有我的苦,名岳有名岳的難,他其實還有很多夢想。」

旁人說她是愛到卡慘死,她卻這樣看待,「就算我選擇一個健康的男生,有天也會遇到要照顧他的階段,任何人都會生老病死,至少我現在是30幾歲,還有體力可以照顧人,如果我是6、70歲,他生病了,我可能只能把他丟給看護吧。」

因為愛,所以無悔,9年來,阿娟始終不願掉入負面泥沼中,只希望好好陪伴名岳過完此生。她吐吐舌頭,「想太多會變得很憂鬱,所以我不想想太多。」她轉頭問名岳:「我們約定好要讓你『一路玩到掛』,對不對?」發音已經有點含糊的名岳用了半分鐘,終於說完一句:「阿娟辛苦了」,她大笑,又像對待哥兒們般捶了丈夫一下,大笑:「耶!不錯喔!」(撰文:謝祝芬 攝影:許鴻財、吳致碩、蔣煥民)

閱讀完整【我的家人是搖擺企鵝】專題

更多壹週刊新聞

●〈企鵝家族1〉與罕病奮戰 不敢傳宗接代的一群人

●〈企鵝家族3〉照顧病妻31年被控家暴 他求睡警局一晚

●〈企鵝家族4〉兄弟都罹病 扛家計的她也想披婚紗

●〈企鵝家族5〉他不怕忌諱 大雨中為妻主持告別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