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瞄到牌咖女友裸睡 他不打麻將卻上床詐胡

台北1名年輕的女子在租屋處裸睡,男友則找黃姓牌友來打牌,事後女子指控黃男趁著男友去接其他牌友時,從門縫見到她全裸躺在床上睡覺,竟然偷偷摸上床和她親熱,原本她以為是男友興緻來想要相好,直到對方說了一句「舒服一下」才驚覺大事不妙,最後在對方拿著小美工刀脅迫下遭到性侵,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全案僅有女子單一指訴,並沒有其他事證可以證明,最後將黃男處分不起訴。

據了解,女子的周姓男友與黃男都喜歡打麻將,2人在麻將協會認識後成為牌友,時常相約邀集同好摸八圈,而打牌的地點常選在周男的租屋處。周男有個同居女友,不喜歡打麻將,每當男友邀牌友到租屋處打牌,她就會在臥房內待著做自己的事情,若是睡覺,她則習慣裸睡。

女子指控,去年7月間,男友邀黃男到租屋處打牌,黃男抵達後,男友又外出接其他牌友,當天她因為身體不舒服,就在臥房裡裸睡,可能門沒有關好,黃男趁著男友不在家的空檔,從門縫見到她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就偷偷摸上來與她燕好。

她說,她沒有穿衣服睡覺的習慣,又側身睡覺,當身旁躺著一個人時,她原本以為是男友爬上床,她被逗弄後突然聽到對方說了「舒服一下」,才驚覺不是男友,是他的黃姓牌友,她想反抗但對方手中拿著美工刀,還要她不要嚷嚷,她怕受傷所以不敢反抗,最後就遭到性侵。

女子說,事後男友得知這件事情,氣得找黃男理論還打了對方,沒想到被對方提出傷害告訴,她認為哪個男人知道自己的女友被欺侮可以忍受,男友幫她出氣卻挨告,不公平,因此提出強制性交告訴。

不過黃男到案全盤否認,甚至連指控他性侵的女子是誰,他也說不認識。他說,每次去黃男家都是去打牌,絕沒有做出女子所指控的事。

檢察官調查發現,全案僅有女子單一指訴,沒有任何事證可以證明,另外女子也說過,事發時她曾撿起混合2人體液的衛生紙、及沾滿體液的床單,但是卻沒在第一時間報案,將這些重要物證提供給檢警查辦,反而事隔多時,當其周姓男友被控傷害時,才到庭證述性侵的情節,而相關事證又推說都不在了,最後認為事證不足,將黃男處分不起訴。(呂志明/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女子側躺睡覺,沒發現闖進來的人心懷不軌。示意圖
女子側躺睡覺,沒發現闖進來的人心懷不軌。示意圖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