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誤解?諒解?偶像戀愛常敗在「看起來是這樣」【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Hush是我覺得眾多感情觀裡,最讓我頭疼的。

這個意思是說,我其實從來沒想過要像他那麼有態度地談戀愛。有些人辛苦,是因為戀愛的「對象」,到後期變成了「對手」。但他卻是想直接找到一個「對手」。

我本來聽到的時候,覺得這件事有點倔強,可是,是不是,這樣的人,才會願意真正地「照顧」到你呢?

 

至今,我對戀愛仍舊充滿疑問,或是對自己的自信一天一天減低,可是我看起來不像,你知道這個看起來,對每個人來說,是一件多難解釋的事情。

某星座看起來很花心,某個血型的人大而化之,常去某個地方的人生活一定不單純,而真正的自己其實脆弱得很,願意聽對方解釋的,少之又少。

不得不錯過,太令人心酸了。

所以,以當下的我,如果有人說:「原來你真的不是我看起來那樣的個性耶。」或許暫且是我目前為止,最值得驕傲的「稱讚」。

HUSH(右起)接受左光平訪問,自我剖析感情觀。
HUSH(右起)接受左光平訪問,自我剖析感情觀。

我試著把這個觀念盡量套用在我要訪問的對象身上,也就是說,即使他們是我的朋友,我都盡量不帶預設立場地問問題。有些或許偏向聳動,但其實非我本意,相對地,容易得到一些驚喜的答案,然後我忠實地記錄下來,有些甚至內化過。

印象最深刻的不謀而合,應該是柯家洋的「戀愛二手說」,他的意思是,戀愛這件事就像在逛古著店,只要不是初戀,其實你的對象也或多或少有過戀愛經驗,但那又何妨,說出來殘酷,可是其實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

我幾年前寫了一個歌詞給李代沫,歌名叫做〈戀愛不客氣〉。

「誰說我們懂愛情,愛得心又高又低。以為美到像是沒曾經,也只是他的前任而已。」

我最初想寫一個有點妒忌,有點戲弄的口吻,後來自己讀著,竟然也變得有點自嘲,不過幸好還能苦笑,挺好的。

柯家洋。
柯家洋。

常常在訪談裡,跟每個人提到婚姻大事,感覺上大家都是準備好要回答這類問題,每次當我提起,或許積極或許消極,都很快地有了回應。 但是我個人其實根本不嚮往婚姻,倒不是沒信心,而是那個門檻跟戀愛其實是兩回事。

有生活上的落差,有工作上的時間協調,有兩個人習慣的方式,就連應該放鬆的旅行都可能變成彼此的難題。可能因為對談的都是藝人居多,相對低調一些,但是那樣小小空間裡兩人建立的形狀,其實也未必一碰就破,有時候還比一般來說更堅不可摧。

我想起林夕寫給陳奕迅的歌詞,「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我不遺憾,甚至想從更多人的戀愛裡,尋找足跡。

對了,還有好多人,連為了爭取婚姻合法,都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他們,一點都不畏懼地,用愛,去愛。

當下我才意會,其實時間只是走遠了而已,不急。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更多壹週刊新聞
 

 

柯家洋一點都不介意表弟的存在。
柯家洋一點都不介意表弟的存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