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沒對象?偶像戀愛只有「比較級」【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這個專欄開始的時候,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做這件事,因為我看似冷靜,但是我其實很容易走心。我怕問得少,沒有達到專訪的可能要求;怕問得多,會太流於八卦,這件事其實可以沒有平衡點,但是我想要有平衡點。

持續幾個月到現在,這些來聊感情的對象,他們都是藝人或名人,以表演作為主要的工作,我其實受到蠻多話的感動,但是我常常是回家,甚至寫完稿子之後,反芻了又更感動,我想那可能叫做「心聲」。

訪問江美琪的時候,我其實很怕她哭,我知道她非常易感,所以盡量在親情上避免一些太鑽鑿的問題,沒想到老公的話題,讓她潸然淚下,我當下一點都不驚喜, 因為我其實並不擅長處理這種不確定是悲傷或感動的情緒,更沒有見獵心喜的感覺,直到她說出感謝,我才覺得我好像做了一件還算正確的事情。

應該吧,至少江美琪說了,「我只想感謝他,為了成就我,放棄了他自己可能更好的選擇,當一個幫助自己完成所有事情的人。」,我在想,有哪個想談戀愛的人,不想碰到這樣的對象呢?
 
被照顧,被支持,被貼心感動。

江美琪。
江美琪。

我記得有一次訪問時尚部落客-郡俏哲理, 聊到憂鬱本身,我後來跳過了,選擇不特別著墨,我好佩服他淡定地說出自己與憂鬱共處的狀態。

坦白說,因為這個專欄,開始有比較多人會私訊我一些小困擾,尤其是感情裡的,但是,即使我真的這麼理性,我又能真的給出別人什麼樣的標準答案呢?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所以我選擇慢,我盡量不在訪問完的當天寫稿。你知道,當自己寬容地面對嚴肅的事情,那些助力才有容身之處。

迷信、喜歡、迷人和愛,對我而言,是沒有絕對值的,你喜歡一個人,可能可以比較喜歡,但那是跟別人比起來,所以做了選擇。但是即使你會碰到一個條件幾乎百分之百符合你要求的人,常常是被那微不足道的小缺點壓垮。

郡俏哲理。
郡俏哲理。

於是我學著不害怕等,但是等待的空間,應該是我所有的觀察裡,在戀愛最難度過的部分。

你會覺得,每首有點悲傷的情歌,都像是你的寫照,張惠妹和梁靜茹簡直是你的戀愛軍師,不羈一些的,狂聽孫燕姿,覺得算了,不想要了。 起床,訊息一來,又像沒事一樣,腦內劇情精彩得很。

我想到潘裕文說,「一交往要立刻放閃!」,我以前也會,恨不得全世界知道我的幸福,但現在我卻覺得,能這樣的人,好有自信喔!有點羨慕,卻又回頭想,那個我呢?

那個,不顧一切的我呢?

可是如果我還是那時的我,或許這個專欄就會有點腥風血雨了。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更多壹週刊新聞

 

潘裕文。
潘裕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