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送行者影帝2〉8歲就當送行者 藍葦華清過屍水縫補死者五官【壹特報】

去年拿到金鐘獎迷你劇集影帝的藍葦華,演過數次黑道,這次在民視新戲《鏡子森林》裡的角色是香港黑道大哥,一口廣東腔國語是跟劉德華學的。 

不少人以為他有黑道背景,他撇頭說:「我很俗辣好嗎!別人一兇我就惦惦;再想當黑道會被警察抓,我就不敢。」他能掌握黑道「饋口」(閩南語氣質味道)的原因是他小時家開葬儀社,從小看遍黑白兩道。

藍葦華小時家開葬儀社,小小年紀見過各色人百態。
藍葦華小時家開葬儀社,小小年紀見過各色人百態。

藍葦華在民視《鏡子森林》演香港黑道,他特別模仿劉德華的廣東腔。
藍葦華在民視《鏡子森林》演香港黑道,他特別模仿劉德華的廣東腔。

宜蘭小孩藍葦華在父親輩兄弟分家前,家裡開的傳統葬儀社,「從訂購棺材木料、製作棺材、收屍、清理、化妝、送葬,一條龍服務。」身為「送行者」第三代,他從小就是阿嬤的小助手,「看過很多(屍體)」。                  

八歲時,曾半夜有人敲門,很用力敲鐵捲門那種驚心動魄的敲門聲,嚇得全家從床上驚醒。門外的人喊「阿婆、阿婆,不好了,快來我家!」阿婆按照夏天溫度推算,肯定是這件事:防腐劑破功了。趕緊起身傳好工具,要小華仔拿著,隨她去喪家。 

才到喪家門外就聞到一股味道,原來是小斂的屍體來不及大殮就流出屍水,小華仔好害怕,但作為小助理,只能跟在阿婆身邊,他一瞄,「衣服上已經濕掉了,鼻子流出像膿一樣的東西,屍水味道很大,我都快嚇死了。」他發抖看阿嬤淡定拿布吸屍水,他一遍又一遍把工具往前遞,「自己都不曉得怎麼還站得穩。」

藍葦華的童年一邊迷劉德華,一邊幫忙阿嬤的葬儀社家業。
藍葦華的童年一邊迷劉德華,一邊幫忙阿嬤的葬儀社家業。

可憐的小華仔經過這次驚嚇,依舊是阿嬤「小送行者」不二人選,有次他跟著師傅清洗屍體,師傅先是抬起死著的手腳清理,洗著搓著,小華仔低頭一看,地上怎有一個塑膠手套。 

他跟師傅示意,老師傅也很淡定,撿起手套,沒法「戴回去」,就放進棺材裡,「師傅說,那屍體皮膚已經跟肌肉分離,洗得太用力,才不小心把整隻手的皮膚像手套一樣脫下來。」 

最難忘也最難過的一次是堂哥出車禍,腦部重創,腦漿都流光了,抬回家都認不出是他,「那時的葬儀社很傳統,沒有現在這些器材設備,師傅們想出用報紙塞滿堂哥壓扁的腦袋,把破碎的五官撿一撿,調整一下,再縫補起來,不然不能看。」

藍葦華回憶童年的送行者經歷,感觸很多。
藍葦華回憶童年的送行者經歷,感觸很多。

後來父親跟叔伯分家,他家分到果園,這才終止小華仔的「送行者生涯」,這段難忘,也少有人有的經歷建立了他當演員的資料庫。 

「可以說,人不分有錢沒錢,好人壞人,一生是在葬儀社的這一端正式告終,那段時間我看過人間百態,各種行業的人,後來演戲只要回想以前的經歷,閃過那畫面,能幫我的角色模擬出最適合的演法。」(撰文:李筱雯  攝影:李政龍、王聰賢  圖片: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站)

更多壹週刊新聞

●〈送行者影帝1〉姊義助藍葦華百萬 「過繼小孩回報她」

●〈送行者影帝3〉繼父之道唯愛不破 他當現成老爸最愛抱繼女撒嬌

 

藍葦華提起小時候當送行者的往事,成為他後來的演出資料庫。
藍葦華提起小時候當送行者的往事,成為他後來的演出資料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