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流浪狗奇蹟1〉家散人離只剩狗陪 他跟菩薩還願救浪犬【壹點就報】

能持續作動物救援的人,通常是非常強悍、同時又非常纖細的,徐文良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

他的粉絲頁「徐文良(徐園長護生園)」有將近五十萬粉絲,總屏氣凝神地看他直播救援浪犬的過程:

被毆打的、被從高樓丟下的、被車撞癱的、遇到捕獸鋏或山豬吊四肢折斷的、被潑灑瀝青成為石塊的、病重受傷仍被不斷驅趕的

上山下海到現場埋伏等個三天三夜,都比不上直視人類的殘酷惡意來得困難。

曾經有一段家庭離散、覺得自己徹底失敗的低潮歲月的徐文良,當時只有浪犬相伴,也因此跟菩薩還願:「以後要是真的有能力,換我報答牠們。」請見影片採訪。(攝影:陳希倫)
曾經有一段家庭離散、覺得自己徹底失敗的低潮歲月的徐文良,當時只有浪犬相伴,也因此跟菩薩還願:「以後要是真的有能力,換我報答牠們。」請見影片採訪。(攝影:陳希倫)

「坐在電腦前按讚很簡單,」手上滿佈刺青、嘴裡嚼著檳榔的徐文良在救援現場比誰都勇猛,然而聊起浪犬處境,他聲音輕柔、眼框泛紅:「但痛的不是你,你無法去了解那種痛苦哩甘災!」

徐文良說,浪犬讓他學會了什麼叫做無條件的付出。(攝影:陳希倫)
徐文良說,浪犬讓他學會了什麼叫做無條件的付出。(攝影:陳希倫)

他了解那種痛苦,是因為多年前他曾有段家庭離散、覺得自己徹底失敗的低潮歲月。

當時他每天隻身到海邊聽海浪聲、只有浪犬為伴,一天一天、一個月兩個月地活了下來。

「我最壞的時候是狗狗陪我,所以我跟菩薩還願,以後要是真的有能力,換我報答牠們。」

只要多一點堅持,需要救援的動物就多一個機會,多一點希望。(攝影:陳希倫)
只要多一點堅持,需要救援的動物就多一個機會,多一點希望。(攝影:陳希倫)

救援至今六年了,徐文良說,還是有無力的時刻。

「像車禍犬,整條路都在說拜託耶,你撐一下,還是等不及,或是救回來在車上死掉,這是最痛苦的時候。」

「半夜我都等到兩三點,桃園的我也去,因為半夜大家都睡了,但那是流浪狗出來覓食的時候,人受傷有救護車有急診室,但狗狗受傷怎麼辦?」

從苗栗收容所救出的八爺是徐文良的好夥伴。(攝影:陳希倫)
從苗栗收容所救出的八爺是徐文良的好夥伴。(攝影:陳希倫)

「只要有去,就多一個希望。」住在台南的徐文良,曾開十幾個小時車去合歡山救受傷浪犬,全國各地行程更是不曾間斷。

他說救援不分日夜、太磨損體力,身體已經差很多了,但行動力和熱情絲毫未減。

「不會累,我只怕救不到,」他笑得有點靦腆。我們陪他走向成群狗狗,那些都是他救回來的浪犬。

他摸摸那些可愛的、毛茸茸的笑臉,彼此臉上的表情說明了一切。(撰文:名人時尚組/陳凱特 攝影:陳希倫 剪輯:曾貴停)

花蓮豐濱攔車的小花超愛撒嬌,等待認養中喔。(攝影:陳希倫)
花蓮豐濱攔車的小花超愛撒嬌,等待認養中喔。(攝影:陳希倫)

更多壹週刊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