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陳建寧第一份音樂工作 是老媽偷付對方薪水換來的

陳建寧公開自己學習音樂的過程。
陳建寧公開自己學習音樂的過程。

文化部近年於國內流行音樂的教育及推廣方面不遺餘力,除了編輯《認識流行音樂輔助教材》以供全國國小、國中、高中老師們作為流行音樂教學參考外,每年也積極舉辦「流行音樂教師培訓營」活動,邀集產學界甚具經驗與專業知識的講師,深入淺出的授予教育第一線的老師們豐富而實用的教學內容,得到廣大迴響。

繼去年11月初落幕的第一場「流行音樂種子教師培訓活動」,今年 1 月展開的第二場次「為我們的歌曲上妝──製作編曲工作坊」,創作並捧紅多首膾炙人口的好歌、曾任華納和SONY唱片的音樂總監陳建寧老師,也以一貫的墨鏡造型現身致理科技大學。

入行至今,合作過的歌手超過 300 多位,其中包括不少殿堂級的藝人,例如香港已故天后梅艷芳、歌神張學友、劉德華等,被問到「最想合作但一直沒有機會的歌手是誰」時,陳建寧答「王菲,王菲是我一直很想合作的天后,不論是寫歌還是製作,都有非常大的意願。」

回溯入行經過,當時正準備退伍的陳建寧,想要找製作相關的工作,但剪了一個月的報紙,都沒看到缺額。

「後來有一天,媽媽回家時跟我說她朋友在缺製作助理,退伍後就可直接上班。8/20 我退伍當天就直接上工,薪水一萬八,拿到第一份薪水的時候非常開心的請家人吃飯。」「之後才發現,原來人家根本不缺製作助理,是媽媽拜託朋友雇用自己,薪水全由媽媽支付。」笑稱自己當時根本是「拿媽媽的錢來請客」。

陳建寧也感性地補充「我媽是小學的音樂老師,是鋼琴家也是聲樂家,所以我從小耳濡目染,鋼琴的聲音就像是我的鬧鐘一樣,聽到鋼琴聲就是我一天的開始,大概 3、4 歲開始就摸著鋼琴,家裡也給我很多學習的環境和自由。由此可見,家人的支持真的很重要!」

除了媽媽,陳建寧也非常感激那時候的老師,「很感謝老師願意讓媽媽這樣做,不藏私地把很多東西傳授給原本什麼都不會的我。」

面對老師提到「很多像是熱音社、吉他社的同學對組團演出都非常有興趣,想請問老師有沒有相關的經驗可以分享?」陳建寧則分享他學生時代的組團故事。

高中加入了學校的吉他社,大學則到處組團、報名,當時曾在家裡的頂樓加蓋組了「小閣樓樂團」,團員約有6、7 位,每一位都會唱,因此沒有固定的主唱。擔任鍵盤手兼團長的陳建寧,角色十分吃重,不僅要寫歌、編曲、唱 Demo、發想演出型態,也要想辦法籌錢讓樂團繼續走下去,有任何演出的機會都不放過,各種婚喪喜慶的場合都不缺席。

「那時候還是學生嘛,很年輕,選歌也沒想那麼多,有一次人家在結婚,我們卻選唱陳淑樺的〈夢醒時分〉,現在想起來還是好尷尬,難怪當時台下觀眾的表情有點奇怪……」。

而最近剛發片的女神陳綺貞也是陳建寧大學時代的音樂友人,「大學很常跟陳綺貞一起玩音樂,那時候就覺得她唱民謠的歌很好聽,想不到那時戴著牙套唱〈九份的咖啡店〉的小女生,現在已經成為歌壇的仙女、女神了!」

除了樂界公認的女神陳綺貞,他也提到自己在流行音樂上的偶像──林強,認為林強的音樂搖滾文字不但直接有力、還非常具有深度。「如果說70年代的音樂教父是羅大佑的話,那80年代的人選絕對要算林強一份。」

而聊到自己製作的第一張專輯──許茹芸的《鋼琴記事簿》,陳建寧表示「錄製專輯時常常搞到三更半夜、然後才開車送歌手回家,後來,這張以鋼琴、詩的對話配上『芸式唱腔』 的專輯叫好又叫座,就覺得,啊,一切都值得了!」

陳建寧於唱片公司擔任製作相關職務時,正好碰上台灣唱片的全盛時期,一年有上千張唱片出版,而且當時製作的過程十分嚴厲,對新人的要求更高,所以一首歌磨一個月是常有的事。

因為早期沒有電腦可以修音,歌手的唱功都是製作人在錄音室一點一滴磨出來的,也訓練出歌手對一首歌的熟悉度,駕馭起來更純熟。但也因此,製作人一天往往只有3小時的睡眠時間。「雖然很累、很苦,但也認識了很多貴人,像是小胖袁惟仁老師等,現在非常懷念這樣的時光。」

也因為一路上受到很多貴人相助,陳建寧感念「作音樂真的是需要很多人的幫忙,飲水思源,雖然現在台灣的音樂處境比較艱難,但仍然期待能盡其所能地把業界的資源提供給教育界,從教育出發再培育流行音樂的種子,讓台灣重回華語音樂龍頭的地位。」

對於這一批有志朝「音樂製作」成長的種子,陳建寧也慷慨分享小秘訣「首先要先了解自己、找到自己的定位,流行音樂產業的範圍很廣,『音樂製作』 是一條路,『企宣行銷』 也是其中的一環。」 (撰文:宋志民 圖片:詠聯文創)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