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裕隆集團嚴凱泰今下葬金寶山 長伴母親身側

裕隆集團已故董事長嚴凱泰今天下葬,生性低調的嚴家人,選在嚴凱泰紀念音樂會前2周,悄悄下葬,就是希望能安靜、低調完成身後事,令人感動的是,嚴凱泰生前與母親感情深厚,過世後就葬在金寶山的家族墓園,長眠父嚴慶齡、母親吳舜文身側。

《蘋果》記者今天凌晨守候在嚴凱泰陽明山自宅,約莫9時30分許,嚴家大門終於打開,先有兩台Infiniti轎車往山上開去,再十分鐘後,跟在同樣是Infiniti的前導車後,靈車終於緩緩駛出,之後兩台Luxgen休旅車跟隨在後,遺孀嚴陳莉蓮與一雙兒女應在車上,準備送丈夫(父親)最後一程。

嚴凱泰位於陽明山住家一早天未亮即燈火通明,並有少數私家車抵達進出,研判應該是禮儀公司工作人員以及集團少數高階主管,為移靈作準備工作。

載著嚴凱泰大體的靈車駛出嚴家大門,加計先出發的攝影工作車,共計8台車,前往金寶山。其中先行出發的2台為Infiniti高級轎車及1台錄影車,隨後由1台Infiniti轎車前導,萬安生命的靈車駛離嚴宅,後面跟著2台Luxgen休旅車及1台三菱休旅車。

今天為農曆臘月初六,宜破土、安葬、入斂,上午裕隆集團已在陽明山嚴家自宅及金寶山協助,今日下葬儀式也並未公開,僅至親、決策小組及一級主管到金寶山送他最後一程。

不過因金山的山區天候不佳,上午不但起霧,還下起大雨。但員工仍冒雨出席,上午多台轎車已先抵達,甚至搭乘大型遊覽車抵達現場,就是要送老闆最後一程,據了解,集團旗下各公司出席以一級主管為主,約30餘人。

金寶山的嚴家墓園,早在2天前,已經開始動工,不過由於近期天候不佳,加上嚴家人低調,已在墓園外,搭設大大的蒙古包,希望能給家人一些隱私。金寶山對於外界詢問,更是三緘其口,絲毫不透露一點風聲。

《蘋果》記者在金寶山苦守3天,嚴家人為了做好天候不佳以及家屬隱私,早早就搭好長型蒙古包,白色帳蓬除了可以供人員及棺木通行,空間大到整台靈車都可以直接駛入。

有位民眾今天一大早也得知嚴凱泰出殯的訊息,特地一人默默開車來金寶山為嚴凱泰在車上誦經。金寶山員工也說,今天有貴客(指嚴凱泰),雖只從電視上認識他,但很喜歡他。

嚴凱泰是在去年12月3日因癌症復發,病逝台北榮總,享年54歲,回顧他的一生,曾因為年少接手裕隆集團,公司虧損連年,被外界稱為「敗家子」,但他自創品牌,讓裕隆起死回生,後來還有「少主中興」的美名。

嚴凱泰與母親吳舜文感情深厚,母親過世後,他經歷1年半漫長的癌症治療,後來一度好轉,他在接受電視台專訪時,曾說,如果要問在過程中最怕什麼,「我只能說幸虧我母親已經死了,我不需要在她面前說,『媽我檢查出……』、『媽我現在要去開刀』,我阿彌陀佛沒有這個事」。

嚴凱泰在2016年發現上呼吸道有腫瘤,入院開刀,2017年還現身尾牙,證明自己的健康沒有問題,但是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感嘆,「菩薩要你走,你也留不了。」

裕隆集團原本依嚴家人意願,希望遵照嚴凱泰生前遺願,不發訃文、不辦公祭、不設靈堂、懇辭花禮,不過因為各界關心的人實在太多,最後宣布在本月25日舉辦紀念音樂會,來追思嚴凱泰。

據員工表示,嚴凱泰生前每天第一份報紙就是先看《蘋果日報》,再看其它的專業報。他天生就有一顆特別慈善的心,若在報紙上看到需要幫助的人,馬上請集團同仁捐錢,尤其關注交通等事故意外,名導演齊柏林意外墜機身亡,嚴凱泰也默默捐贈500萬元。

除了請集團同仁協助資助弱勢,嚴凱泰私下也常常自己捐錢,如嚴默默資助抗SARS身亡的護士小孩念書,連公關也不知情。雖然對方有保險金等救助金,但嚴凱泰認為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拿到,希望盡快給家屬一筆緊急救難金。

嚴凱泰沒有一般富家子弟的架子,而是在真心關懷需要幫助的人,不是讓人覺得有錢就亂撒錢,比如下班回家在路上看到賣玉蘭花的花販,他也會一次全買回家。
 
雖然各媒體狗仔隊手中有不少大老闆的車號資料,但是身為車廠大老闆,嚴凱泰的車子太多,常換車開,連狗仔隊都記不住。不過嚴凱泰是真的愛車,年輕時喜歡超跑,中年後改為較喜歡英國奧斯丁、休旅車等。每次換新車嚴凱泰也不吝嗇與公司的其他同事分享,甚至直接把鑰匙給員工參觀新車內觀。

嚴凱泰的遺願是希望低調不要有公開儀式,但集團內部員工當周就自動發起紀念活動,播放嚴凱泰生前影片讓同仁緬懷,同事們寫下對老闆的感激與感念,讓懷念老闆的同仁有情緒的發洩出口,不過裕隆集團交代現場不能拍照。

當天公司現場播放歌曲「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望著嚴凱泰回憶影片與照片,許多與嚴凱泰共事過的同仁都忍不住鼻酸掉淚,在與共事的晚輩眼中,嚴凱泰是「至忠、至孝、至情 、至善」的大男孩。(財經中心/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看更多壹週刊】
生在豪門家 嚴凱泰求學時很寂寞 
嚴凱泰瘦身金句:連吃都不能控制,那你還能控制什麼? 
女將教訓少主譜戀曲 歷24年艱辛終得子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抵達嚴凱泰家族墓園。胡瑞麒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抵達嚴凱泰家族墓園。胡瑞麒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抵達嚴凱泰家族墓園。胡瑞麒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抵達嚴凱泰家族墓園。胡瑞麒攝

靈車駛入帳篷時大客車即開前阻擋拍攝。胡瑞麒攝
靈車駛入帳篷時大客車即開前阻擋拍攝。胡瑞麒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圍有人員巡邏。胡瑞麒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圍有人員巡邏。胡瑞麒攝

裕隆員工搭乘遊覽車前來弔唁。胡瑞麒攝
裕隆員工搭乘遊覽車前來弔唁。胡瑞麒攝

裕隆員工弔唁後離開。胡瑞麒攝
裕隆員工弔唁後離開。胡瑞麒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永受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永受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出嚴家大宅。方萬民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駛出嚴家大宅。方萬民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後,跟者LUXGEN休旅車。方萬民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後,跟者LUXGEN休旅車。方萬民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後,跟者LUXGEN休旅車。方萬民攝
萬安生命的凱迪拉克靈車後,跟者LUXGEN休旅車。方萬民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永受攝
嚴凱泰墓園搭上長長的蒙古包,希望保有隱私。周永受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