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搶救缺陷兒3〉台日醫師聯手 產前會診救心臟病兒【壹特報】

這是一場嚴肅的產前諮詢會議,懷著先天性心臟病寶寶的準媽媽,正在聽取醫師對未來孩子的治療計劃。這場重量級的討論會不在醫學中心而是台北一家婦產科診所,會議室被擠得滿滿的,至少有5位以上的小兒心臟科醫師參與討論,其中包括接手寶寶後續治療的台北馬偕兒童醫院心臟血管外科資深主治醫師張重義及小兒心臟科資深主治醫師陳銘仁。

而最特別的是,會議裡還有位遠從日本神奈川縣立兒童醫療中心來的小兒心臟科醫師川瀧元良,他從2014年就來台參與胎兒先天性心臟病的專家聯合會議,至今仍每3個月來台灣一次。

川瀧元良是胎兒超音波的專家多年來致力於教學,足跡不只在台北現蹤,中國大連、韓國、印尼,都可看見他千里迢迢赴該國進行胎兒醫學的教導,川瀧元良說,「我喜歡胎兒超音波,而且我也希望許多人可以藉由正確的胎兒超音波篩檢出先天性心臟病,這對家長來說是很大的幫忙。」

川瀧元良想要推動產前診斷不是沒有道理,他隨身帶他自己厚如教科書的著作,一翻開就可以清楚看出先天性心臟病,在加入產前診斷之後的變化,簡單的心臟疾病都有9以上的診斷率,即使困難的法洛氏症候群,產前診斷率也接近5成,這代表醫療團隊可以詳細規畫治療方式,新生兒在出生後就能獲得比較全面性的照顧。

把川瀧元良找來台灣的台兒診所創辦人張東曜,本身是一位婦產科醫師,也是高危險妊娠的次專科醫師,這1、20年只想做胎兒醫學,強調媽媽產檢、胎兒也要胎檢的概念;剛好川瀧元良也是這樣的認知,兩人就一拍即合。

張東曜說,「大約在2002、2003年,我就決定走胎兒結構檢查(胎檢,俗稱高層次超音波檢查),當時網際網路剛發達就上網亂亂找,發現日本神奈川有個小兒心臟科醫師每個月都在開研討論,當時赴日要簽證加上又沒有經費,想想就算了。」

但緣份就這麼奇妙,2013年他們在一場澳洲的國際超音波醫學會碰到面了,張東曜說,「川瀧在當時開了一場研討論,我就派兩名醫師去聽聽看,到底這位醫師有沒有料,結果同事說:『他超有料的』,後來跟川瀧醫師碰面聊天後才發現,他就是我10年前在網站上找到的那位專家,兩人就成了好朋友,他也答應來台兒進行會診及教學。」

就這樣台日情緣一線牽,順勢地讓台灣一家小診所,為準媽媽開啟了特殊的整合門診,除了先天性心臟病外,包括腎臟、唇顎裂及髖關節發育不良都有合作醫師,而脊柱裂則與台北榮總的脊髓整合門診連線,胎檢出有問題就至台北榮總確認追蹤。

為何張東曜想巔覆傳統的產檢方式,因為他認為,就像英國胎兒醫學基金會所建議的早期篩檢,利用高解析度的影像檢查來看胎兒有無先天性疾病,之後再依據風險將孕婦分流,因此台兒的做法是,若胎兒有先天性疾病,就會組專家會議並把後續的治療全接上,包括轉介到對的醫師手上。

他說,媽媽通常在22週才會想到要做胎兒檢查,但是現在超音波的解像力愈來愈高,我們的經驗值也愈來愈好,早在14、15週就能做很好的胎兒結構檢查,以重大先天性心臟病為例可以有9成以上的診斷率。

張東曜感性地說,「我們把胎兒問題提早了26週發現,這樣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跟家長解釋,父母可以理性判斷要或不要,我們給了這些孩子有等同活下來的機會。」

這樣的做法確實可以讓準媽媽們不慌不忙不亂,張東曜想強調的是,「胎兒也有生存權,且在生育偏低的狀況下,第一次懷孕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因此我們要一次就把事情做對。」

而我們也相信,這些在出生前就已有治療計劃的寶寶,也能像溫室中的花朵,被期待綻放著。(撰文:特約記者蔡怡真)

 

推動關卡式產檢的台兒診所創辦人婦產科醫師張東曜強調,媽媽看產檢寶寶也要看胎檢,才能提早發現孩子的問題。(攝影:陳思明)
推動關卡式產檢的台兒診所創辦人婦產科醫師張東曜強調,媽媽看產檢寶寶也要看胎檢,才能提早發現孩子的問題。(攝影:陳思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