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時尚阿嬤2>夫君分屬國、共 親姊妹淚別半世紀重逢【壹點就報】

1928年出生的郝雲娟,人生像是近代史的縮影。父親是蘇北一帶糧商、從小在富裕環境長大,父母有意把女兒嫁給村長兒子,剛毅的她不依,離家出走到國民黨軍官家做丫環,軍官與夫人中意這勤快俐落的小姑娘,作主許配給連長羊一龍,從此郝雲娟成了軍人之妻。

親姊妹意外嫁給國、共軍官,一海之隔半世紀後再度重逢。(連美恩提供)
親姊妹意外嫁給國、共軍官,一海之隔半世紀後再度重逢。(連美恩提供)

婚姻主導權最終沒落在她手上,所幸老闆選的夫婿,對她寵溺有加,孫女連美恩笑問:「跟一龍哥吵架的時候,聽說都是人家讓妳呀?」拿著照片的郝雲娟沒多說什麼,笑瞇了的眼默認一切。

小姑娘以連長夫人身分重返家族,發現姐姐郝二寶已嫁共產黨軍官。時局動盪不安的年代,國共壁壘分明,一家人見面就是通敵、槍斃的大罪!連美恩說:「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們想方設法見上一面,那次聚會共20個人當掩護,最後風聲走漏,17個人被槍斃。」姐妹倆在夜色掩護下逃走,各自回到家中,假裝若無其事的日子裡,暗夜身後的17聲槍響與淚水,只能當做惡夢一場。

不久國共衝突愈演愈烈,郝雲娟便隨國民黨軍隊撤退至台灣。她回憶,「一艘船能載的人有限,船票都很珍貴,其他買不到票的人搶著上船,雙手攀附船邊或繩索上,整艘船快要翻了!然後有人拿起大刀,一雙手一雙手砍下來。」哀號聲中,接連落海的人們與斷手,將海面染成一片腥紅。

郝雲娟與丈夫羊一龍平安抵達台灣後,夫妻倆前往相館拍照留念。(連美恩提供)
郝雲娟與丈夫羊一龍平安抵達台灣後,夫妻倆前往相館拍照留念。(連美恩提供)

即使隔著海峽音訊全無,郝雲娟始終深信戰亂過後姐姐依然活著,1987年蔣經國開放探親,她趕忙寫信回蘇北老家,但大家都說沒這個人、不認識、找不到,只有郝雲娟從不放棄。

她不斷寫信、託同鄉轉信,最後輾轉與姐姐取得聯繫,在丈夫陪伴下,郝雲娟回到上海,終於見到分隔將近半世紀的姐姐。

姐妹倆碰面後,一句問候梗在喉頭,眼淚已先流,自打著辮子時期分開,再見面已白頭,她們連著三天三夜關在房間裡說話,想一口氣講完半世紀發生的事情。

連美恩說,「阿嬤與姐姐感情很好,即使年紀都大了,雙方依然定期碰面,阿嬤失智前,還去上海住了一個月。」闊別數十年,姐妹再次同床而眠、相偕回蘇北老家探視,一起回憶烽火未燃前的青春往事。

堅定的姐妹情在郝雲娟2013年罹患失智症後出現變化,連美恩表示,失智症患者容易忘記最近的事情,郝雲娟記憶裡的姐姐,該是20歲青春正茂的樣子,眼前老婦對她而言只是陌生人。

2018年,失智後的郝雲娟在女兒、孫女陪伴下前往上海探親,姐姐以期待的眼神相迎,郝雲娟卻一臉茫然。連美恩說:「姨婆無奈難過,原本很活潑的小寶(郝雲娟的小名),怎麼啥都不記得了?」

「還好她都記得阿嬤喜歡吃什麼!」連美恩說,老人家看過大風大浪,對歲月帶走回憶的結局淡然處之,她每餐準備蘇州地區特有的家鄉味,姐妹倆至少有同樣的喜好可以懷念。

郝雲娟(左)雖然不記得姐姐的樣貌,但拍照時仍會主動伸手攙扶行動不便的姊姊。(連美恩提供)
郝雲娟(左)雖然不記得姐姐的樣貌,但拍照時仍會主動伸手攙扶行動不便的姊姊。(連美恩提供)

連美恩笑說,那幾天郝雲娟都覺得很奇怪,時不時問:「這個『陌生人』怎麼都知道我愛吃什麼?」雖然遺忘姐姐,但連美恩幫她們拍照時,發現郝雲娟會不自覺緊緊牽著姐姐的手、熟悉地依偎在姐姐身邊。

「大腦雖然流失記憶,但身體不會。」看著郝雲娟姐妹倆的互動,連美恩認為,一點一滴關於愛的記憶,都將深深儲存在肌肉、肌膚與指尖裡。

所有事情都可能跟著時間過去,她感覺到阿嬤雖忘記發生什麼事,但永遠不會忘記被愛過的感覺。連美恩低聲說:「就像離開上海的那天,原本茫茫然的阿嬤突然哭了,她雖然忘記自己的姐姐,但肯定記得這種親密、熟悉的感覺。」(撰文:邱璟綾)

更多壹週刊報導
<時尚阿嬤1>91歲失智的她 是伸展台最霸氣老古錐​​
<時尚阿嬤3>不找最美麻豆 攝影師自揭心理陰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