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黃妃變身黃倩倩唱國語 還演黃臉婆很有戲

 黃妃這次唱國語非常有新意。
黃妃這次唱國語非常有新意。


睽違兩年,金曲歌后黃妃壓軸在2018年尾巴回歸台語樂壇,將於28日推出新專輯《我若是黃倩倩》黃妃首張時空概念專輯,有別於黃妃過去詮釋台語歌曲的框架,這次她改以「黃倩倩」這第二身份出輯,突破整個台語專輯的聆聽度、更加長的時間軸的延展。

專輯收錄11首歌曲分別分布在1947年至2050年,總共超越一世紀共103年的時間,用不同歌曲風格、詮釋口氣、不同音樂人打造的歌詞與旋律作為年代的劃分,不再只是所謂的演唱「傳統台語歌」與「新台語歌」的二分法,而是透過黃妃在不同歌曲的定位詮釋上,從這張專輯聆聽這一路台灣在台語歌曲的演進,從早期40年代上海夜總會氛圍、強調咬字歌唱技巧、走過布袋戲時期、80年代日本演歌時期那種「灑狗血」的歌詞風格,來到文青型的台語小品,最後甚至融合科技想像的未來台語歌。

這不僅是一張在台語樂壇史上創舉的企劃,更可以看到黃妃在當今的地位與唱功,唯有她這樣的年紀、成長背景、與人生經驗,才能完成演唱這跨世紀的歌曲,從她的音樂,讓樂迷聽見的不是那種為做而做的突破,而是聽見本土台語歌曲文化的傳承與延續。

展現十足誠意之作,這次專輯砸下超過800萬製作籌備,台語歌手破天荒以第二品牌醞釀主題,前導影片一釋出就引來話題,原來這回黃妃化身為「黃臉婆大媽」俗樣上鏡,為了尋找人生方向而進入一家塔羅牌算命諮商,且意外從四張牌中進入四種不同生活的的時光機體驗,黃妃對於這次演戲樂於挑戰,笑說自己是「本色演出」在家裡本來就是個家政婦,什麼家事都得做、拿著掃把拖把都是在家天天上演的日常,唯獨一大難事是答應讓三歲兒子一同拍攝。

有趣的是,兒子最後在影片雖只有短短「3秒」的畫面,大夥卻為了此大費工夫,事前先向幼稚園請假3天獲得老師獲准、再向兒子開出「拍完去遊樂園」條件交換才獲得兒子首肯獻出螢幕處男作。

至於表現,黃妃嚴格打分數「覺得兒子表現不好,只要人多的地方他就會無法控制,連60分都不到,但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機會,讓我們母子一起留下一個作品珍藏。」至於歌后自己演技則大獲導演好評,幾乎每個鏡頭都是一次OK,對此她特別感謝又仁所飾演的算命師,讓她能輕鬆且專注的入戲。

談及算命經驗,黃妃透露以前很愛算命,舉凡中式命理紫微斗數、八字、手相、甚至鳥卦都算過,唯獨西洋塔羅牌沒嘗試過,這回正好在MV過足算命癮,她回憶有個算命師鐵口直斷「生命中會出現許多貴人」,更建議她把本名改成「黃子倩」有助於健康與事業,她形容「沒改名字前真的很容易生病,宣傳期、重要演出就大感冒,改成新名『黃子倩』後身體好很多,時常對著鏡子叫自己!」

她以前算命大多問事業、健康,曾有算命師預言會有「車關」,她表示:「聽到不好的就當作警惕,選擇去捐血做公益,還可以擋掉血光之災。」這回以「黃倩倩」開唱,粉絲要如何區隔與黃妃兩者,她妙答:「舞台上可以叫我黃妃,私下叫我倩倩就可以了,就是沒化妝的時候。」

首波主打《顛倒歌》投下第一顆震撼彈,黃妃開口唱的竟然是一首扎扎實實的國語歌!一度讓粉絲驚呼「該不會這張是出國語專輯!」貫徹《顛倒歌》的宗旨,時空拉到1947年,黃妃演唱了充滿夜總會、復古留聲機的曲風,為此一句句糾正國語發音,她坦言收到任務當下簡直嚇壞,一來擔心自己根本完全無法駕馭、二來擔憂粉絲們會無法接受。

《顛倒歌》起初讓她相當抗拒,擔憂演唱時有「台灣國語」口音,但製作人要她突破心防、下令她丟掉黃妃的包袱,事前看了當年大明星葛蘭的影片做足功課,她開心說:「其實我一直很想唱國語歌,這次嘗試許多韻腳、聲樂的變化,希望大家聽到這首歌有開心、甜甜感覺,還特別把唱歌嘴形調整成圓的,錄製時間跟台語歌差不多」。

她用好歌喉證明一切,道地唱出那年代的專屬特色;歌曲版本更別具巧心一次推出「雙音質」版本,復刻版就是仿造留聲機出來的音質,聆聽上回到懷舊時光隧道;MV拍攝歷時24小時才殺青完成,家政婦的她抽到一張牌後穿越到1940年代,唱著台語歌卻不被青睞遭嗆「不會唱歌」,她搞笑回擊「我是金曲歌后!」

接著換上旗袍裝在充滿懷舊的舞廳演唱。新專輯跳脫所有包袱,MV更得搭配「對的年代」來說故事,將一連祭出電影式的MV四部曲,用四首好歌來穿越台語樂壇的一百年。

愛著這片土地、黃妃平時在高雄生活著,台語歌她從小就聽著、唱著,早已是她生命重要的共鳴與積累,當在思考一張新的作品,不再只是一首首芭樂K歌製造者,而是關於這文化所能觸及的深度,她感激優秀音樂人武雄老師、幕後音樂團隊的付出,大夥仔細研考不同年代台語歌的特點、當時所形成的背景因素,再進而量身打造這11首時空之歌。(撰文:宋志民 圖片:葉有駿)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