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為59元優酪乳驗DNA!「小偷抓到了」竟對檢察官這樣說

為了一瓶優酪乳提告要找兇手,引發輿論討論。但如今同房室友也出面作證,當時失竊食物繁多,甚至連為了抓賊監視器都被偷了,在共同決定下,才報警處理。引自Dcard
為了一瓶優酪乳提告要找兇手,引發輿論討論。但如今同房室友也出面作證,當時失竊食物繁多,甚至連為了抓賊監視器都被偷了,在共同決定下,才報警處理。引自Dcard

台北市1名女大生不滿飲料被室友偷喝,5名室友又都不承認,因而將飲料空瓶帶到警局報案。多數網友贊同她的決定,但也有少部分人質疑,何須為了59元飲品提告。女大生的室友近來也在網路上說清楚講明白事發經過,實情絕非只是「一瓶飲料被偷喝了」那樣簡單!
 
日前《蘋果》報導,一名女大生,飲料被室友偷喝,5名室友又都不承認,女大生憤而將飲料空瓶帶到警局報案,要求警方採驗空瓶及5名同住室友的DNA。警大前教授葉毓蘭還批評,「聞所未聞,這根本是浪費警察資源、浪費鑑識資源!」 
 
不過,女大生室友,近來也在《 Dcard》po文,力挺提告的女大生。這位女室友也娓娓道來,其實提告,不是單一個人的決定,而是室友們「共同的決定」,且失竊的物品根本不如報導當初,只為了一瓶優酪乳,而是失竊物品陸陸續續,且從食品到「監視器」都被偷了。
 
女大生室友表示,第一時間發生家中食品會消失,其實「第一時間並沒有想到是家裡的人偷的,反而是覺得是不是外面來的小偷,不知道怎麼樣進到家裡。」因而由四人集資,一同買了監視器,監控客廳情況。唯一沒有告知的室友,是因為她平時就不與互動,因而大家也沒找她出錢,也沒通知她。
 
不過監視器裝完後,還不到24小時,大家下課後回到宿舍,就發現監視器不見了。但當時有意報警,警方表明「因為客廳是屬於公共區域,所以有很多人的指紋,因此不太可能抓得到兇手。」女學生們因而放棄。
 

而針對有網友砲轟,為了一瓶優酪乳想抓小偷勞民傷財。女學生室友也表示「優酪乳是我們被偷喝的最後一個東西」過程中其實還包括一片披薩、一塊烤雞、蛋糕、泡麵等等。剛開始大家也都認為應該是自己記錯,久了產生懷疑,才決定要裝監視器。
 
那麼,是否也給過小偷「一個機會呢?」女學生室友說:「其實我們在發現東西被偷吃或是偷喝,都有第一時間在租屋處的Line的群組發問。但是其他人都說沒有,在發現優酪乳上面有口紅印之後,原告也是第一時間有在群組上面問,大家也都說沒有(但是被告沒有說話,在大家都說不是而沒有人承認的狀況下,原告在群祖上告知大家:『沒有人要承認,就要去找警察驗DNA了』大家都說同意。」
 
女學生室友也出示群組框截圖,到了原告表示將要報警,「被告」也在框中回應「嗯好」!
 

不過,最後報了警,做筆錄,嫌犯依舊沒有承認,因而進入最後階段,到檢察官傳訊,嫌犯才跟檢察官說「她是不小心喝錯的,她真的想要跟原告誠心道歉並賠償。」
 
網友也紛紛回應,痛斥小偷太扯,「認錯不找當事人,找檢察官,不見棺材不掉淚」、「過了五個月才想起來自己喝錯啊!」、「傻眼欸,告的好,這種人就是要給她一個教訓」、「她跟誰道歉了,傻眼。對當事人對其他室友有道歉嗎!?一開始權益受損的人難道沒給過她機會嗎?已讀不回,最後還敢同意報警」、「支持你們做得很好,不是因為小事、小東西都姑息。而是錯誤的事就要嚴正的處理,這種態度才是長遠的」(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女室友也提供群組簡訊,證明當時有給過小偷機會,希望她能承認。引自Dcard
女室友也提供群組簡訊,證明當時有給過小偷機會,希望她能承認。引自Dcard

女室友也提供群組簡訊,證明當時有給過小偷機會,希望她能承認。引自Dcard
女室友也提供群組簡訊,證明當時有給過小偷機會,希望她能承認。引自Dcard

但當時表示要報警,「小偷」還在框裡回「恩好」。引自Dcard
但當時表示要報警,「小偷」還在框裡回「恩好」。引自Dcard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