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豆導現身1〉花3倍時間做筆錄 鈕承澤0道歉:我已死

涉性侵劇組一名女性工作夥伴的導演鈕承澤(豆導),今早已赴大安分局做完筆錄,過程花了約3個小時;依現場警方指出,通常做筆錄時間約1~1.5個小時,主要是向當事人了解案情狀況並詳實記錄

換言之,他花了比平常多出3倍的時間做筆錄,之後才願接受媒體記者採訪,但僅說了約3分鐘左右的話,最後對自己捲進性侵案下結論:「鈕承澤已死。」再彎腰鞠一個90度的躬,隨即轉身變臉走人。

之後大批採訪媒體記者與攝影群起衝向他邊拍邊追問,但無論電子媒體記者的任何提問,他不再開口回應,過程中也沒有一個道歉,就上車離去。

現場混亂的採訪過程,傳出他閃人過程中,疑似不爽當場怒踹垃圾桶,甚至推女記者肩膀,現場更有攝影記者直接跌倒在地,豆導卻頭也不回地,最後怒關車門離開。

但他不爽變臉其實情有可原,因他鞠躬起身後,聽到前方有人大喊「蹲下」,乍聽之下似要他在鏡頭前做出「蹲」、「跪」;孰不知,應是拍攝畫面的攝影記者要擋鏡頭的人蹲下而已,不過一場看似誤會的狀況尚未搞清楚真相,就轉身怒擺臭臉走人,造成現場一陣大亂,也有違他原先表示要好好說明的言論。

此外,因他抵達大安分局後,不願先接受採訪,堅持要先進警局做筆錄,之後接受聯訪時竟說:「因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我只能說,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的結果,並且相信、期待,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死。」將自己涉性侵的狀況,推給「偵查不公開」,擺明對採訪媒體記者築起一個防空洞,避免讓他再度因說明細節惹各界抨擊。

大安分局偵查隊隊長黃國師則表示,豆導今在警局說明後,檢察官仍會請他再至地檢署複訊,但因他非現行犯,有權拒絕,但若卷證筆錄移送地檢署後,檢察官認為全案還有疑點待釐清時,會再傳喚他出庭,屆時就不能拒絕,否則將遭到拘提。(撰文:娛樂組)

更多壹週刊新聞

●〈豆導現身2〉向警辯稱互有好感 受害者公開LINE私訊駁斥

●【最神鐵嘴】小S通靈5預言 鈕承澤「強暴犯」、小嫻離婚全中槍

●鈕承澤:雙方是朝著交往的男女朋友 數度呼吸困難中斷應訊

鈕承澤昨說今早八點半在大安分局對外說明,卻堅持要媒體記者在現場等他三小時後,他才出面說了三分鐘左右的話。
鈕承澤昨說今早八點半在大安分局對外說明,卻堅持要媒體記者在現場等他三小時後,他才出面說了三分鐘左右的話。

據《壹週刊》調查,已龜縮在家36小時的他,今早8點多到大安分局做筆錄,理了大光頭的他表情嚴肅看來疲累,似徹夜未眠。警訊後,豆導公開面對媒體,表示期待公正的司法審判,卻也忍不住:「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看不出悔意。

今早他抵達大安分局後,因大批媒體希望他能透過鏡頭,解釋對於遭指控性侵的事實,和為何連續多日閉關家中,不願面對鏡頭說明案情,但因媒體數量太多,互相推擠,場面混亂一度快失控,還有人大喊「不要推了」,而雖然他看來疲憊,面對媒體大陣仗仍神色鎮定,甚至還被捕捉到「一抹微笑」。

鈕承澤做完筆錄後,在媒體鏡頭前鞠躬致意。
鈕承澤做完筆錄後,在媒體鏡頭前鞠躬致意。

豆導在3個小時的警訊後步出警局面對媒體,表示:「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結果,並且相信期待,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

鈕承澤鞠躬致意後,便坐上一輛鐵灰色商旅車返回北市東區住處。(撰文:黃識軒、陳嘉銘 圖片:《壹週刊》攝影組)

鈕承澤在媒體包圍下,進入大安分局做筆錄。
鈕承澤在媒體包圍下,進入大安分局做筆錄。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