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被控性侵 鈕承澤:「公審已在進行,我已被判死刑」

導演鈕承澤(52歲)遭一名女性電影工作人員指控性侵,他今早8點23分從住家前往大安分局,理大光頭、一身藍色裝扮,表情嚴肅看起來很累,似乎徹夜難眠。而警訊後,鈕承澤公開面對媒體,表示期待一場公正司法審判,但他看似也忍忍不住抱怨「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
 
今日早上近8點20分,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看得出來,一出門時鈕承澤表情嚴肅,看起來神情疲憊,似乎整晚徹夜難眠。而他看到大批記者守在門口,就連要上車也是寸步難行,他這時面露無奈微笑,面對記者不斷提問僅討饒:「讓我去大安分局吧。」便快步坐搭車離去,
 
雖然鈕承澤住家在東區,到大安分局車程約10多分鐘。但似乎不願太早面對媒體,他拖到直到8點多才出門。
 
而抵達大安分局後,因為同樣有大批媒體駐守,一見鈕承澤,也希望他能透過鏡頭,解釋對於遭指控性侵的事實,和為何連續多日閉關家中,也不願面對鏡頭,說明案情的理由。不過因媒體數量太多,互相推擠,當時場面一度相當失控,還有人大喊「不要推了」情況非常混亂。
 
不過果然是見過大場面的豆導,即便遭到性侵指控、大批媒體包圍,他進入分局前,被捕捉到的照片依舊是鎮定神色搭配「一抹微笑」,也讓人確實想不透,此刻他真正的心情,究竟是甚麼。

而鈕承澤在進行三個小時訊問後步出警局,面對記者回應:「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結果,並且相信期待 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鈕承澤隨即鞠躬後離去(特勤中心、即時新聞中心/台北報導)
 

【案情始末】
據悉,性侵案事發在選舉日當天(11月24日)凌晨2時許,當時女工作人員獨自留在工作室,酒酣耳熱之際,鈕承澤不斷稱讚她長得漂亮,出奇不易伸出狼爪,霸王硬上弓,女工作人員被性侵後蜷縮在沙發上,不停哭泣,鈕承澤知道自己闖下大禍,不斷向女工作人員道歉,但被害女完全聽不下,拿起衣物奪門而出,隔天在室友的陪同下到台北市警局婦幼隊報案。
 
據了解,案發當晚,被害人回到住處就向室友哭訴,在室友的陪同下,前往台北市婦幼隊報案,當時僅說遭人性侵,因驚魂未定無法說出加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鈕承澤,也仍未提供相關證物,由於筆錄製作並不完整,警方通知被害人先行驗傷後再來婦幼隊製作筆錄。

鈕承澤的友人又說,當被害人報案時,鈕承澤已被轉告,鈕承澤驚覺事態嚴重,不斷傳訊息向被害人道歉,希望能息事寧人。但被害人掌握到有利證據後,已於5日下午再次至婦幼隊做筆錄,也提出驗傷單、鈕承澤簡訊道歉截圖等證物給警方,並正式提告。

鈕承澤​昨晚終於發出聲明,表示:「昨晚至今,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無法入睡,精神狀態極差… 但我不會逃避。該我承擔的責任,我一定會勇於面對,絕不逃避。 明早八點半我會主動前往大安分局說明事件經過。」自囚36小時後,他果然於今早8點多步出家門,前往警局說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更多壹週刊新聞

●鈕承澤把頂加當後樂園 獵物女噩夢禁區經過必繞道

●〈性侵風暴〉鈕承澤「軍艦事件」變謙卑?知錯未改終翻船...

●〈豆導性侵8〉大批媒體守候大安分局 鈕承澤恐遭檢方拘提

●〈豆導性侵9〉敢性侵不敢面對 獸導鈕承澤龜縮稱明日才赴警局

鈕承澤剃大光頭一抹微笑,表示「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剃大光頭一抹微笑,表示「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達警局後被大批媒體推擠。葉志明攝
鈕承澤抵達警局後被大批媒體推擠。葉志明攝

大批媒體在大安分局外堵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大批媒體在大安分局外堵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家樓下一早擠滿守候的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家樓下一早擠滿守候的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大安分局,湧入大批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大安分局,湧入大批媒體。特勤中心攝

記者守候在鈕承澤家門前。
記者守候在鈕承澤家門前。

許多網友關心此案,在《蘋果》粉絲團討論很熱烈。
許多網友關心此案,在《蘋果》粉絲團討論很熱烈。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