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嚴凱泰癌逝】女將教訓少主譜戀曲 歷24年艱辛終得子

嚴凱泰夫妻出席公開活動,經常帶著女兒,女兒調皮的自後方摸爸爸的頭。 資料照片
嚴凱泰夫妻出席公開活動,經常帶著女兒,女兒調皮的自後方摸爸爸的頭。 資料照片

嚴凱泰40得女、50得子,外傳都是「非自然方式」求來。嚴凱泰經常把孩子成長的瑣事掛在嘴邊,從不掩飾有子女萬事足的幸福。但本刊於3、4個月前接獲消息,指嚴凱泰食道癌復發,因病情嚴重,已久未公開露面,如今54歲驟然長辭,無法完成陪孩子長大的心願。

嚴凱泰與出身籃球國手的妻子陳莉蓮結縭14年,因陳莉蓮體質不易受孕,2人雖努力做人,一直膝下猶虛。直到2005年11月,40歲的嚴凱泰突然宣佈喜得一女,且已3、4個月大,由於先前陳莉蓮公開露面時小腹平坦,媒體求證女兒是否為陳莉蓮所生,嚴凱泰並未直接回應,只說:「女兒目前由內人照顧,我母親很高興,希望大家祝福我。」
裕隆小公主的誕生,不僅是嚴凱泰的人生大喜事,對創立已五十二年的裕隆集團而言,更是一大盛事。這個橫跨兩岸、資產高達二千億元的汽車王國,總算後繼有人,也了卻裕隆大家長、嚴凱泰的母親吳舜文晚年抱孫的心願。
嚴凱泰的女兒究竟是二人以人工受精後,請代理孕母所生,或如外傳由紅粉知己所生,留給外人無限想像空間。本刊曾向嚴凱泰求證,他支吾其詞,不願多說細節,只一再強調,「真的很希望外界祝福我們。」
代理孕母在國內並未合法,記者為此進一步向嚴凱泰詢問,他說:「針對你們的問題,我不予置評,你們要怎麼寫我都尊重,只希望不要修理我修理得太慘就好了。」「我都這個年紀了,誰不希望有自己的小孩。目前小孩是由內人在帶,只是現在孩子還太小,不方便帶出來與大家見面。」小baby暱稱Michelle,因嚴凱泰喜愛披頭四的歌〈Michelle〉。

6年前裕隆聯歡晚會活動,女兒賴在嚴凱泰身邊撒嬌。 資料照片
6年前裕隆聯歡晚會活動,女兒賴在嚴凱泰身邊撒嬌。 資料照片

嚴凱泰夫妻的感情好是出了名的。嚴凱泰與陳莉蓮出身背景懸殊,一是民族工業家之子,一是情報員之女,兩人結髮的緣分,來自吳舜文。

生於江蘇常州紡織世家的吳舜文,早年在上海念大學時,曾是籃球校隊,她的先生、上海棉鐵大亨之子嚴慶齡來台設立裕隆後,夫妻倆先後成立台元女籃及裕隆男籃,嚴慶齡並曾任籃球協會理事長。

家住芝山岩一帶的陳莉蓮,從小體能好,就近念台元女籃建教合作的陽明國小、靜修女中、文化大學,從「小台元」直到台元支柱。她是左撇子,跳投神準,曾在台灣區運會創下紀錄,中斷國泰女籃二十九連霸紀錄。也曾在一九八六年台灣重返亞洲女籃賽,與蘇俄莫斯科的「半世紀破冰之旅」一役,膺選當年風雲人物。

那時,嚴凱泰是裕隆少主,某天中午,他和朋友看完電影後不知要怎麼打發時間,便去自家的台元女籃找人打球,教練礙於嚴凱泰的身分,把正在午休的隊員叫起來,惹毛了隊長陳莉蓮,她挺身教訓嚴凱泰,「不要以為你是老闆的兒子,球場有球場的規矩。」

二人不打不相識,開始一塊兒打球、喝咖啡。熟識二人的企業界人士說,嚴凱泰也愛打籃球,對球藝精湛、相貌清秀的陳莉蓮十分愛慕,但陳莉蓮對與他交往並沒把握,吳舜文也希望門當戶對,但嚴凱泰執意追求,終於感動陳莉蓮。而吳舜文見陳莉蓮身家清白、體格好,也答應了。

但兩人婚後,陳莉蓮因遲遲無法為嚴家生下一男半女,心急四處求醫。她先找上國內第一個做試管嬰兒成功的不孕症權威、台北榮總婦產部內分泌系主任張昇平,得知是內分泌系統出問題,天生不易受孕,於是進行治療。

同時,她也多次前往位在台北市大安路巷內的朱士宗中醫診所求診,想改變體質。陳莉蓮雙管齊下,吃中藥、西藥、打排卵針,但效果有限。在仍無法自然受孕後,榮總只好為嚴凱泰和陳莉蓮進行人工受孕。

嚴凱泰全家福照片
嚴凱泰全家福照片

與嚴家熟識的人士說,陳莉蓮為了人工受精,不知進出醫院幾次,身心飽受煎熬。在人工受精也不成後,嚴家只好採取最後的試管嬰兒方法。但陳莉蓮做過好幾次試管嬰兒,都不幸失敗。吳舜文年事已高,嚴凱泰延續香火日益迫切,在與時間賽跑的壓力下,才選擇了計畫型人工方法。

2015年,嚴凱泰及陳莉蓮夫妻再以五十歲高齡,宣佈長子John出生,與姐姐剛好差了10歲,代理孕母的說法再起。據友人轉述,為了照顧新生兒John,嚴家雖聘了兩個保母,但大部分時間仍由嚴凱泰與陳莉蓮夫妻親自照料,因此夫妻倆除推卻不必要的應酬,更鮮少在媒體面前曝光。

當年嚴凱泰說:「期盼許久,嚴家再次迎接了新生命,我與莉蓮的寶貝兒子John、Michelle的弟弟,在今年初誕生了!」證實裕隆小王子誕生的訊息。John的誕生,過程同樣保密到家,顯示嚴凱泰對於兩個孩子相當保護。不過若將時間回推至2014年底,嚴凱泰出席吳舜文新聞獎頒獎典禮時曾說:「我現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當時媒體雖未能聽出弦外之音,但應已多少透露他對再迎接新生命的雀躍。

嚴凱泰獲頒交大榮譽博士學位時,女兒上前獻花。 資料畫面
嚴凱泰獲頒交大榮譽博士學位時,女兒上前獻花。 資料畫面

嚴家三代一脈單傳,這次裕隆小王子誕生被外界認為是「準接班人」,但嚴家友人表示,嚴凱泰從小接受西方教育,向來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女兒出生後,每每被問及要不要再拼個兒子,總是輕描淡寫以「讓老天決定」做為回應。不過,隨著Michelle滿10歲,不再像學齡前在爸爸身邊跟前跟後,讓嚴動了再生一個的念頭。

嚴家友人說,嚴凱泰回憶兒時,常常感慨身為獨生子的自己童年並不快樂,他曾說說:「我看到女兒就想到自己小時候,我童年不愉快,就希望她能愉快些。」因此對自己的孩子,他除了告訴自己要「零期待」,也希望未來姊弟能互相扶持。

嚴凱泰生女生子過程的神祕,和他自己的身世一樣。嚴凱泰的父母親嚴慶齡和吳舜文夫婦,也是打拚大半輩子,膝下猶虛,直到年過五十才突然得子嚴凱泰,栽培他繼承龐大的裕隆家業,外界對此也頗多揣測。(撰文:人物組)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