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我不是焦神1〉金馬獎加持 劉三郎謙稱:我只是勞工【壹特報】

金馬獎頒獎典禮早就結束,觀眾多半只記得愛耍帥的劉德華,完全忘了那位看起來憨厚的「跟焦師」劉三郎。從事幕後工作多年,劉三郎像是暗室裡的明眼人,那些導演想要的影、演員期待的焦,都得靠他把關。

電影幕後工作者有多「默默無名」,我這次總算見識到。金馬獎一公布電影傑出工作者頒給跟焦師劉三郎,我便上網google他,網路無任何新聞資料,僅查到一則在台灣電影網紀載的1百字簡介。採訪劉三郎之前,我唯一打聽到關於他的兩件事,一是拍片時大家叫他「亞洲焦神」、二是他能在15秒內將一顆魔術方塊復原。

難得穿西裝的劉三郎神采奕奕步上舞台,蒼白頭髮撒了亮粉,對比平日工作時,老穿著一件T恤與牛仔褲,那晚的造型是難得「ㄙㄟ斗」過的。他走不到20步,便領到一座金馬獎,只是這短短幾步路,他熬了快30年。「能用十年磨一劍來形容嗎?」劉三郎呵呵笑:「我就是幕後工作人員,每天上班領薪水,從沒覺得自己會獲頒金馬獎。」「那套西裝花了多少錢啊?」「花了1萬多塊訂做的,呵呵,要不然家裡沒正式的西裝啊。」劉三郎說話直快,想問題不超過3秒。今年剛滿50歲的他,臉上交錯著滄桑線條,我們可以在這些曲折線條之間,領略他與電影工作的人生。

劉三郎入行多年,以精湛高超的跟焦技術獲得金馬獎評審青睞,頒予年度傑出工作獎殊榮。攝影:楊弘熙
劉三郎入行多年,以精湛高超的跟焦技術獲得金馬獎評審青睞,頒予年度傑出工作獎殊榮。攝影:楊弘熙

家住彰化花壇的劉三郎,高中讀台中二中,從小就喜歡電影,「我會把每天零用錢省下來,禮拜六去台中一家二輪戲院看電影,聯考那年,電影《末代皇帝》在台灣非常紅,報章雜誌寫的都是這部電影,我志願卡就填世新電影科。」劉三郎一步一腳印的築夢與圓夢,專科畢業,等當兵的日子,劉三郎透過學長介紹到阿榮片廠,「那時我做小助理,拍王祖賢主演的《千人斬》,一直拍到入伍前一天凌晨,我才從林口騎機車回彰化,整夜沒睡,還差點撞車。退伍第二天,我又到阿榮片廠繼續上班。」

這天,我們開車前往林口阿榮片廠,馬路被日光烘烤出焦黃的顏色,劉三郎比約定時間提早半小時到場,他先替我們打點妥當,現場打了兩盞比太陽能面板還大的百萬燈光,擺了一架50公斤重的巨型攝影機,如此禮遇,全因此次劉三郎獲得電影傑出工作者獎,對這群工作人員來講是偌大的鼓勵。劉三郎的師弟、攝影師陳志軒就說:「電影幕後工作人員一直跟金馬獎沾不上邊,這次三郎哥能獲獎,對我們是激勵,也是榜樣。他真的是業界少數非常執著在工作的前輩。」

劉三郎工作常早出晚歸,為彌補對女兒的虧欠,父女倆協議用玩魔術方塊來維繫彼此的情感。攝影:楊弘熙
劉三郎工作常早出晚歸,為彌補對女兒的虧欠,父女倆協議用玩魔術方塊來維繫彼此的情感。攝影:楊弘熙

就像《水滸傳》裡的人物石秀,外號「拼命三郎」;劉三郎對他的工作,也是拼命「三郎」。當年正式踏入電影圈,劉三郎接的第一部電影,便是楊德昌導演的《獨立時代》,或許受到80年代國片不景氣的影響,劉三郎回憶:「我那時候薪水1萬3,做到累得要死,也是1萬3。老闆給你什麼工作,你都要做。我記得有陣子,我都負責開發電機,因為那些立志當攝影師的師兄覺得開發電機是骯髒工作,不願意做,我是菜鳥,只好由我來開。」幕後工作繁雜瑣碎,外行人哪知道他們的職稱,就統稱這些人叫「拍電影的」,劉三郎露出苦笑:「所以,有次去南部拍片,我開卡車載發電機,順便拿薪水回彰化,鄰居看到我,以為我在塞拖拉庫,每次遇到我都問我:『你塞拖拉庫好賺嗎?』」別說鄰居,就連劉三郎的爸媽,至今也不曉得兒子到底做啥。

阿榮片廠如大型鐵工廠,砰鐺、鏗鏘聲從未間斷,鐵架角落站著一瓶被喝光的保力達,這裡頭全是做工的人。坐在工具箱上受訪的劉三郎,臉上泛著疲憊的油光,「我這幾天剛好接了華視的人生劇展。」從燈光、攝影助理幹到大助理,劉三郎什麼都會、什麼都懂一些,但決定專精於跟焦,他說:「年輕時,找不到自己定位,我也會害怕。後來朋友跟我說:『三郎,電影圈二流的攝影師已經夠多了,但一流的跟焦師不多,你要不要考慮去當一流的跟焦師。』」

劉三郎的爸媽(圖)與親友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一同分享兒子獲獎的喜悅。取用遠傳Friday影音
劉三郎的爸媽(圖)與親友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一同分享兒子獲獎的喜悅。取用遠傳Friday影音

友人一席話影響了劉三郎,只是立定志向不太難,最難在如何堅持,「我印象很深刻,第一次接到自己負責『跟焦』的工作,是拍攝于台煙的MV,我什麼專業工具都沒有,本來不敢去,但老闆幫我借工具,最後硬上,也做得不錯。我對工作的期待很簡單,就是參與感和成就感。我不會特別去想要如何堅持,只想把事情做到最好、最完美。」

與劉三郎相識10多年的導演鍾孟宏這樣描述他,「三郎絕對不是一個只會跟焦的人,他是一個懂電影、懂劇本的人。他每次到現場,就是安安靜靜的,組裝他的東西,時間到了,就站在角落調他的焦。我從認識他,他就一直在跟焦,同樣做著一件事情,我覺得非常不簡單。」

傍晚,我們走到片廠外拍照,我隨口問劉三郎,「拍電影這麼辛苦,作品產出時又沒你的名,不覺得委屈嗎?」走在前方的劉三郎,轉過頭說了一句,「其實跟焦師,沒人注意到你的名字,就是你最厲害的時候。如果你一天到晚被人家喊你的名字,那一定是出錯。因為觀眾不會看到焦很好,觀眾會看到失焦而已。」(撰文:許家峻  攝影:楊弘熙)

劉三郎小檔案:

劉三郎是台灣電影圈著名的跟焦師,1969年生於彰化,1988年就讀世新電影科。曾與楊德昌、陳國富、林正盛、蔡明亮、魏德聖、鍾孟宏等導演合作,也見證劉若英、陳湘琪等優秀演員的誕生與茁壯。

更多壹週刊新聞

●〈我不是焦神2〉入行25年 他累垮只怕技術無法超越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