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丁守中提選舉無效 律師:為總統大選鋪路

丁守中將提選舉無效訴訟。資料照片
丁守中將提選舉無效訴訟。資料照片

本屆台北市長選情堪稱史上最緊繃,最後 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不甘以3254票些微差距敗給 台北市長柯文哲,痛批北市多處投開票所出現「邊開票、邊投票」亂象,質疑選務機關操作棄保效應,昨怒向法院聲請驗票,今卻突然撤回驗票聲請,稱將直接提出「選舉無效」訴訟。律師林智群分析認為,丁守中不驗票,改提選舉無效訴訟,對他反而不利,因為舉證困難,「難道他能找出3254名開票後投票,且『棄姚保柯』的民眾出庭作證嗎?」

但律師
吳俊達認為,丁守中雖然可能不預期打贏官司,但站在他的立場,仍應該提出這個訴訟,原因有幾個層面,首先就如丁所說,他不是為個人,而是為求建立一個更公平的選舉制度;另一個就是,以那麼小的差距敗訴,他不提訴訟不能對支持者交代;第3個原因也是最主要目的,應該是為了凝聚藍營,為國民黨甚至丁守中個人2020年角逐總統大選鋪路。
 
「K律師」林智群指出,按照《選罷法》120條規定,
當選人若有非法妨礙競選情事,或者當選票數不實並影響選舉結果,其他候選人或檢察官即可提「當選無效之訴」,丁守中原本提驗票就是要走「當選無效之訴」的途徑,如果經過重新計票後確認柯文哲「當選票數不實並影響選舉結果」,他的當選無效訴訟就會勝訴,然後按《選罷法》74條,法院會撤銷柯文哲的當選公告,並重新公告丁守中當選。

如今丁守中決定撤回驗票,轉而主張此次中選會辦理投票整個程序不合法,是改走依據《選罷法》118條的「選舉無效之訴」途徑。
 
林智群認為,丁守中提「選舉無效之訴」的途徑則難度較大,因為依據《選罷法》118條主張選委會辦理選舉違法,導致選舉無效應重新選舉,過去幾乎沒有勝訴的前例,且選舉無效之訴舉證十分困難。

林智群表示,丁守中方面宣稱本次投票人流消化太慢,導致
4點開始開票後,還 有許多人在排隊等著投票,這些民眾看到當時開票進度,可能產生「棄姚保柯」的效應,但丁守中恐難證明確有此事,「難道要找3254名開票後投票的民眾出庭作證嗎?而如果這些人是『棄姚保柯 的選民,自然是最不喜歡丁守中,又怎麼會做出對丁守中有利的證詞呢?」

另名
律師吳俊達也認為選舉無效訴訟舉證困難,但他表示:「丁守中可能也不預期官司會打贏,提告其實是為了凝聚藍營,為2020年的總統大選鋪路,所以選舉無效訴訟是手段而非目的。」
 
吳俊達指出,丁守中撤回驗票聲請,可能是覺得驗票結果也不會改變其與柯文哲之間的票數差距,因為其實以台北市選民及選務人員的素質, 開票失誤太大的可能性不高,「就像2004總統大選國民黨候選人連宋配聲請驗票,驗票結果也沒能推翻開票結果,那麼驗票只是純粹浪費時間,不如直接打選舉無效訴訟。」
 
吳俊達強調,選舉無效之訴未曾有過勝訴的案例,因為要構成選舉無效有兩個要件,一是要證明違法行為存在,二是要證明違法行為「足以影響選舉結果」,最難證明的是後者,在丁守中昨天下午的記者會上,律師團成員葉慶元有提出一個論點是比較有攻擊力的,就是《選罷法》既然規定選舉之前禁止公布民調,則當天未投完票同時開票,是否就等於公布一個大型民調?
 
吳俊達分析,法官會不會採取葉慶元的論點仍有裁量空間,因為還是很難證明4點後投票的人是否有用手機去看開票即時狀況,也無法證明看了的人是否就因此改變了投票意願,這些看了開票後決定「棄姚保柯」的人究竟有多少也無法統計,所以對法官而言最簡單的判法,還是認定丁守中無法證明「邊開票、邊投票」影響選舉結果,判他敗訴。
 
吳俊達認為,丁守中可能也不預期打贏官司,但站在他的立場,仍應該提出這個訴訟,原因有幾個層面,首先就如丁所說,他不是為個人,而是為求建立一個更公平的選舉制度,另一個就是,以那麼小的差距敗訴,他不提訴訟不能對支持者交代。
 
吳俊達強調,丁守中提訴訟的第3個原因也是最主要目的,應該是為了凝聚藍營,為2年後總統大選的團結做準備,塑造一個被打壓、受害者的形象,若法院日後判他敗訴,他更能進一步激出藍營支持者,透過這個訴訟,國民黨可以給柯文哲連任的正當性留下一個缺角,像美國小布希總統因為2000年佛羅里達州計票爭議被說是「法院選出來的總統」,讓柯文哲未來也被人說是「法院選出來的市長」,為國民黨甚至丁守中個人2020年角逐總統大選鋪路。 (李奕緯/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