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扯!怕酒駕被罰牽車去停 衰男拒酒測苦吞罰單

怕酒駕被抓,吃薑母鴨後想將機車移置到停車格,在沒發動情況下牽著機車到車格,卻遭警方攔查,最後更被開出一張拒測罰單!家住新北林姓男子,9月份在新店中興路一家薑母鴨店與友人聚餐,為了不讓友人掃興,席間喝了不少酒,餐會結束,因擔心騎乘的機車違規停車會遭拖吊,又擔心酒駕罰很大,因此決定將機車「牽」到合法車格停放,在友人的陪伴下,沒發動機車用牽引方式慢慢將車牽過馬路,突然一名警員出現,問說機車怎麼啦!還要對他進行酒測,林男心想,車也沒發動又沒騎乘行為,為何要接受酒測,當下拒絕酒測竟吃下一張拒測罰單,林男不滿向分局投訴。
 
林男指出,就是知道不能酒駕才會在機車沒發動下牽引至合法停車格停放,竟被警員要求酒測,當下友人有詢問北市警這種狀況,北市警解釋,在沒有發動情況下牽引機車不算酒駕可拒絕酒測,友人也有跟該名警員說,但該警員就是聽不下去,還以無線電叫了2-3名同事,堅持要對我進行酒測,林男在警員堅持下,要求警員說明被測者權力,警員似乎對法條也不熟,對不了解的一概不回答,還嗆說不配合就開拒測罰單,又說林男消極不配合,最後還是對他開出拒測罰單還扣了車,完成開單程序後,警員態度不佳的說,警察沒有義務回答你任何問題,有事去跟法官說,真的讓人相當的生氣。
 
事後林男不滿向新店分局申訴,警方回函依照判例表示,惟所謂「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參照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交抗字第1345號交通事件裁定);次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規定,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於以攔停並採行措施,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認定該車違規事實明確,依法舉發無誤。
 
為此回函,林男不滿指出,警方宣導「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他因不想酒駕出事,才會將機車牽到附近停車格停放,卻因此吃上酒駕拒測罰單,認為警方在找人民的麻煩,他認為因此被開罰單不合理。避免酒駕肇事是政府宣導的重點,民眾配合政府宣導酒後不騎車,應該是鼓勵,而不是利用文字讓民眾陷入不法;但如果牽車算騎車,那牽車上人行道的停車格為何不違規,同樣的行為不該因有無喝酒而不同。
 
合里聯合法律事務所陳以敦律師指出,林男這種行為應該不算在騎乘範疇內,這個只要向相關單位提出異議,應該就可撤銷,原則上牽引摩托車的行為是不會構成騎乘的,在交通法庭上應該就可撤銷了,以前我們的認定,發動就屬於駕駛,如果沒發動我們不會認定他是駕駛,法院對這類型的判例無罪的會比有罪的多,高院的判例只是單方面少數的見解而已,這跟一般人的認知真的差太多了,這種見解是蠻恐龍的。
 
一名在台北市警界服務滿15年的陳姓警員指出,沒有明確的事證,警方是不會對沒發動機車用牽引方式的酒客進行攔檢酒測的,如果有疑義,必須要調閱監視器或根據排氣管溫度,釐清該名駕駛是否在酒後有騎乘的行為,單方面牽引機車就算酒駕的看法實在太牽強了,警察真的不能為績效而開出這種罰單。
 
一位藍姓民眾聽說竟有這種事激動的用台語表示,做績效也不能做到這樣,人家只是有喝酒要將車牽去停好,這樣被開罰,那以後還有誰會配合「喝酒不開車」政策呢!從事餐飲業的孫先生則表示,這位林姓機車騎士不但不該受罰,反而應該受到表揚,因為這位騎士落實了喝酒不開(騎)車的口號政策,為了配合政策接到這種罰單,真的是太誇張了,這個警員懂不懂法條啊!(突發中心林金聖/台北報導)(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林男牽機車時,遭新店警方上前「關切」。翻攝照片
林男牽機車時,遭新店警方上前「關切」。翻攝照片

警方要求林男接受酒測。翻攝照片
警方要求林男接受酒測。翻攝照片

警方硬要林男接受酒測,林男要求宣讀權利。翻攝照片
警方硬要林男接受酒測,林男要求宣讀權利。翻攝照片

警方最後硬是開出拒酒測罰單。翻攝照片
警方最後硬是開出拒酒測罰單。翻攝照片

警方告知林男要扣車,還要他到監理處繳罰款。翻攝照片
警方告知林男要扣車,還要他到監理處繳罰款。翻攝照片

新店分局回函。翻攝照片
新店分局回函。翻攝照片

民眾藍先生氣憤表示,做績效也不能做到這樣。林金聖攝
民眾藍先生氣憤表示,做績效也不能做到這樣。林金聖攝

孫先生表示這樣太離譜了,警員懂不懂法條啊!林金聖攝
孫先生表示這樣太離譜了,警員懂不懂法條啊!林金聖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