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炎亞綸親吐劈腿實況!情人小王「浴室一個小時不出來」

「以前很容易對人家產生感情,也許因為寂寞,因為依賴,或是因為報復,只要對方有感覺就可以在一起,但新鮮感過了想分手,對方苦苦哀求又矛盾不忍心,可是已經有新對象,變得兩段感情有重複。」

炎亞綸在被控訴劈腿、流出男男接吻照與親密對話前,這麼對我們《壹週刊》誠實吐露他的過去。

他18歲時於奇摩交友被經紀人發掘,成為了男子天團「飛輪海」成員,近幾年更成了台灣偶像劇的男一。只是出道多年,同志疑雲一直是他如影隨形、揮之不去的影子。

在之前的專訪,炎亞綸談到了他幾段扭曲的感情──曾經把愛情當作全世界,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No. 1,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讓花美男的外表下處處是尖刺?

對於親密照流出,炎亞綸發表聲明:「我曾經對人付出真感情,但在結束時沒有好好的處理,導致事情演變成如此,也是自己始料未及的,我對我造成傷害的人感到非常抱歉。」(攝影:劉耀勻)
對於親密照流出,炎亞綸發表聲明:「我曾經對人付出真感情,但在結束時沒有好好的處理,導致事情演變成如此,也是自己始料未及的,我對我造成傷害的人感到非常抱歉。」(攝影:劉耀勻)

網交初戀 乞求情人說我愛你 

國中時,炎亞綸在網路上遇到初戀,他說:「家裡那種情況,感情對我是唯一的寄託、像撲朔迷離的天使,我跟對方在一起兩年,只見過四次面。」

「家裡那種情況」是這樣的:父親是名醫,母親期望炎亞綸做個完美沒有任何失誤的人,「小學時只因為漏看一題數學題,拿了94分,她就抓狂捶牆。」

他怕讓媽媽失望,也想躲避媽媽過多的關愛,天天流連在外不想回家。父母也曾因為他性向問題嚷著要自殺,他跟妹妹拿著菜刀相向…

明明是風和日麗的秋日下午,同事們卻聽得滿身冷汗陰森至極。

「我家在天母,對方家在樹林,我每天坐火車、整個暑假都去赴會,因為有約啊!反正我就是喜歡,你要叫我等也OK,還等過十幾個小時,沒見到人。

在當時愛情成了炎亞綸的全世界,成了茫茫汪洋大海中的一塊浮板

「跟家人的關係也賭上,應該好好唸書也不管,幾乎是除了自己性命以外都犧牲掉。」但其實對方自始至終都有另外一個人。

「在我考高中基測前一天,對方打給我說分手!我拜託對方講最後一次『我愛你』…」

「我眼淚不用想就哭、一直掉,我媽就看傻了!是崩潰那種。基測也受到影響。我很慘!我國中時真的很慘!」

炎亞綸健身有成,除了顏值擔當,不吝於在主演戲中展現「漢草」。(圖片來源:《愛上兩個我》)
炎亞綸健身有成,除了顏值擔當,不吝於在主演戲中展現「漢草」。(圖片來源:《愛上兩個我》)

藝人談情 手機名牌換來背叛

國中時期,他吃過一年治憂鬱症的藥。入行後他遇到了新的對象花了二十萬元在對方身上,買手機、名牌,直到有一天,朋友A君偷偷告訴他一個殘忍的真相。

A君認識我,也認識小三,他們三個一起去喝酒,然後回到小三家裡,A君打給我:『你知道你情人跟某某,在浴室一個多小時都不出來!』」

「我非常生氣,卻什麼也做不了,因為我不在台灣。而且只要我不在台灣,對方都是不接,不然就掰出很好聽的理由,什麼陪爸媽出去,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當下都是選擇相信。」

原來這愛情的開始只是對方覺得有個藝人男友很有面子炎亞綸說,當他發現對方只是玩玩,那種感覺就好像拿一台dyson(強力吸塵器)直接往他嘴巴吸,把他的靈魂吸光了!

被玩弄過的他,也因此糜爛過。

炎亞綸從偶像團體「飛輪海」出道,單飛後表現亮眼,成為台灣偶像劇男一。(圖片來源:《愛上兩個我》)
炎亞綸從偶像團體「飛輪海」出道,單飛後表現亮眼,成為台灣偶像劇男一。(圖片來源:《愛上兩個我》)

害怕寂寞 新鮮感過了急分手

「那時候不敢自己一個人,天天都要人陪,一起床就趕快約人吃飯,晚上一定要去唱KTV唱到天亮,我曾經自己一個人喝掉一瓶半的威士忌,常常要別人扛我回家。」

炎亞綸承認以前很容易對人家產生感情,「也許因為寂寞,因為依賴,或是因為報復,只要對方有感覺就可以在一起,但新鮮感過了想分手…」

他說,「爛咖,懵懂的時候多少會這樣。」

阿本拍攝《桃花小妹》時與炎亞綸相識,兩人斷背情傳了多年,他更上節目自嘲在批踢踢的甲甲版(Gay Gay版)看到大家討論「阿本是炎亞綸的情婦」。(圖片來源:《康熙來了》)
阿本拍攝《桃花小妹》時與炎亞綸相識,兩人斷背情傳了多年,他更上節目自嘲在批踢踢的甲甲版(Gay Gay版)看到大家討論「阿本是炎亞綸的情婦」。(圖片來源:《康熙來了》)

同居緊盯 沒安全感每天報備

即使他想定下來,結果卻非他所願。炎亞綸曾寫了首歌紀念一段同居情,當時炎亞綸想有個未來,認定賺錢很重要,但對方對他沒有安全感,規定他每天都要打電話報備。

「有時候慶功宴喝茫了,回到房間倒頭就睡,對方可以一直不爽到我回到台灣,再給我一整天的臉色看;有時候我一下飛機,就馬上去對方工作的地方接送以示歉意,但對方一上車就給我臉色看,我真的受不了。」

不是不愛對方,只是不會相處,事過境遷兩人聊開,炎亞綸承認自己當時不願意相信對方可以分擔自己的煩惱,之後對方談了幾場戀愛,也反省出當初逼炎亞綸逼得太緊,現在反而可以當朋友。

愛的代價換來一道一道結痂的傷口,地質學教授」炎P邊走邊學、修愛情學分也算有收獲!(撰文:名人組 採訪:田瑜萍、唐千雅

2016年,炎亞綸(左二)被直擊與阿本(右二)和其他可愛型小鮮肉吃飯續攤。(攝影:陳汎斌)
2016年,炎亞綸(左二)被直擊與阿本(右二)和其他可愛型小鮮肉吃飯續攤。(攝影:陳汎斌)

2008年,炎亞綸(右)曾被我們《壹週刊》偷拍到,與棒棒堂男孩呱呱(左)等人相約出遊,2人在路上熱絡交談。(攝影:陳永崇)
2008年,炎亞綸(右)曾被我們《壹週刊》偷拍到,與棒棒堂男孩呱呱(左)等人相約出遊,2人在路上熱絡交談。(攝影:陳永崇)

更多壹週刊報導

炎亞綸性向苦了20年!驚爆爸媽「拿電線繞頸嚷自殺」

炎亞綸曾密會「5男2女」!阿本情纏他8年因這原因心死…

14萬青年驕傲挺同志!遊行時尚爭豔「尊重所有人的愛」

〈驕傲挺同志〉林辰唏路上遇盟盟 神回這句話BJ4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