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最夯治癌法2〉免疫細胞療法開放 背後洋蔥超大顆【壹點就報】

衛福部在94日公告開放自體免疫細胞療法可以治療癌症,而這個修法能通過,背後隱藏著一位癌友卡斯柏的故事,雖然卡斯柏在2年半前過世了,但法案過了也圓了卡斯柏的遺願,終於讓混亂的市場有一條循規蹈矩的路。

卡斯柏是位鼻咽癌4期的患者,在2015年中旬於國發會平台發起5000人公開連署「癌症免疫細胞療法修法法案」,同年924日就跨過門檻提案通過,逼得衛福部要正式面對。

為何會投入推動修法,原因在於他2012年發現罹患癌症後,由於腫瘤位置不能開刀,在台北榮總經歷了33次放療及7次化療後,雖然腫瘤從6公分縮小為2公分,但因為放療會導致頸動脈太薄,可能會造成血管破裂,因此不適合再接受放療。

在走頭無路的情形下,卡斯柏夫婦找到日本接受最新的免疫細胞療法,在赴日治療期間,發現太多台灣病友花大錢做「無效」的免疫細胞療法,因此,才希望透過修法導正視聽,讓免疫細胞療法回歸正常的醫療生態。

卡斯柏夫妻曾在2016年1月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台灣有公司宣稱可幫忙抽血送到中國、日本培養,再送回台打入病人身體,病人要花上百萬元,實際上,我在千葉大學治療時,得先住院一個月密集觀察,哪能這麼隨便,千葉大學因日本政府支持,我們成了臨床試驗的個案,只花了10萬日幣的檢查費,私人的久留米大學雖是自費但也只花90萬日幣,台灣病人太可憐了。」

實際上,卡斯柏在網站上找尋細胞療法時,先是發現千葉大學的醫師有經驗,寫了郵件前往請教,沒想到日本醫師非常熱情,非常幸運的是又剛好遇到日本開放境外病人可接受治療,因此,在抱著最後一線希望的心情下,卡斯柏成了台灣赴日進行免疫細胞療法的第一人。

他在千葉大接受的是體外免疫細胞的培養,一週後再靜脈輸入已能作戰的DC、NKTCIK等免疫細胞,由於是臨床試驗的一次性治療,計劃結束後就結案了,但也因為腫瘤確實有消失,他們繼續尋求其他醫院治療的可能性。後來找到久留米大學,施打的則是胜肽疫苗,受訪當年卡斯柏才43歲正接受久留米的第二輪胜肽治療回台,氣色及精神都還不錯。

兩種免疫細胞療法的作用機轉也不太相同,一個是直接靜脈輸入免疫細胞與癌細胞作戰,胜肽疫苗則像我們小時候打疫苗一樣,皮下施打腫瘤抗原後,讓身體免疫細胞產生活性,增加抗癌的能力,因此施打的部位會是在淋巴結附近的皮下組織,以卡斯柏為例,就是頸窩及腋下。

當年卡斯柏的治療效果不錯,回台後也定期在台北榮總追蹤,台日雙方的醫師還會互相研究討論病情,卡斯柏也同意讓自己成為台灣醫師研究的教材,不過,最終還是因為頸動脈太薄破裂導致大出血,在2016年3月離開親愛的家人。

卡斯柏的太太紀君霖日前再度接受本刊專訪,談及先生離世眼眶泛紅地說,「雖然卡斯柏的腫瘤從來沒有完全消失過,但生活品質很好,赴日治療期間也有體力走走逛逛,只有最後大出血的那段日子辛苦點而已。」

卡斯柏過世後,紀君霖與癌友們的接觸仍然頻繁,在度過一段悲傷期後,她打起精神與友人繼續卡斯柏未完的夢,在2016年11月正式成立「台灣癌症免疫細胞協會」監督修法,也終於完成階段性任務了。(撰文:特約記者蔡怡真)

更多壹週刊報導

〈最夯治癌法1〉癌患赴日救命3年 腫瘤細胞竟消失

〈最夯治癌法3〉細胞療法需有公定價 日本一次五萬台幣

圖為卡斯柏赴日治療情形。(紀君霖提供)
圖為卡斯柏赴日治療情形。(紀君霖提供)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