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跨性好難3〉少了朋友多了快樂 他們學會被討厭的勇氣【壹特報】

擁有被討厭的勇氣,忠於自我讓小妤更快樂。
擁有被討厭的勇氣,忠於自我讓小妤更快樂。

當一個兒子渴望變成女兒,除了家族掀起滔天巨浪,跨性別者心裡,也有許多過不去的坎。她們必須勇敢面對驚訝甚至嘲笑,若作自己太難,只能退回角落,安靜舔拭傷口。

 得知士林有處偽娘基地小有名氣,跨性別者群聚扮裝總是繽紛歡樂,我們好奇想一探究竟,但兩性刻板價值的框架太強大,她們擔心家人遭指指點點。幾經掙扎,基地經營者小妤決定出面,透過她的故事告訴眾人,不管多困苦,溫柔的靈魂仍相信,終會等到光照進來那一天。

會接觸小妤,是從高中同學的「姊姊」開始,那時網路風行一句哏:「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所言不假,那位同學的姊姊在大家眼中真的非常豔麗,女同學們看到也為之驚嘆、自愧不如。

她也是位跨性者,身為實習記者,起初想採訪她作為報導題材,考量社會氛圍保守,她婉拒了,並推薦小妤。和小妤聯絡時,她直言曾謝絕一些媒體採訪,但最終不知為何,身為菜鳥的我,竟在暑期實習結束後,獲得採訪機會。

平時不太關注性別議題,為了這次採訪,我做了不少功課,諸如TS (Transgender 跨性別者)、CD (Crossdress 變裝者),跟其他大大小小接受過採訪的跨性者新聞,其實還有很多名詞,然而台灣媒體報導這類的資訊並不多,甚至大學衛保網站也僅是草草的翻譯了原文意思。

更令我訝異的是,跨性別族群居然被和同性戀、雙性戀一同放在了“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裡;自我性別認同應該和性傾向是完全不同的議題才對吧?

初次見到她,並沒出現預期中的任何心情:驚艷、震撼、厭惡?竟然什麼都沒有。坐在我面前的,就只是個普通人。原先想要拍攝小妤替客人們化妝的模樣,大家聽見媒體採訪便直接回絕,為了畫面需求只得改替我打扮時,我也只覺得她的表現相當專業。

新聞報導中的跨性別族群,通常以陰影帶過,不是見不得人,而是畏懼流言蜚語。
新聞報導中的跨性別族群,通常以陰影帶過,不是見不得人,而是畏懼流言蜚語。

採訪時我忍不住問:「相對一些受訪者不願露面,為什麼妳可以這麼勇敢?」

「最開始的時候,當然不會是勇敢面對。」她聊起遭受冷言冷語的那段過往,又談到貓舍給她的人生啟發。我忽然想起某些廣告,總鼓勵人們應該勇敢實踐自己的夢想,但,又有幾人敢跨出既有軌道,選擇走人少的路?

小妤選擇忠於自我,儘管少了一些親友,但生活上更為快樂、心靈上更為富足,那才是最真實的感受。

人如果一輩子都依照別人意志走,那才是最為悲哀的,古時候有父子騎驢的故事;今年暑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也有一部名為「媽媽遙控器」的單元劇。如果在不危害他人前提下,為自己而活卻被貼上異端的標籤;那麼違背自己意志活了一輩子,又該被冠上什麼罪名?

(撰文:汪俊騰)

更多壹週刊新聞

●〈跨性好難1〉長孫穿女裝 祖母葬禮被笑變態

●〈跨性好難2〉祕密基地首曝光 偽娘們憂歧視

小婿相信勇敢做自己,陽光總會出現。
小婿相信勇敢做自己,陽光總會出現。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