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跨性好難2〉祕密基地首曝光 偽娘們憂歧視【壹特報】

跨性族群不願亮相,記者只好親自上陣,體驗小妤為客人作上妝服務。
跨性族群不願亮相,記者只好親自上陣,體驗小妤為客人作上妝服務。

當一個兒子渴望變成女兒,除了家族掀起滔天巨浪,跨性別者心裡,也有許多過不去的坎。她們必須勇敢面對驚訝甚至嘲笑,若作自己太難,只能退回角落,安靜舔拭傷口。

 得知士林有處偽娘基地小有名氣,跨性別者群聚扮裝總是繽紛歡樂,我們好奇想一探究竟,但兩性刻板價值的框架太強大,她們擔心家人遭指指點點。幾經掙扎,基地經營者小妤決定出面,透過她的故事告訴眾人,不管多困苦,溫柔的靈魂仍相信,終會等到光照進來那一天。

走進熱鬧的傳統早市,剁肉聲咚咚咚規律響著,遠方菜販大喊特價訊息,伴隨熱風襲來的魚腥味,逼人憋住氣快速穿越。我們轉進一條不起眼小巷,樓上是專屬女孩們的秘密基地,主人盛妝打扮,是個很難與哄鬧市集做聯想的輕熟女。 

「這裡就是我們的庇護所」,偽娘基地,顧名思義是提供偽娘、跨性別族群變裝的地方。社會環境不友善,逼得她們在現實中偽裝自己,任何想成為女生的想法,都要小心翼翼隱藏。

 即便勇敢打扮成女性,親友的嫌棄與尖酸刻薄,常逼得跨性別者走投無路,「我們這族群,自殺跟憂鬱症比例非常高。」想到其他會員遭遇,自信的小妤忽然一陣感慨。

跨性遭歧視 決定打造專屬基地

「我不太喜歡爭辯,容易順著對方,工作的時候,不管面對人群還是西裝領帶,這些刻意的事都讓我不是很自在。」到貓舍工作前,小妤做過不少需與他人互動的行業,也在那些地方遇到不太友善的對待。

時間回到2014年,依然在貓舍工作的小妤仍懷抱著大學時創業的夢想,「與其說想創業,倒不如說想要自由。」最初想法,是找幾個圈內朋友合租房子,「單純就是個共享空間」,在那裡她們可以自由打扮成女生、彼此欣賞,不擔心異樣眼光無情射傷。

在偽娘基地裡,大家可以放下防備,坦然和心裡的自己相會。
在偽娘基地裡,大家可以放下防備,坦然和心裡的自己相會。

談創業遭父譏:什麼都不行還想學人家

「我和我媽說想創業,當下她覺得我瘋了!」對老闆提,劈頭就問她有多少基金?「10萬。」老闆嘲弄地丟了句「繼續工作還比較實在」,其實,小妤連10萬也沒有。「『你什麼都不行還想學人家創業?』我爸甚至大笑,要我要考公務員」。

越被看輕,越激起小妤衝撞體制的渴望。小妤開始在貓舍與基地兩邊忙碌,常常上午忙完工作,下午又得到空蕩的基地做室內規劃。為了專心打造那座夢想中的城堡,小妤索性辭去工作。室內平面圖、衣櫃造型改了又改,甚至地磚也是一塊一塊親手拼上。累了,就直接在雜亂堆裡休息。

幾個月後,基地是建成了,但房租呢?營收呢?已經辭去工作,等於斷了自己後路。小妤和圈內的朋友一起到了三創打工,再度回到蠟燭兩頭燒的窘困,「曾經窮到連飯都沒錢吃,有姊妹聽到我的處境,特地送晚餐來基地給我。」想到這裡,本來就化著濃妝的小妤眼睛顯得更紅潤了。

營造同溫層歸屬 跨性別的城堡

或許是跨性別族群的惺惺相惜,大家都渴望有這樣的地方、一個屬於自己的同溫層,「這圈子渲染速度非常快,前後花了三年,人終於慢慢多起來,成了今天的2.0。」

即便同為外人眼中的異類,不同類型間,彼此還是有些無法理解,「跨性別族群有更細密的分類,有的人單純喜歡裝扮成女性,有的人天生有性別認同困擾。」小妤詳細說明TS(Transgender 跨性別者)跟CD(Crossdress 變裝者)的區別,「但在這裡,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互相尊重。」

小妤訴說著基地理念,她所希望的「為自己而活,大家過好自己的就好。」這句話,或許也能解釋成──祈願這世界多些尊重與包容。

(撰文:汪俊騰 攝影:蘇立坤)

更多壹週刊新聞

●〈跨性好難1〉長孫穿女裝 祖母葬禮被笑變態

●〈跨性好難3〉少了朋友多了快樂 他們學會被討厭的勇氣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