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像話嗎!妹孤身照顧老父 哥哥卻要平分遺產【遺產律劇場】

文/劉韋德 律師
3年多以前,淑芬還是個銀行主管,但她獨居父親的失智症日益嚴重,常常一出門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幾乎都是靠鄰居或警察送她父親回家。淑芬眼見父親的情況日益惡化,於是她在群組上問兩位哥哥,希望一起想個辦法。

大哥和二哥用各種理由推拖,反正結論就是沒能力沒時間沒辦法,二哥還好心的建議淑芬請個外籍看護。對於二位哥哥的冷漠和事不關己的態度,淑芬感到很寒心。

淑芬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是父親身兼母職將孩子養大,現在父親老了,沒辦法照顧自己,對於不能好好照顧父親,她感到很愧疚。

有一次,父親失蹤二天才在堤防邊被發現,她抱著像孩子般的父親痛哭失聲,她毅然決定辭掉工作,專心照顧老父親。她獨自照顧父親3年後,父親最後還是因心肺衰竭過世了,走得很安詳,她覺得自己盡了為人子女的責任,心安理得。

她父親留下1間房子和1百多萬的銀行存款,兩位哥哥在父親喪禮還沒辦妥前,就找了淑芬,表明要「依法」平分遺產。

淑芬知道法律的規定,但她在乎的是,兩位哥哥在父親生前,未盡到照顧責任,父親生前飲食、就醫、交通等費用,幾乎都是她在出,現在父親一死,兩個哥哥就搬出法律要求平分財產。她認為法律這樣規定,實在太不公平了。

法律解析
類似淑芬這種由某繼承人盡到主要扶養照顧責任的狀況,在實務上很多,而其他對父母親生前生活不聞不問的繼承人,在法律上,真的可以要求平分遺產嗎?

依民法第1141條之規定,同一順序之繼承人有數人時,是按人數平均繼承,也就是說,法律上遺產分配多寡的唯一標準,就是按人頭計算,其他狀況條件,一律不在法律考量範圍。

這種立法是採取齊頭式的平等,看起來很公平,但對於類似淑芬這種情況,兩位哥哥未盡到為人子女的責任,等到父親死後又搬出法律要平分遺產,對於盡到主要照顧扶養責任的繼承人來說,確實非常不公平。

但這種狀況,在中國大陸的繼承法第13條規定「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

也就是說,在大陸上,若各繼承人之間,對被繼承人盡扶養責任上有不一致的情況,則繼承時,每個繼承人的繼承比例也會產生變化,是較有彈性的制度,而不是像台灣採取一律平等的做法。

這種立法制度,會讓繼承人比較願意「主動」承擔起照顧父母的責任,某種程度上也可以減少一些社會問題,值得借鏡參考。

但在我國法律修正以前,淑芬的兩位哥哥在法律上,確實可以要求平均分配遺產。
註:若繼承人中出現配偶和第二至四順位繼承人共同繼承時,則配偶的應繼分是多於其他繼承人的,並非按人數平均(詳見《民法》第1144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