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傷後人生】工地墜落20年 輪椅老人要帥還要拚大學

他是掉下來的人。在工地危顫顫的木板上,因為各種原因墜落的工人,可能失去性命,整個家庭頓失經濟來源,可能幸運一點保住一命,卻再也做不了這般依賴勞力的工作;面對工安意外,工傷者與其家屬面對的是無力賠償的小包商,以及卸責的營造商。林振弘二十年前自工地墜落,下半生以輪椅代步,傷後二十年,時間帶不走他的痛苦,帶來更多身體的病痛,但他在每日的獨居生活裡,持續學習,讓老年的生活也能活得有意義。

獨居的家裡他仍留有許多杯子,幾年前他還會到醫院送自煮的咖啡給醫生護士,現在因為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只能在早晨起床念書時煮一杯給自己,但他看到別緻的杯子還是會買回家,他說,這是他維繫人際關係的方式。

林振弘四十歲時已是聲譽不錯的工班,景氣好時月入二十萬。但一次事故,二樓的木板破裂,他墜落致脊髓損傷、終生以輪椅代步。包商說賠不起,他轉而向工地的主要負責公司味丹提起訴訟,四年最後以和解作收,他曾想要去公司門口放火,但同病房的人贈他一句「忍辱慎言」,他刺到左手時刻提醒自己,他想,老天給自己這條路是有祂的理由。

工地墜落後的訴訟,他的怨氣無處可去,在手上刺下「忍辱慎言」四字(攝影:湯興漢)
工地墜落後的訴訟,他的怨氣無處可去,在手上刺下「忍辱慎言」四字(攝影:湯興漢)

他靠和解金、職災賠償,還有過去四十年工作的積蓄過活。看起來是比其他工傷者幸運,但還是得小心翼翼、撙節使用,因仍有許多醫藥開銷;坐輪椅會有感染風險,還有大小便的不便,為了省錢,他拿導尿管自行回家裝。自己一天煮一餐加上咖啡,一個月開銷三千五百元。堅持每日穿襯衫西裝褲,自己洗燙,淺色用漂白水、深色用蘇打粉,最後還用麵粉水去漿,直挺挺的,他希望就算老了、坐輪椅,自己也能夠好看。

二十多年來,他騎著三輪的摩托車全省跑透透,為了同是職災的個案,最多曾一年服務七十人。離婚、兒孫也都離家在外,他一人生活,今年九月報名空中大學,國中畢業的他還想再拿到學位。每天早上起床後,到客廳坐在地板上抄寫筆記,他說,「我這樣就好了,非常簡單。」恬然地生活著,只餘下手臂上的刺青提醒著過往的光輝與無奈。(撰文:江佩津/攝影:湯興漢)

林振弘68歲,報名空中大學,仍想繼續念書(攝影:湯興漢)
林振弘68歲,報名空中大學,仍想繼續念書(攝影:湯興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