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師奶最瘋狂〉紙醉金迷39年 老舞場老闆:這裡夜夜精彩【香江人語】

本篇故事由香港壹週刊提供


「三十九年我都在這裡,最初的十多年,就由幾位姊姊管理,我弟弟也在這裡幫手。後來這十八年,我一直都有參與。」

香港佐敦的一間「樓上夜店」,是香港僅剩的一家跳懷舊舞的地方,已經有三十九年歷史。它原本在尖東新世界中心,一九九九年搬到佐敦,一直由蔡氏姊弟經營打理。

已婚有一子一女老闆George,笑說自己是五十年代的人。他表示,做這門生意這麼多年,他的人也變得樂觀,「這是一門開心的生意。客人們要的是開心。我自己來說,都很懂得怎樣讓自己開心的。」

紙醉金迷了三十九年,會厭倦嗎?「我覺得其實這門生意,每一晚都很精彩的,不會悶。因為每晚來的客人都是來慶祝的,對客人來説,他們難得有一晚開心。我每晚也對著這批難得開心的人,我自己怎會悶呢?不會的。」

George是香港僅剩的一家懷舊舞場的老闆
George是香港僅剩的一家懷舊舞場的老闆

來這裡的客人,都是愛懷舊的一群,「很多都是喜歡懷舊,他們很久沒有來,回來看到這情景,尋回以前成長的那種感覺,那種喜悅是很強烈的。可能他們來會看到舊朋友,因為這裡就好像一個大家庭一般,所以,很難得的。」

走過了接近四十年,當中有起有落,「(最風光)那時應該是九七年前。一個月(營業額)大約五百萬(港幣)啦。」當時的客人,很捨得花錢「豪爽的,我見過有客人將一疊千元鈔票,摺成一盤花,起碼也有一萬多二萬元,釘好後送給歌手,這些也屬於豪爽的啊。」

來懷舊舞場的客人,在這裡尋回一些成長時的感覺
來懷舊舞場的客人,在這裡尋回一些成長時的感覺

「最低潮應該是佔領中環行動或SARS的時候,市民都不敢外出消遣,又擔心染病。客人少了,自己的資金流動也受影響。」時代變遷,這門生意變得難做,George坦言也撐得辛苦,「有時都會(撐得)辛苦,但喜悅是多過辛苦的,哈哈哈。」

這些年來,最難得的是賺到友情,「友情囉,這些友情真的錢也買不到,當然我也要賺錢養活自己。」有想過退休嗎?「我從沒有想過退休,一直做下去,我沒有打算退休,所以我可以說繼續做下去。」

撰文:程志康
攝影:鄭樹清

更多壹週刊報導

●〈阿水獅豬腳1〉一本支票一世情 異姓兄弟共守情義豬腳【翻開老字號】

●〈阿水獅豬腳2〉第二代不敢忘本 北中六店和平共處【翻開老字號】

●〈阿水獅豬腳3〉接總統女兒訂婚宴訂單 以為惡作劇【翻開老字號】

●蘋果手機賣輸華為?這數字有玄機!【壹科技】

時代變遷,讓舞場生意也變得很難做,撐得很辛苦
時代變遷,讓舞場生意也變得很難做,撐得很辛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