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那天我被偽娘「演奏樂器」【更生人日記】

肆陸玖提醒讀者,不要過度驕傲,免得一不小心就失守。肆陸玖提供
肆陸玖提醒讀者,不要過度驕傲,免得一不小心就失守。肆陸玖提供

記得假釋期間,每次報到都很開心,坐著統聯回到台北,口裡哼著歌、滿心期待會有豔遇的發生,但那終究只是自己的妄想。

剛出獄的我即將進入而立之年,這三年進修時間,原本認識的女生朋友非死(結婚)即傷(體會到現實的感傷),雖然我體態精實、有六塊腹肌,但口袋沒有money,在女孩子眼中就只是個騙炮打的俗露骨而已。當時就連「去豆乾厝花1000元找阿姨15分鐘」這樣的事,都是一個奢侈的願望。

就是在這麼艱困的狀態下,我決定玩網路交友,這是殺出重圍的唯一方法,相信自己下一次回台北的時候,情慾之窗將為我而開。

過了一個月以後,發現不如469想的那麼簡單。469吸引到的,不是第三性就是同性戀,為什麼?大概是不善甜言密語,撩妹技巧差勁。所以在那次回台北,放棄了修釣竿的念頭。退而求其次的「以研究人種」的出發點,約了一個「偽娘」見面。

這位偽娘小弟在跟我見面的路途中,先來一齣「哎呦」剛剛騎太快跌倒了,想要求我補償他的劇碼,哼哼,當我第一天出社會嗎?後來在言談中一直誇口自己有多會「演奏樂器」(意指:吹喇叭),每交談幾句,就會引導我去那個方向。我只能說這些小鬼真的也很厲害,歷經3個小時的問答纏鬥找到了進攻點,讓我說出「我不可能會硬啦」這句話,接下來利用我過度自滿的信心持續逼近,先是隔著褲子撫摸,至伸進去摸,就在這時候,上帝眷顧了努力的人。自負的我電話響起,接起電話,說沒兩句就感覺到水龍頭有種濕潤的包覆感,低頭一看,整顆頭含進去了?!我立馬頭殼洨給他巴下去,屌他個三字經,結束了這場意外。但,我還是被他得逞了,含到了我的水龍頭。

我時常用這個經驗來告訴自己,驕兵必敗,在對陣時別中招,時時保持淡定,避免憾事再次發生。阿彌陀佛。

作者:肆陸玖
31歲的城市流浪者。客家閩南外省混血,20歲下海當酒家男、23歲第一次進警局送法院、24歲在最下流的人間鬼道與妖魔鬼怪接觸、26歲收押禁見、29歲出獄在台中傳統黑社會生活當學徒,學習處事之道,31歲回台北服勞役。沒有背景、前科累累、鬼頭鬼腦、擇善固執、表情淡定、內心澎湃的自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