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亡命鴛鴦是神話【更生人日記】

肆陸玖畫出獄中聽廣播的情境。肆陸玖提供
肆陸玖畫出獄中聽廣播的情境。肆陸玖提供

今天有位朋友來作客,說要聽廣播當背景音樂,我不禁感嘆的說了一句:「這是在關的時候聽的啊!」後來另一位朋友進門聽到廣播,也跟我說了一樣的話,彷彿廣播就是監所的專屬娛樂一樣。

在北所,最著名的DJ就是「拉拉」,廣播節目主持人的男聲很有磁性,女聲都很有畫面,除了周玉寇太過尖銳以外,大部分的聲音都有同學用來「聲淫」過,很多同學寫信出來要求我們上網搜尋某某DJ的照片寄進去,那幾次我搜尋到了以後並沒有列印,因為我擔心見光以後,同學就會失去最珍貴的想像力了。

說到廣播點歌,相信是很多同學都做過的事。透過信紙,寫下想要點播的歌及訊息,再由主持人銷魂的電波,穿越另一座高牆,耳機裡聽到兄弟的問候、姐妹的祝福,心理都是暖暖的。當然最讓人心花開的,就是收到另一半的隔空點播傳情,本圖畫的就是接收到的瞬間狀態,當年4級的我清楚的聽見了同學說出了偶像劇的台詞「笨蛋」二字,讓沒有收音機與女朋友的我著實羨慕不已。幹......什麼我怎麼如此沒路用!

同學在社會上做毒品生意,與女友住在一起,一個出門送藥,一個在家分裝,鴛鴦蝴蝶開開心心的過著幸福的生活。但好景不長,同學出事了,警察銬著他回家中搜索,連累了在家睡覺的女友,同學負責的一肩扛起,表示與女友無關,沒想到女友竟然向警察說她自己也是犯罪的一環,要和男友一起面對,就這樣壯烈的一起被列為共同正犯。交保到被通緝落網的這段時間,兩人過了一年亡命鴛鴦的日子,整段故事分爲7749個章節,如果有導演有興趣要拍成電影再來跟我拿劇本。

在裡面看到的狀況,通常都是男的關,女的跑,現實的很。當然有少數的女生還會來會客,但是隨著時間拉長,聯繫的次數越來越少,極少有像這樣有情有義的一起關。雖然聽起來很蠢,但美麗的愛情故事,往往都是靠著很蠢的行爲而偉大呈現在世界上的,你們說是不是這樣呢?

作者:肆陸玖
31歲的城市流浪者。客家閩南外省混血,20歲下海當酒家男、23歲第一次進警局送法院、24歲在最下流的人間鬼道與妖魔鬼怪接觸、26歲收押禁見、29歲出獄在台中傳統黑社會生活當學徒,學習處事之道,31歲回台北服勞役。沒有背景、前科累累、鬼頭鬼腦、擇善固執、表情淡定、內心澎湃的自然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