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縱火害6親友枉死 逆子嗆法官:麻煩讀點書好嗎?

縱火弒親的逆子翁仁賢今出庭嗆法官要讀點書。黃哲民攝
縱火弒親的逆子翁仁賢今出庭嗆法官要讀點書。黃哲民攝

桃園男子翁仁賢前年除夕夜在家潑汽油縱火,燒死父母等6位親友,一、二審均被判死,最高法院列3大理由發回更審,包括要求查明遭灼傷的被害人是否因翁男縱火行為所致。高院更一審今首度開庭,公設辯護人疾呼應重新鑑定翁男有無教化可能性,翁卻當庭嗆法官:「麻煩讀點書!用心一點再問問題,好嗎?」被法官訊問身為客家么子為何弒母,他回稱:「那又怎樣,你想了解,我就要告訴你嗎?」

翁仁賢(52歲,在押)在7名手足中排行老么,長期認為父母偏袒兄長、家人輕視他,2016年2月7日晚間7時許,翁男趁16位親友圍爐吃年夜飯,涉將預買的20公升汽油潑灑飯廳內外點火,造成父母、看護、兄嫂與姪子等6人死亡,另5人遭火焚輕重傷。

一、二審均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翁男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最高院今年5月發回更審,理由包括本案有2傷者因滅火而灼傷,似非翁男縱或行為造成,還有多名親友在火起前,走出飯廳察看汽油味來源,翁對這些倖存者是否構成殺人未遂罪,應再詳查,此外,為翁做心理衡鑑的警大教授沈勝昂,出庭作證漏簽「證人」結文,欠缺法定程式。

高院更一審今上午首度開庭,翁男被訊問時,多半閉目抿嘴不理會,受命法官曾德水問他在押期間,為何閱讀《高明的殺手》一書,翁高聲回答:「麻煩讀點書!用心一點再問問題,好嗎?這是法國昆蟲大師寫的!」

停了半响,翁男舉雙手比出time out(暫停)的手勢,補充說:「這是自然學科的套書,我存了很久的錢才買的,我懶得陪你們玩!」

曾德水表示:「你很高竿,我也佩服你,但不要把自己想得那麼神聖!」曾德水接著自稱客家老么、客家媽媽通常最疼老么,問翁男也是客家老么,為何狠心燒死媽媽。翁男不假思索,回嗆:「那又怎樣,你想了解,我就要告訴你嗎?」

由於翁男在更一審尚未在法律扶助基金會提供的律師委任狀上簽名,今先由高院公設辯護人為翁辯護,公辯不斷批評沈勝昂的鑑定內容「缺乏誠實公正原則!沒有參考翁男在押2年期間的表現記錄,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翁男30年後仍沒教化可能!」

公辯疾呼,應重新為翁男做鑑定,最高院發回理由代表沈男認為翁很難教化的證詞,沒有證據能力。公辯指沈男「態度令人懷疑、欠缺科學證據」,自承本案「辯護壓力很大,但是誠實公平原則很重要,是不是!」

翁男的大哥翁仁焜、四哥翁仁平今出庭,痛責翁男原本就計劃把所有親人燒死在飯廳裡,只因提前在屋前停放的車輛上潑油,而使多人走出察看得以逃過火劫,翁男出庭還把此舉視為「一大敗筆」。

翁仁焜難過說,那晚年夜飯只吃了5分鐘,年邁的父親心情很好,還跟大家敬酒,么弟卻把親生父母燒成焦屍,他很不解「為何會有這麼狠心的人」,請求「一定要維持死刑!」

翁男對兄長的責備置若罔聞,還押時對於媒體的發問,依舊用咬字含混的話語回應。翁仁焜庭外受訪不滿最高院發回理由,質疑:「中華民國都不判死啦?莫名其妙!」並強調弟弟若沒被判死,「他出來,變成我們都要死了!」(黃哲民/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翁仁賢的大哥翁仁焜今到高院出後受訪,要求一定要判死。黃哲民攝
翁仁賢的大哥翁仁焜今到高院出後受訪,要求一定要判死。黃哲民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