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第43期封面故事》國安局絕密文件曝光 李登輝非法挪用35億

前總統李登輝(左)非法動用三十五億元經費,而現任總統陳水扁(右)成為受益者也難脫其責。
前總統李登輝(左)非法動用三十五億元經費,而現任總統陳水扁(右)成為受益者也難脫其責。

劉冠軍案引爆國安局挪用神秘運作經費黑幕,在本刊獨家取得的權威文件中完全曝光!同時,赫見這樁醜聞的幕後操盤手,竟是前總統李登輝,而陳水扁總統亦難脫其責。 根據這份文件顯示,國安局利用這35億元,成立「奉天專案」及「當陽專案」,其下設置「701」、「331」兩筆基金,以其銀行孳息,暗中支付「明德小組」、「聘請卡西迪遊說」、「李登輝出訪康乃爾」等費用。96年的「兩國論」,也是利用這筆錢供蔡英文研究提出。 李登輝表面上支持國安局法制化,實際上把國安局當凱子,拿專案經費當私房錢,交給親信進行秘密工作、酬賞自己人。陳水扁明知非法,仍援用經費,坐享好處。

 

劉冠軍侵吞公款大事記
劉冠軍侵吞公款大事記

日前,本刊透過特殊管道,獨家獲得國安局內部絕對機密文件,這些文件不但是喧騰一時,造成前後兩位國安局長殷宗文和丁渝洲下台的「劉冠軍案」直接證據;更暴露出,前總統李登輝非法動用高達三十五億元的「專案經費」黑錢,從事各種秘密工作。有些祕密活動雖對台灣國家安全發揮決定性影響,但已違法在先。
換句話說,雖然監察院針對「劉冠軍案」彈劾了殷宗文和丁渝洲,但這僅是冰山一角,醜聞幕後真正的決策者李登輝,還逍遙法外。

國安局內部有關奉天專案資金籌措,以及經費運用情況的機密簽呈上,都有李登輝的親筆簽名。
國安局內部有關奉天專案資金籌措,以及經費運用情況的機密簽呈上,都有李登輝的親筆簽名。

前國安局長丁渝洲應劉冠軍案,與殷宗文雙雙被監察院彈劾。
前國安局長丁渝洲應劉冠軍案,與殷宗文雙雙被監察院彈劾。

大筆公帑 當成私錢
為了證明文件的真實性,本刊慎重地針對文件的格式、內容、經手蓋章者的姓名進行查證,最後證明,這批絕對機密文件就是「奉天專案」及「當陽專案」極機密經費流向。
不可思議的是,監察院雖然已調查「劉冠軍案」多時,但國安局從未提供這些極重要的文件給監委,這中間是否有「棄車保帥」的考量,必須追究。

國安局非法運用經費,源自於殷宗文擔任局長時所進行的「奉天專案」與「當陽專案」。
國安局非法運用經費,源自於殷宗文擔任局長時所進行的「奉天專案」與「當陽專案」。

國家安全局因劉冠軍案2位局長遭監院彈劾,加上專案經費流向一再被監院追查而焦頭爛額。
國家安全局因劉冠軍案2位局長遭監院彈劾,加上專案經費流向一再被監院追查而焦頭爛額。

文件中載明的天文數字私房錢,李登輝不僅拿來從事「秘密外交」,甚至連過年、端午及中秋三節相關的工作獎金,也濫用這筆私房錢發放。所謂「工作獎金」包括宴會、慰問金及禮品費用,「受益人」包括當時的國安會諮詢委員林碧炤、簡又新、張榮豐及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等人。
據國安局高層人士透露,國安局長動支每一筆「專案經費」前,都必須事前簽報總統核可,國安局非法動用這筆三十五億元經費,李登輝都知之甚詳。

秘密籌措專案基金簽呈原文&簽呈原件
秘密籌措專案基金簽呈原文&簽呈原件

神秘專案 老李批可
文件資料顯示,李登輝分別在一九九四年六月、一九九七年五月在「奉天專案」及「當陽專案」下,成立七○一、三三一和明德等專案,開始動支這筆三十五億元的非法經費。
這筆經費之所以非法,和一九九四年國安局完成法制化有關。
國安局法制化後,超過三十五億元的專案經費,依法必須全數繳回國庫。但當時的國安局長殷宗文,並沒有這樣做,他以「展開情報蒐研工作,籌措專案基金事宜」為由,在同年六月簽了一份「極機密」文件,呈報給李登輝,計畫從「奉天專案」三十億八十多萬元經費中,提撥十五億元成立「七○一專案基金」,利用每年高達九千萬元的孳息,進行情報蒐集研析。
而且,機密文件中明知違法,但仍要求專案經辦人員對於「經費來源對內統稱向行政院爭取預算。」睜眼說瞎話,枉法擅權,令人驚懼。

國安局35億元非法挪用經費一覽表
國安局35億元非法挪用經費一覽表

阿扁繼任 照樣縱容
這份後來引爆情治最大醜聞的簽呈,在六月二十日這天,送到了李登輝的桌上,在李登輝簽下「可」及「登輝 六、廿」親筆簽名的同時,也宣告李登輝及國安局違法的開始!
三年後,一九九七年五月,殷宗文再度上呈了一紙「絕對機密」公文,說明國安局該年度在「奉天專案」、「七○一專案」經費的使用情形,並另外成立一個達十三億元的「三三一案基金」、二千七零一萬元的「明德案基金」及二億八千多萬元的「鞏案代墊款」。
李登輝在簽呈首頁批示「閱」,簽下「登輝 五、廿七」的親筆簽名,再度非法動用這筆餘款。
單單根據這兩份「極機密」及「絕對機密」文件即可看出,李登輝就是動支三十五億多元非法經費的最高決策者與授權者,但在監察院的調查過程與彈劾名單中,卻獨漏真正決策人士,是否明顯「選擇性辦案」?或者,國安局在共犯結構錯綜複雜中,一開始就蓄意將完整資料隱藏,藉以掩蓋事實?有待監院及立院進一步追查!

秘密外交 動用黑錢
國安局高層人士指出,新政府上台後,李登輝和丁渝洲都曾告知陳水扁相關專案工作內容及專案基金孳息檔案,陳水扁援例繼續動支這筆私房錢。直到「劉冠軍案」東窗事發,陳水扁還在使用,拖了半年後才把錢歸還國庫。
在這份極機密文件中顯示,李登輝所提曾引起政壇極大震撼的「兩國論」,也是利用這筆私房錢私下運作,透過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在暗中持續研究。
身居兩任總統重要大陸幕僚的蔡英文,當時雖具有國安會諮詢委員的官方身分,但卻以政大國貿系教授的名義,擬定了「八一六專案」。
之後在一九九九年八月提供給國安局長丁渝洲,希望丁渝洲能夠給予經費資助。

位於台北市仁愛路的台灣運輸機械公司。
位於台北市仁愛路的台灣運輸機械公司。

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收受國安局經費替政府進行對日工作。
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收受國安局經費替政府進行對日工作。

明德專案 內藏玄機
在蔡英文規劃下,這個專案又分為「WTO因應小組」和「特殊國與國關係因應小組」兩個小組,總共動支二百六十二萬元,由台灣綜合研究院第四所副所長楊志恆提領簽收。這兩個小組,也就是兩國論宣布後及加入WTO後,提供因應策略的重要智囊,而WTO小組一直到去年,仍然持續運作。
在所有非法經費流向的帳目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台美日三邊祕密管道運作的「明德專案基金」。
在帳面數字上,明德基金似乎最不起眼,只有區區二千七百六十萬元,但是,「奉天專案」三十五億元的龐大孳息,大部分都轉到這個基金,因此該基金總金額可說難以計數。
明德基金的高深莫測,在於它的重要性與複雜性。本刊深入調查後發現,明德專案就是促成今天台、日、美三邊官方會談的主要管道,也可說是李登輝和殷宗文任內最大的成就。
這個成立於一九九四年初的臨時編組,曾成功化解九六年台海危機,並統合了台灣與美、日黨政和軍情系統。陳水扁繼任總統後,仍然繼續運作,成為最大受益者。

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曾以政大教授名義,向國安局提出「八一六專案」申請研究專款補助。
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曾以政大教授名義,向國安局提出「八一六專案」申請研究專款補助。

監委郭石吉說:「未來會在調查報告向社會大眾交代,國安局專案經費的責任歸屬。」
監委郭石吉說:「未來會在調查報告向社會大眾交代,國安局專案經費的責任歸屬。」

蔡英文主持的「八一六專案」所動支的二百六十二萬元,是由台綜院第四所楊志恆簽收。
蔡英文主持的「八一六專案」所動支的二百六十二萬元,是由台綜院第四所楊志恆簽收。

總統涉案 監委閃避
監察院調查小組,由監委郭石吉、詹益彰和黃勤鎮三人所組成,目前專案小組調查重點只鎖定在奉天專案中仍不知去向的六億餘元孳息。
對於本刊質疑,李登輝在這件醜聞中的關鍵角色,郭石吉說:「我們只能依國安局提供的資料來進行調查,目前為止,沒有接獲國安局提供任何資料,顯示醜聞和李、陳兩位總統有關。」他說,之前監委們只調查劉冠軍貪瀆部分,並不了解奉天專案其他基金和用途。
在本刊追問下,郭石吉說,以後會對基金流向,以及運用內容做詳細調查,不過,如果證據顯示在過程中有總統指示或批示,追究總統的權責在立法院,不在監察院,「如果有李登輝、陳水扁違法的證據,未來在調查報告中,一定會對社會與歷史有所交代!」
從本刊揭露的國安局內部「極機密」與「絕對機密」文件中,所有證據都指向李登輝是「奉天專案」經費的真正決策者,被彈劾下台的殷宗文與丁渝洲只是計畫執行者,而陳水扁總統也絕對脫不了干係。剩下來,就看立法院是否有追究責任的勇氣與擔當了。

陳水扁接任總統後仍然運用非法經費。
陳水扁接任總統後仍然運用非法經費。

三十五億黑錢 用途研究報告揭密

「專案經費運用研究提報資料」部分重要原文。
「專案經費運用研究提報資料」部分重要原文。

明德小組買通美日
國安局專案經費遭前總統李登輝非法使用,眾多專案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筆資金流向,就是「明德專案」。
明德專案在一九九四年用「奉天專案」孳息成立,主要任務在透過軍情系統和美、日建立實質關係,是台、美、日三邊體制外的祕密管道。
由於定位明確,李登輝一開始就要求在日本商界有深厚人脈的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加入,運作日本官員參與,後來美國高層官員進入,在李登輝及美方官員力促下,日本軍情系統終於首肯,整個明德小組運作才成形。

1996年台海危機李登輝透過明德專案管道,要求美方派航空母艦保台,美國獨立號航空母艦最先進駐台灣北方海域。(AP)
1996年台海危機李登輝透過明德專案管道,要求美方派航空母艦保台,美國獨立號航空母艦最先進駐台灣北方海域。(AP)

台海危機時,我方透過明德專案的管道,曾找過當時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右)與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左)協助解決兩岸紛爭。
台海危機時,我方透過明德專案的管道,曾找過當時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右)與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左)協助解決兩岸紛爭。

在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坎培爾,開啓美日台3方袐密會談。
在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坎培爾,開啓美日台3方袐密會談。

在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坎培爾,開啟美日台3方祕密會談。
在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坎培爾,開啟美日台3方祕密會談。

台灣出資 拉緊美日
明德專案由台灣國安局出資,日本的成員以自民黨極右派為主,橋本龍太郎卸任首相後即加入,前日本「北部方面」指揮官、現任帝京大學教授志方俊之也是成員。
日本退役軍情首長包括「統合幕僚長」(相當台灣參謀總長)、內閣情報調查室室長(相當台灣國安局長)、公安調查廳及警視廳部長(相當於台灣的次長級)在卸任後都加入「明德小組」的三邊會談。
美方以共和黨為主,官員則屬國防部及國家安全副顧問層級,最重要的牽線人為國安局長期資助合作,位於費城智庫FPRI「外國政策研究所」的Peter.H。透過他牽線,殷宗文與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坎培爾(Campbell)因此拉上關係。

國安局祕密經費動用極為浮濫,一紙公文就發給小組成員每人五萬元獎金。
國安局祕密經費動用極為浮濫,一紙公文就發給小組成員每人五萬元獎金。

李登輝私用黑錢,贈送明德小組成員每人一套西服。還特別指明多給蔡英文5萬元。
李登輝私用黑錢,贈送明德小組成員每人一套西服。還特別指明多給蔡英文5萬元。

軍事合作 成果鮮明
坎培爾屬民主黨內保守派,現為美國「國際戰略研究所」資深副總兼國際安全部主任,是真正開啟美日台三邊祕密會談的關鍵人物。目前小布希政府的國防部副部長伍夫維茲,也是明德小組的重要成員。
今年國防部長湯曜明能夠突破阻撓,首次以國防部長名義訪美,應與「明德小組」的運作息息相關。
台美間透過這個管道,就軍事合作事項達成高度共識。主要合作案包括台美兩國年輕軍官定期座談、中階軍官研討會、軍種司令對談,以及後來台灣參謀總長出訪美國行程等。
明德專案本來是臨時的任務編組,後來因成員由非官方延伸到官方,並在化解台海危機時發揮明確成效,而成為例行性專案會議,每年定期舉行二到三次,緊急狀況時則加開臨時會議,地點是以台灣、日本、美國三地輪流。

機密文件顯示,明德專案起碼提供美日政軍人員訪台6次的費用。
機密文件顯示,明德專案起碼提供美日政軍人員訪台6次的費用。

明德小組成員林碧炤、張榮豐、簡又新、楊六生等人收受2000美元黑錢。
明德小組成員林碧炤、張榮豐、簡又新、楊六生等人收受2000美元黑錢。

開會地點 遍及三地
過去幾年,明德小組會議進行得相當頻繁,我方主要由殷宗文及丁懋時領銜,當時的總統府副祕書長林碧炤、國安會諮詢委員簡又新和張榮豐都曾經一同參加。
在公文上,明德小組成員曾出現殷宗文、丁渝洲、林碧炤、簡又新、張榮豐、蘇起、彭榮次、蔡朝明和楊六生等人,但靈魂人物還是李登輝與殷宗文,後者因此深獲李登輝信任。
小組開會地點,在台灣以總統官邸及鴻禧山莊為主,坎培爾即曾來此與李登輝見面;日本則在東京舉行。至於在美國本土的數次會議中,東西岸都有,一次在華府郊區,維吉尼亞州的鄉下,主要是便於美國國防部官員來往,不易被識出;另一次則選在華府機場附近的僻靜地點,其他兩次則分別選在洛杉磯及舊金山。

外交部長簡又新長期參與明德小組工作,與美日官方多有接觸。
外交部長簡又新長期參與明德小組工作,與美日官方多有接觸。

蔡英文主動向丁渝州申請專案研究經費。
蔡英文主動向丁渝州申請專案研究經費。

台海危機 情勢危急
明德小組最具體的功勞是在一九九六年成功化解台海危機。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李登輝訪美,一方面造成美國國務院對台灣從國會施壓的作法極為不滿,幾乎切斷所有對台管道;另一方面,中國解放軍正發起一連串「文攻武嚇」軍事演習,當時,解放軍幾乎就要渡海攻台,美國中央情報局建議台灣高層停止正在舉行的首屆總統民選,並宣布戒嚴。
情報中,解放軍有三個方案:一是飛彈試射,以中央山脈為目標;二為針對金馬外島,拿下其中一個小島造成死傷,並俘虜部分官兵到大陸;三為空軍以戰機擦槍走火引起空戰。
直到一九九六年一月下旬,台灣才自解放軍內部情報判定,解放軍代號「海峽九六」行動是以演習成分居多。但是,解放軍在福建附近仍集結大批兵力,為避免兩岸因擦槍走火發生戰爭,李登輝於是透過「鵬程專案」,由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敦促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派員密赴華府,要求美方派兵保台。
在這份極機密文件中顯示,國安局一處(國際處)從一九九六年十月起,每年撥出二百七十五萬二千元,支付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做為蒐集日本情報的經費。
這個案子就是鵬程專案,時間長達五年,一直到二○○○年十月,彭榮次都固定在每年十月從國安局收取經費。李登輝下台後,可以前往日本就醫,長期經營日本關係的彭榮次,發揮了穿針引線的角色。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事後告知,橋本龍太郎確實派密使向柯林頓表示台灣岌岌可危,催促柯趕快派兵。為讓美方明白事態嚴重緊迫,刺激美方行動,日本甚至提出兩條極端的路:「如果美國不保台,日本不是向中國投降,就是立即核武化。」
由於日本這兩個動作都不是美方所樂見,柯林頓決定派出尼米茲號及獨立號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趕赴台海附近。美方將這個訊息告知橋本,橋本則指示明德小組成員「北部方面」指揮官志方俊之轉告台灣,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才告稍解。

大溪鴻禧山莊曾是明德小組會議在台舉行的地點。
大溪鴻禧山莊曾是明德小組會議在台舉行的地點。

李登煇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提出兩國論。(中央日報)
李登煇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提出兩國論。(中央日報)

前總統府副袐長林碧炤曾是明德小組的重要成員。(中央日報)
前總統府副袐長林碧炤曾是明德小組的重要成員。(中央日報)

航母監視 化解險象
事後,柯林頓訪問日本,四月十七日與橋本共同發表「美日安保再宣言」,並且隨即通過「週邊事態法」,將台灣納入週邊事態內。
在美方告知日本將派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海峽附近時,同時把這項決定告知中國,當時解放軍強硬回應,警告美方不得穿越台灣海峽,並派出「象山四二潛支隊」的全數十二艘潛艦動員備戰。而為了避免引發戰端,美方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只在台灣外海附近停留,並且後退兩百浬,沒有挑釁中國解放軍。
另一方面,在一九九六年台海危機時,明德專案也透過埃及元老重臣、前駐聯合國大使歐維斯的牽線,尋求當時聯合國祕書長安南的支持,原本有意安排安南與外交部長錢復在日本會面,並由安南公開宣示「兩岸和平解決爭端」,但因中國事先獲知訊息,及安南有連任壓力才臨時取消會面。
美國在共和黨執政之後,承接明德專案的陳水扁成了真正的受益者。直到今天,明德專案仍是陳水扁總統對美國和日本兩方的重要運作管道及模式。

總統府國安會副祕書長張榮豐長期參與明德小組,迄今仍受陳水扁重用。
總統府國安會副祕書長張榮豐長期參與明德小組,迄今仍受陳水扁重用。

蔡英文的816專案經費由台綜院四所楊志恆代領。
蔡英文的816專案經費由台綜院四所楊志恆代領。

卡西迪台綜院 A走不少孳息
「劉冠軍案」在彈劾兩位國安局長後,專案經費的孳息流向,將是監察院下一波追查重點。
據本刊獨家取得國安局絕對機密文件顯示,國安局非法經費七億元孳息的流向,包括替台灣進行美國國會遊說工作的卡西迪公關公司、台灣綜合研究院、行政院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及其他相關人士。

國安局非法經費孳息大部分運用在前總統李登輝對外工作上。
國安局非法經費孳息大部分運用在前總統李登輝對外工作上。

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創辦人 Gerald S.T Cassidy(翻攝自網站)
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創辦人 Gerald S.T Cassidy(翻攝自網站)

李登輝(左)於1997年訪問巴拿馬,與巴拿馬總統巴雅達雷斯(右)舉杯祝賀,那次出訪我國祕密經援1100萬美元給巴拿馬。
李登輝(左)於1997年訪問巴拿馬,與巴拿馬總統巴雅達雷斯(右)舉杯祝賀,那次出訪我國祕密經援1100萬美元給巴拿馬。

上智專案是國安局支付卡西迪公關公司的費用,每年高達一百五十萬美元。
上智專案是國安局支付卡西迪公關公司的費用,每年高達一百五十萬美元。

本刊取得的文件,有詳細的當事人簽名領錢證據,其中卡西迪公關公司經費以「上智專案」支付,蔡英文以「八一六專案」支領,彭榮次以「鵬程專案」,台綜院則以「泰安專案」及「四所開辦經費」支領。
國安局的非法專案經費,因劉冠軍案而曝光的只有「奉天專案」經費三十億八十萬八千五百零一元七十四分,另外還有一筆「當陽專案」經費五億二百八十九萬四千四百三十三元尚未曝光。根據監察院報告,非法專案經費有六億多元的孳息流向不明;事實上,若加上當陽專案,合計應有約七億元孳息去處不明。

此為一九九九年支付上智五號費用的證據。
此為一九九九年支付上智五號費用的證據。

1997年李登輝出訪巴拿馬支付祕密外交費用,由國安局代墊。
1997年李登輝出訪巴拿馬支付祕密外交費用,由國安局代墊。

國安局要求外交部歸墊巴拿馬經費,由大陸處成立固誼專案。
國安局要求外交部歸墊巴拿馬經費,由大陸處成立固誼專案。

七億孳息 流向曝光
根據本刊取得的文件顯示,由國安局會計處所提「編號:○一」的「專案經費運用提報資料」內容,國安局在一九九四年法制化時,共有三十五億多元分別非法充作奉天專案及當陽專案成立基金。
在奉天專案部分,於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日及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分別簽報前總統李登輝,以十五億元成立「七○一專案」,以十三億元成立「三三一專案」,共同存入祕密專戶「欣業貿易公司」。

固誼專案 金援友邦
國安局成立專案基金管理委員會,管理這兩筆共二十八億元的基金。委員共十人,當然成員是當時的國安局首席副局長胡惟真、主任祕書、一至四處處長和會計長徐炳強。另有專案小組成員三人,包括研究委員楊六生、副會計長趙存國及出納組長劉冠軍,隨職務變動而更換。
據曾參與基金管理委員會的人士指出,出任委員須李登輝批准,因此都是由局長殷宗文指定參加,「背書」成分居多,沒有人完全了解基金運作,能全面掌握的只有李登輝、殷宗文及後來的局長丁渝洲。
在奉天專案之下,另外還有兩個基金,一為二千七百六十萬元的「明德專案」,一為「固誼專案」。李登輝於一九九七年訪問巴拿馬時,由國安局代墊外交部代號「鞏案」的巴拿馬祕密外交經費一千一百萬美元。一九九九年一月十六日,國安局以「極機密件」向外交部索回代墊款一千零七十萬美元,在國安局第二處成立固誼專案。

上智專案 支應遊說
當陽專案經費則分別在國安局第一處成立「安朋專案」;第二處成立「白楊專案」、「漢江專案」、「長榮專案」,及「定成計畫代墊款」。
三十五億多元的專案經費,扣除代墊款外,前後共孳息約七億元。
這筆錢用到哪裡了?最主要是負擔「上智專案」,即付給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Cassidy)負責對美國國會遊說。
台灣每年付給卡西迪一百五十萬美元的天價,其中一半是由「上智專案」支出;另一半則由國民黨「黨產管理委員會」支付。
特別的是,本刊取得的國安局內部文件中,獨缺「上智一號」這份文件。據參與決策的人士透露,上智一號除了供應卡西迪公關公司外,也支付李登輝在一九九五年訪問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相關費用。

位於淡水的台灣綜合研究院第四所(戰略研究所)的是由李登輝指示下開辦。
位於淡水的台灣綜合研究院第四所(戰略研究所)的是由李登輝指示下開辦。

劉泰英掌管國民黨黨管會時,也涉入聘請卡西迪公關公司遊說美國國會。
劉泰英掌管國民黨黨管會時,也涉入聘請卡西迪公關公司遊說美國國會。

奉天專案孳息流向台綜院的證據。
奉天專案孳息流向台綜院的證據。

泰安專案 籌辦智庫
由極機密文件中看出,從一九九六年「上智二號」到一九九九年「上智五號」,國安局共付給卡西迪公關公司八千一百多萬元,如果再加上上智一號,國安局六年內付給卡西迪的總金額,超過新台幣一億元。
龐大的孳息,也流向另一備受爭議的單位--由李登輝及劉泰英籌組的「台灣綜合研究院」。
從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五日的「泰安一號」、一九九九年四月二日「泰安二號」到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台綜院四所(戰略研究所)的開辦經費,國安局共支付台綜院至少三千一百多萬元。其中台綜院四所是由李登輝指示當時三軍大學校長李楨林、現任四所所長林碧炤及國安會副祕書長張榮豐共同籌辦。
根據國安局機密文件,現任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委蔡英文在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以政大國貿系教授名義,向國安局長丁渝洲申請二百六十二萬元研究經費,皆由孳息所支出。

李登輝卸任前往日本就醫,彭榮次(紅圈處)是日本之行的實際安排者。
李登輝卸任前往日本就醫,彭榮次(紅圈處)是日本之行的實際安排者。

明德專案吸收日方自民黨成員加入。(AP)
明德專案吸收日方自民黨成員加入。(AP)

鵬程專案 針對東瀛
李登輝的親信台灣運輸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除了是明德小組成員外,也在五年內自國安局「鵬程專案」領走一千三百七十六萬元。從一九九六年「鵬程一號」到二○○○年十月「鵬程五號」,每年支用二百七十五萬二千元,彭榮次都以化名「彭誠」簽收費用。
其他動用孳息的專案,包括文華專案共二百八十八萬八千元,東南專案共二千五百三十五萬多元,四維專案一千四百五十萬元。
所有專案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明德專案」,因牽扯到台、美、日的軍情系統及政界的運作,所有經費支出絕不只表面上的二千七百六十萬元。而台方明德小組成員簡又新(現任外交部長)、林碧炤(台綜院四所所長)、張榮豐(國安會副祕書長)、蔡朝明(國安局長)、丁渝洲(前國安會秘書長)、殷宗文(前總統府資政)、楊六生(國安局駐華盛頓特派員),都是橫跨李登輝及陳水扁時代的決策核心。

彭榮次化名「彭誠」來簽收專案費用。
彭榮次化名「彭誠」來簽收專案費用。

李登輝的親信彭榮次,是鵬程專案唯一受惠者。
李登輝的親信彭榮次,是鵬程專案唯一受惠者。

撰文.謝忠良 攝影.攝影組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