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忘不了媽媽的眼神 他決定用吉他讓台東老人笑【真英雄】

這個世界有太多假英雄,用政治、權力、話術,希望成為改變世界的英雄。然而真正的英雄,他們很低調、很堅持、很謙虛,長期從事『利他』的好事,默默付出...

「你們的屁股都沒有扭!難怪這些帥哥都沒有笑容!」操著濃濃的魯凱族腔調,退休警察蘇建正邊彈吉他邊搞笑說著。他口中的帥哥,是坐在台東知本日托中心裡,還有些緊張的老先生們。刷下琴弦,蘇建正用母語唱起了歌,一旁穿著原住民服飾的阿姨們跟著起舞,圍坐在禮堂邊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們這才露出了笑容。這樣免費的「巡演」,蘇建正帶著團員,一做就是12年。

蘇建正(左二)為了讓部落老人多點笑容,籌組「圓夢家族」到各日托中心免費巡演。
蘇建正(左二)為了讓部落老人多點笑容,籌組「圓夢家族」到各日托中心免費巡演。

「我媽媽以前也在日托中心,有次我去義務表演,看到她眼神好高興,才決定來組個『圓夢家族』,想用音樂讓更多老人家開心。」走進位於台東的達魯瑪克鄉,這裡是魯凱族的家鄉,蘇建正聊起媽媽和部落的生活,眼神滿是溫柔與懷念。

蘇建正(右)因為媽媽(中)一個眼神,決定投入關懷老人。(蘇建正提供)
蘇建正(右)因為媽媽(中)一個眼神,決定投入關懷老人。(蘇建正提供)

「我們部落以前很窮啊!但多虧有這些老人家辛苦工作,分自己種的小米和稻米給我們,我們才有辦法長大。那現在我算是部落裡的中堅份子了,就覺得應該回過頭把關懷挹注給他們。」推開大門,走進來的還有早餐店、雜貨店老闆娘,在職警察、工程人員,以及家庭主婦。「我們家族裡現在大概有36個成員,各行各業都有,也有漢人。」

「圓夢家族」裡各行各業、各族群都有。
「圓夢家族」裡各行各業、各族群都有。

一早集合,團員們閒話家常,感情相當好。
一早集合,團員們閒話家常,感情相當好。

加入圓夢家族十年的團員橘子,因為個性開朗,不時擔任活動裡的主持人。「每次看到老人們給我們的反應,都好感動,有時候還會看到一百歲的人瑞來。其實我們只是付出一點點時間跟力氣而已。」除了被暱稱為「舞女」的跳舞團,吹了薩克斯風多年的團長也在現場solo起「望春風」,不時穿插的互動遊戲,讓原先生疏的老人們全都笑開懷。坐在場邊,看著看著竟有些感動。

團員橘子(左)時常擔任主持人。
團員橘子(左)時常擔任主持人。

「我們都會老,其實老人家要的真的不多,就是陪伴。」只是因自發性組成,蘇建正也坦言經費常會有不夠的時候,「我其實是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就好,不要影響到自己生活,所以一個月就是請大家交兩百塊買物資,其他不足的就我跟一些在職警察人員貼補,目前是可以達成兩個月去一次日托中心。」

但未來他希望能再增加巡演頻率,延伸到台東以外的部落,「我的願望是之後可以到更偏鄉的部落,陪裡面的老人們。我在部落長大,知道部落的老人們很需要外面的人進來陪伴。當然也會希望有更多年輕人一起加入!」

每回表演,蘇建正還會事先購買實用的物資,帶到現場發送給老人。
每回表演,蘇建正還會事先購買實用的物資,帶到現場發送給老人。

隨著音樂,老奶奶們開心地打起拍子。
隨著音樂,老奶奶們開心地打起拍子。

玩遊戲時,不時可見到老人家們開懷大笑。
玩遊戲時,不時可見到老人家們開懷大笑。

刷下最後一個和弦,音符落下,老人們的笑聲還迴盪在禮堂內,似乎有些不捨。離去前,蘇建正被一位坐著輪椅的老奶奶緊緊抓著手,「你們來我好高興!謝謝!謝謝!」笑著回握,蘇建正有些激動,說著一定會再來。暖暖的陽光灑在門外,落在老人們離去的背影上。背起吉他,跟著蘇建正走出日托中心,那些音符及笑聲,卻彷彿還在耳邊,輕盈飄揚。(撰文:陳昭妤 攝影:黃威勝、蔣煥民)


離去前被老奶奶緊抓著的蘇建正(右),坦言當下心情很激動。
離去前被老奶奶緊抓著的蘇建正(右),坦言當下心情很激動。

隨意坐在自己的農莊內自彈自唱,蘇建正將繼續帶著吉他走入更多不同的日托中心。
隨意坐在自己的農莊內自彈自唱,蘇建正將繼續帶著吉他走入更多不同的日托中心。

【真英雄】系列

Ep7. 浪子回頭當送行者 他十年來無償為弱勢辦後事

Ep6. 這台計程車載滿玩具和糖果,搭過的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