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漫長的告別1〉他新婚一年 淋巴癌奪走網紅孕妻【壹點就報】

走不出喪妻之痛的王孝文,今年初決定帶著施柏薇的遺照去旅行,也藉此治療自己的心病。攝影:蘇立坤
走不出喪妻之痛的王孝文,今年初決定帶著施柏薇的遺照去旅行,也藉此治療自己的心病。攝影:蘇立坤

登記結婚後10天發現罹患淋巴癌,為了檢查治療,只好引產5個月大的孩子。抗癌的薇薇在臉書粉絲頁上,總是睜著圓圓的眼睛笑著。11個月後薇薇離世,一路陪伴她的丈夫王孝文,從此開始一場漫長的告別。

王孝文,37歲,台南,餐飲

2017年5月23日薇薇離開了。從她被檢查出有淋巴癌到病逝只有11個月,我幾乎每天都待在她身邊。薇薇前後歷經12次化療,我常跟她說,「你痛,我跟著你痛;你餓,我陪你餓,不要擔心。」

我跟薇薇第一次見面是2014年的1月1日,我還記得在星巴克,她很愛笑、不做作,我們住在一起3年多,個性契合,很少吵架。當薇薇告訴我她懷孕時,我超高興,馬上去登記結婚,還把喜訊通報給所有親友。

過幾天薇薇身體不舒服,我以為是懷孕,直到她淋巴突然腫大,我們跑去大醫院檢查,她那時還笑我:「哈,你才當了10天老公,馬上就變看護了。」為了確認是否罹癌,薇薇得全身麻醉做切片檢查,不得不把5個月的兒子引產。失去孩子,我們都很難過,我強忍悲傷,安慰自己,至少能保住她的命。

後來確診是淋巴癌3期,當下我跟薇薇想一起死,但眼淚擦一擦,我告訴她:「有我陪著妳。」化療過程,薇薇頭髮一大把一大把的掉,其實我比她還難過,半夜偷偷起來幫她撿頭髮、丟掉,讓她不要看到;我陪她剃光頭,同時在FB成立「那個抗癌的幸福小女孩薇薇」粉絲專頁,讓薇薇能跟大家互動,激勵自己。

我們開玩笑說這只是老天爺派給我們的一場遊戲,像薇薇那麼開朗、樂觀的女孩,一定能戰勝病魔。但薇薇意識到自己要走的那天,她突然拿下氧氣罩告訴我,「好了,我們來改變遊戲規則,我…不玩了。」然後把我拉到她身旁,說了3次「老公我愛你」,就再也沒醒來。

我把薇薇的告別式布置成婚禮,但是我身旁的新娘卻永遠缺席了。我的心本來被薇薇填滿,如今像一瞬間抽成真空,什麼都沒有了。我什麼事都不能做,每天靠喝酒、吃藥才有辦法入眠,睡一睡又會突然被痛醒;連續8、9個月,我每天都去她的塔位跟她說話,話說完了,就四處亂逛,逛累了,買瓶酒回家,喝到睡著。

至今我每天醒來第一件事還是拿起手機,回顧過去我們做了什麼事、去了哪些餐廳、見了哪位朋友,腦海裡不斷問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老婆?」失去薇薇,讓我對生命有好多怨懟。但為了不讓親友擔心,我逼自己振作,試著重新開始。

你永遠不知道得到跟失去的距離有多短,我只想說,當你手中握著幸福的時候,你一定要珍惜。(撰文:許家峻)

王孝文把妻子施柏薇生前畫的大象和引產的兒子的腳印刺在手臂上。攝影:蘇立坤
王孝文把妻子施柏薇生前畫的大象和引產的兒子的腳印刺在手臂上。攝影:蘇立坤

王孝文跟妻子施柏薇(薇薇)的故事:

2014年1月1日相識

2016年5月發現懷孕

2016年5月21日登記結婚

2016年6月1日住進醫學中心

2016年6月15日決定將5個月大的孩子引產

2016年8月成立「那個抗癌的幸福小女孩薇薇」粉絲頁

2017年5月23日薇薇病逝

翻看過往的照片,談起與妻子施柏薇相處的生活點滴,王孝文止不住淚水,難掩悲痛。攝影:蘇立坤
翻看過往的照片,談起與妻子施柏薇相處的生活點滴,王孝文止不住淚水,難掩悲痛。攝影:蘇立坤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